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喻智官∶鲁迅是被日本医生害死的吗?

作者∶喻智官(爱尔兰)

【曹长青按语∶

关于鲁迅死因,在国内有争议,连鲁迅儿子周海婴也怀疑是日本医生须藤害死的。对此,旅居爱尔兰的中国医生作家喻智官写过一篇分析文章,我因写作《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查网上资料才看到,觉得他的分析合情合理,值得向读者推荐∶

首先,鲁迅去世时,周海婴才七岁,这样小年龄,很难记住并懂得父亲生病时的医生诊断等问题。虽然他是鲁迅之子,但在鲁迅死因上,他的言论并不具权威性。

第二,关于鲁迅和日本医生须藤的关系,应主要参考鲁迅自己的说法。鲁迅文章和日记等提到须藤近200处之多,没有怀疑,没有怨言,更没有攻击,且很多是谈论友情和友好。后来无论周海婴还是许广平的质疑,都只是猜测;而鲁迅本人的文字和判断更有说服力;况且鲁迅是学医的,如果日本医生做手脚,他不会没有察觉。

第三,关于鲁迅死因和诊断医疗等问题,应遵从医学(科学)证据。喻智官作为医生,“在国内时,听同过事的一位放射科专家说,他最近阅读鲁迅当年的爱克斯光胸片,证实鲁迅死於‘气胸’”。这个判断也证明鲁迅不是被日本医生谋杀。

第四,喻智官本人作为医生,从自身专业和临床经验等,对鲁迅死因做出医学分析,也认为不是被日本医生谋杀的。而且他还从网上查到当年肺科、放射线科等资深医生们对鲁迅胸片“会诊”的详情,更证明当时中国的23位医学专家对鲁迅胸片会诊得出的诊断(死于气胸)更接近真实,而不是周海婴等人认为是日本医生谋杀的猜测。

第五,为什麽被认为比较稳重的周海婴,在鲁迅死因上这麽情绪化,甚至望风捕影?因近年国内有一股贬低鲁迅、否定鲁迅之风,尤其鲁迅曾留日,对日本有好感,医生又是日本人,所以一些中国文人攻击鲁迅“亲日”。为扭转局面,周海婴在鲁迅是否被日本医生谋害问题上模糊化,因为声称鲁迅被日本人所害,那麽鲁迅的“亲日”形象就可扭转。喻智官先生的这个分析也令人信服。下面是这篇文章,原题为∶鲁迅“死因之迷”的背后】

●重提鲁迅“死因之迷”

在“爱国”青年表演各种反日闹剧的时候,有人重提三年前炒得沸沸扬扬的日本医生须藤谋害鲁迅的“逸事”,以证明日本人的阴毒,可见鲁迅“死因之谜”至今仍是“悬案”。在鲁迅冥诞(九月)和忌日(十月)的时辰,有必要说说这件“公案”。

2001年,周海婴在《鲁迅和我七十年》里旧事重提,介绍周建人和许广平生前怀疑给鲁迅看病的日本医生须藤可能谋害了鲁迅,有以下几个疑点∶

一、 鲁迅临死前,美国友人史沫特莱请一位美国肺科专家邓恩医生来会诊,邓医生检查之后认为∶病人的肋膜里边积水,现在就开始治疗、休养,至少可活十年;如果不这样做,不出半年就死。邓医生的诊断是结核性肋膜炎,而须藤医生则一口否定,直到一个多月后才承认,并开始抽积水。孰料邓医生的诊断颇为准确,十月份父亲就去世了,距他的会诊,恰好半年。

二、须藤医生曾代表日本方面邀请鲁迅到日本去治疗,遭到鲁迅断然拒绝,说∶“日本我是不去的!”是否由此而引起日本某个方面做出什麽决定呢?

