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国共两党的救市死路 蔡英文是女版马英九

曹长青




中国股市(沪指)从6月12日的5178点高峰,一路跌到今天(8/26)的2927点,74天之内跌掉2251点,接近拦腰砍去一半!仅仅上周五和本周前三天,就跌掉22%,过去八天跌幅29%!

股票市场一片哀嚎,尤其散股百姓,许多人甚至跌掉了过去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积蓄!

在股市从高峰暴跌之后,中国政府就高调救市,动用国家资金进场,所谓“国家队”护盘。结果就像我之前文章“谁在搞垮中国股市”中所说的,“救市”成了“救死”,越救越死,中国股市更不健康,更加病态。

据美国高盛公司的报告,八月初时,中国政府已向股市累计投入多达1400亿美元。加上过去二十天,中国当局投入股市的总资金可能达2000亿美元。结果呢?不仅没有救住市,反而全部资金都泥牛入海,有去无回。中国轰轰烈烈办的“亚投行”,资金才2000亿美元,可见这次救市丢进了多少。

中共自恃党天下,为所欲为,但这次救市,却一再碰壁,毫无灵验。中国股市的连续暴跌,已证明政府救市完全失败!

中国股市暴跌,不仅坑了本国股民,更严重损害中国的世界形像。因全球股市随之连锁反应,出现世界性抛售,日本,印度,欧洲,北美,包括美国股市,全都暴跌。

世界各国媒体报道时,全都指出这是因中国股市暴跌而连累世界。全球亿万股民愁云满目,当然对中国满腹怨言。

中国政府曾在纽约曼哈顿的时代广场花巨款买电子广告,希望塑造好的形像。但仅仅是这次中国股市暴跌连累世界,就等于在全球范围内,张扬了自己的负面形像,成为各国股民抱怨、甚至痛恨的对像!认为是中国股市“做妖”,才妖及世界。

虽说是“中国惹的祸”,但准确说,这是中共当局造的孽!中国股市所以暴跌,是因为原来的暴涨不合理,现在要修正。去年六月,中共当局人为提升股市,要形成牛市来“维稳”(共产党统治),结果股市暴升,从2100点一路暴涨到5100多点,12月内增加3000多点,增幅150%以上!

但无论中国的经济基本面,还是平均企业效益,根本不存在一年内增幅150%这回事。中国的“牛市”,完全是牛皮,吹出来的虚假气球当然会爆炸。

今天全球股市被中国所累,实质是被中共的强力干预股市、人为暴涨股市的政策所累。全球股市大地震,震中是中国,是中南海的维稳政策(人为拉抬股市)造成的!

在全球股市暴跌中,虽然美国的股市(道琼指数)曾历史第一次开盘暴跌愈一千点,但美国政府没有拿出资金救市;日本股市连续暴跌,安倍内阁也没救市;香港也是暴跌,港府也没调金救市。他们都是让市场自行调节,不会组成中国那种跟市场经济完全背道而驰的荒谬国家队进场。

除了中国,在这次全球股灾中动用政府资金救市的,还有对岸的台湾。国民党政府也是动用国家资金进入股市,说是护盘。两岸政治制度不同,但在经济思路上,可谓两岸一制,都是凯恩斯式的政府干预经济。

国民党政府这样做不奇怪,因马英九总统完全不懂经济,他竞选总统时提出“633”的政见目标,就展示自己是“经济盲”。马英九当时誓言,他当总统后,台湾经济年度平均增长率6%,失业率降至3%以下,人均收入达到3万美元。后来还传出,股市要冲到三万点(当时不到一万点)。

结果呢,马英九两任总统至今七年(2008—2015),台湾经济增长率平均只有3.06%,是他承诺的6%的一半。台湾的失业率始终超过3%,人均收入至今只有2万美元多一点。股市更惨了,别说什麽三万点,现在台股才7715点(8月26日),比马英九2008年3月当选总统时的8572点还少。

马英九曾誓言如果达不到“633”,就捐出总统薪水一半做公益,但至今七年毫无兑现,他不仅一毛不拔,甚至狡辩说,捐出薪金也不能救活经济,整个儿一个赖帐。这样一个言而无信的总统,所以会今天民调跌到全球领袖第一低的地步(跌至9%),所以被称为“马英9”。

美国要总统大选,目前两党有20多人参选,但无一人承诺他当选后会把GDP和股市冲到多少点。没有人用那种蠢话炫耀自己是经济文盲。

正因为有这种经济外行的总统,台湾经济才每况愈下,越来越糟。但台湾并不是没有懂经济的人才。最早翻译了米塞斯和哈耶克四本专著的知名自由经济学者夏道平(五、六十年代),哈耶克的嫡传弟子、信奉奥地利自由市场派的中华经济研究院首任院长蒋硕杰(七、八十年代),还有蒋硕杰的思想门生、至今仍著书撰文的中华经济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吴惠林等,统统没有被国民党重视(当然也包括民进党),更别说采用他们的充分市场经济理论。

明年台湾总统大选,不出意外,应是民进党上台。但台湾的经济仍不看好,因为民进党是左派政党,甚至比美国的民主党、英国的工党、法国的社会党等更左。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被称为“女版马英九”、“空心菜”,就是因为她跟马英九是半斤八两;在经济想法上,马英九是文盲,好像连左右都不懂,而蔡英文是清楚的左倾。她在全球社会主义理论大本营的伦敦政经学院(LSE)拿到学位,她的博士论文从题目上就给人“反经济全球化”的感觉。但她的博士论文“在哪里也找不到”。媒体报道说,一位具有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研究背景的高姓台湾人,经由各种方法,从伦敦政经学院、伦敦大学图书馆,甚至大英图书馆,都无法找到蔡英文的博士论文。

蔡英文在继承民进党“反富”的基础上,几个月前访美期间还正式提出所谓以“创新、就业、分配”为核心的“经济发展新模式”,宣称要创造“以民为本”的经济发展愿景。还有不“以民为本”的经济吗?这种空话使我想起她的前任、民进党2008年的总统候选人谢长廷的竞选口号,叫做“幸福经济学”。全世界有哪个总统要实行“痛苦经济学”吗?

台湾早已成为自由世界的一部分,但却一直都见不到清晰明确懂得自由经济的领导人,这实在是台湾的一大悲哀。国民两党都是左倾,目前支持民进党的一些年轻人团体更是左倾到满脑子社会主义倾向的地步。

本来在马英九当政下,台湾已经走向希腊化,台湾公务员平均退休年龄(55岁)跟希腊一样,然后拿全额退休金(台湾的军工教还有十八趴高利息存款的待遇——远超过把钱放进股市的平均增长水平),导致国家债务越来越庞大。更左倾的蔡英文们掌权,台湾希腊化步伐可能加快,所以未来台湾政府仍可能会像中国那样动用国家资金“救市”护盘,甚至可能更多地干预经济领域,干扰市场。

中国跟台湾,政治制度不同,但在经济想法上,两岸领导人却殊途同归,都热衷凯恩斯式的政府干预经济的社会主义,而不是保护个体权利和私有财产的资本主义