三、须藤医生在鲁迅去世后,周海婴再也没有遇到过他。1949年后,许广平几次东渡访问日本,曾见到许多旧日的老朋友,奇怪的是,其中却没有须藤医生,不符合日本人重礼仪的习惯。

四、须藤医生是日本“乌龙会”的副会长,这是个“在乡军人”团体,性质是侵略中国的,所以这个医生不大靠得住。

周海婴本人“怀疑的一点是∶须藤似乎是故意在对父亲的病采取拖延行为,因为在那个时代,即使并不太重的病症,只要有需要,经济上又许可,即可送入医院治疗。须藤为什麽没有提出这样的建议,而只让父亲挨在家里消极等死?”有鲁迅儿子身份的周海婴的怀疑,给人们一个应该“宁信其有”的直觉。

●鲁迅死因早有定论

读上文时我不由一愣,不无亵渎周海婴感情的认为,这个看似惊人发现的“新鲜”话题,更可能是“斧声烛影”。

八十年代我在上海一家医院工作,每月一次参加全市疑难爱克斯光胸片的讨论会,有一天读完片闲聊,读片主持人上海第六人民医院的放射科专家、年近八十的周仲老先生说,最近接受邀请去读鲁迅生前的胸片,从鲁迅的一系列片子看,他当时患肺结核并伴有严重肺气肿,最后促发气胸,造成鲁迅卒死。

当时周仲老医生没提日本医生须藤的问题,我们在座的几十位老中青肺科医生也没人作此怀疑或联想。因为气胸是肺脏和脏层胸膜破裂后,空气随呼吸进入负压的胸腔,使胸腔变成高压,肺因无法扩张而萎缩并压迫心脏,导致心肺衰竭,不及时抢救就会很快死亡。由于误诊或延误治疗而死亡的气胸病人至今还有发生,在鲁迅的时代就更多了,只因鲁迅是名人,就招来更多的关注和疑问。

怕自己的记忆有误,我上网查找核实。果然有记载,确切时间是一九八四年,上海鲁迅纪念馆组织几位著名的肺科和放射科专家对鲁迅的X光胸片进行会诊,就是周仲老先生说的那回事。

然而,上海鲁迅纪念馆负责人在回应《鲁迅和我七十年》的疑问时,回顾了当年专家会诊的一致意见——鲁迅死于气胸后,又说,专家们认为,须藤作为一个守护在病人身边、相当于“专职医生”的人,很难洗脱“故意不抢救”的嫌疑。最后,负责人没澄清鲁迅之死的原因,反而得出“鲁迅之死的谜团愈来愈大”的结论,还“准备在适当时候组织力量,深入探讨研究。还要请一些有正义感的日本学者介入此事,调查须藤的身份。”

●鲁迅笔下的须藤

事情真的那麽诡谲迷离吗?

关于日本医生须藤和美国医生邓恩,鲁迅在杂文《死》中有过详细的介绍,抄录在此∶“原先是仍如每次的生病一样,一任著日本的S医师[指须藤]的诊治的。他虽不是肺病专家,然而年纪大,经验多,从习医的时期说,是我的前辈,又极熟识,肯说话。自然,医师对于病人,纵使怎样熟识,说话是还是有限度的,但是他至少已经给了我两三回警告,不过我仍然不以为意,也没有转告别人。大约实在是日子太久,病像太险了的缘故罢,几个朋友暗自协商定局,请了美国的D医师[指邓恩]来诊察了。他是在上海的唯一的欧洲的肺病专家,经过打诊(应为“叩诊”之误,笔者注),用听诊之后,虽然誉我为最能抵抗疾病的典型的中国人,然而也宣告了我的就要灭亡;并且说,倘是欧洲人,则在五年前已经死掉。这判决使善感的朋友们下泪。我也没有请他开方,因为我想,他的医学从欧洲学来,一定没有学过给死了五年的病人开方的法子。”

鲁迅对须藤和邓恩的描述,回答了周建人和许广平的“疑问”。须藤没有像周建人和许广平讲述的那麽消极,他给过鲁迅“两三回警告,” 并没故意拖延行为,倒是鲁迅本人“仍然不以为意”,并在另外的场合表示不去医院在家治疗,可以不影响看书写作,显见是他本人选择了“在家等死”;而邓恩说鲁迅这样的病人“倘是欧洲人,则在五年前已经死掉。”虽然不无赞赏鼓励鲁迅的意思,但和周海婴引他的话∶鲁迅“现在就开始治疗、休养,至少可活十年”也有矛盾,所以鲁迅幽默地婉拒邓恩给自己开方子,因他“一定没有学过给死了五年的病人开方的法子。”
从鲁迅这段文章的语气可以看出,鲁迅对须藤和邓恩态度恰恰和周建人和许广平的回忆相反,对“极熟识”的须藤是尊敬中带著歉意(没遵从他的医疗指导);对邓恩却是幽默中含有讽刺。

周海婴不会没读过鲁迅这篇文章吧,那麽在周建人和许广平的回忆和鲁迅的文字有出入时,毫无疑问,应该以鲁迅的记录为准,因为鲁迅自己学过医,虽然最后没当成医生,像肺结核这种常见病,翻翻书也不难了解。同样理由,鲁迅和须藤相处近五年,须藤做了什麽手脚又能岂能瞒过鲁迅,那不是怀疑鲁迅的智商麽?此外,有人统计,仅从1933年起,鲁迅日记中提到须藤的地方有近200处,还记录了鲁迅和须藤除了医患关系,还互相宴请,互赠礼品,是无话不谈的朋友。

最关键的是,鲁迅死于气胸,它虽在鲁迅原有的病变基础上发生,但并非必然,而是偶然的,所以鲁迅的死,既不证明是须藤“治疗不当的结果”,也不说明邓恩预测“如果不这样做,不出半年就死”的高明。

从医学上分析鲁迅的真正死因,就可以完全排除须藤谋害鲁迅的可能性。

●须藤的医疗过失

那麽,须藤有问题吗?有的。

关于鲁迅发生气胸的情景,周海婴披露,据日本友人鹿地亘回忆,鲁迅逝世前一天曾步行到他寓所访谈,离去已是傍晚时分。那时天气转冷,以至当晚鲁迅就气喘不止,并不断加剧。内山完造在《忆鲁迅先生》中这样描述∶“这时,须藤医生来了,说是不但哮喘总没有好,而且好像已经变成心脏性哮喘。”须藤自己吃不住了,赶紧开车去福民医院接松井博士诊察,偏巧博士因为礼拜天的缘故,不在家。来回折腾,贻误了治疗时机,不过半天时间鲁迅就告别了人世。

须藤的最大问题就是医术欠佳,正如鲁迅指出的,他不是肺科专科医生,但即便是内科医生,常年为鲁迅看病,根据肺结核和肺气肿的并发症,结合鲁迅当时的症状,也应该考虑到有发生“气胸”的可能,但他却诊断为“心脏性哮喘”,诊断错了,治疗当然不对路了。“心脏性哮喘”还能用药缓解,而“气胸”需要做胸腔穿刺甚至打洞等手术,在家里根本无法实施,须藤却没有及时送鲁迅去医院急救,致使鲁迅不治而亡。

须藤再笨,事后也因知道自己误诊所致的严重后果,鉴于鲁迅在中国的影响,他没有勇气承担责任,只能选择逃跑(有人指出,须藤在鲁迅去世后,也并非如周海婴书中所说完全销声匿迹了,他写过一篇《医学者所见的鲁迅先生》纪念文章,登载在《作家》1936年11月号)。五十年代许广平去日本访问,须藤当然没脸面去见她,万一谈起鲁迅的治疗问题如何回答?除非去向她认错,否则他只能回避。

须藤,全名叫须藤五百三,是日俄战争期间的军医。日俄战争结束之后,他留在了中国,在上海行医,并不是日军侵华战争期间的军医。“乌龙会”是日本退伍军人的团体,上海鲁迅纪念馆的研究证明,须藤确实是“乌龙会”成员,但无法证明“乌龙会”敌视鲁迅。

●周海婴怀疑的失据和矛盾

即使不从医学角度断言,周海婴的怀疑也是经不起推敲的,已有人对此提出不同意见。其中秋石的“爱护鲁迅是我们共同的道义——质疑《鲁迅与我七十年》中鲁迅之死因”(《中华读书报》2002年10月24日)和符杰祥的“鲁迅的‘病’与‘死’”(粤海风2003年第一期),都对周海婴提出的“死因之谜”作了详尽的有说服力的反驳和批评。

耐人寻味的是,通观《鲁迅与我七十年》全篇,周海婴基本上采取述而不作的态度,文字朴素平实,感情真挚动人,唯一例外的是,在表述须藤有谋害鲁迅嫌疑时,措辞强烈,明显带有感情用事的色彩。不料,北京鲁迅博物馆馆长陈溯渝告诉记者,自己曾受周海婴之托发表过一个声明,说鲁迅死于政治谋杀是没有根据的。但周海婴回应说已经忘记那个声明的内容了。

周海婴忘了自己曾作过的声明是可能的,甚至在发现新的证据后推翻自己已做的结论也是允许的,问题是,鲁迅本人的著作包括日记还在,白纸黑字上写著他和须藤的关系,周海婴为什麽在这个问题上仍然“执迷不悟”?而且在陈述时表现得那麽主观呢?

●强调“谋害”嫌疑的背景

只要看《鲁迅与我七十年》写作于九十年代末,成书于2001年,就可以大致推测出“嫌疑”背后的原由。

这段时间正是国内第二波“反省”鲁迅的时期,在正式出版物上,包括不少知名作家都撰文否定鲁迅的文学和思想价值,指责鲁迅“偏执”“激进”“缺乏宽容”;到了可以更自由发挥的网上,有人干脆袭用或重复三十年代小报的手法,写各种贴子攻击漫骂鲁迅。其中最蛊惑人心的杀手锏,是怀疑鲁迅和日本关系暧昧,他们例数鲁迅的一系列“罪证”∶鲁迅最要好的朋友内山完造是特务,内山书店是日本情报机关,所以1932年1月28日日本人进攻上海时,十九路军在浴血奋战,鲁迅却躲进了内山书店;鲁迅连看病都找日本医生,这样的鲁迅几乎不写抗日文章就不奇怪了。

作为鲁迅的儿子,周海婴虽然愤怒也无法正面反击,因为这种妄言既不出之官方,又非来之文化界主流,他只能不屑一顾的沉默,但潜意识里还是接受了这股无形的压力,所以写回忆录时“不知不觉”地重提早已澄清的须藤谋杀鲁迅的嫌疑,只要这个嫌疑成立,任何诋毁鲁迅和日本有瓜葛的言论就可以不攻自破了。

连鲁迅的研究者和传人都受这种舆论影响。为《鲁迅与我七十年》作序的著名学者王元化在回答询问时说∶“鲁迅死于谋杀,是可能的。”

中国鲁迅研究会会长林非说,周海婴这个人我很清楚,他是一个非常严肃、老实的人,不会随随便便说话。周海婴的看法值得注意。

这些鲁迅的坚决捍卫者,为撇清鲁迅的嫌疑,都不去核实他们读得滚瓜烂熟的鲁迅原文和日记了。他们毫不犹豫地附和周海婴,因为周海婴怀疑的对像是日本人,如今反日又是民间舆论的主流,凡是针对日本人的事,即使过火些也没人说他们错,也不用讲什麽道理,更不必拘泥事实和历史。

——原载《动向》2004年第10期

(更多喻智官的文章和小说等作品,请见其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yuzhiguan/)



2015-10-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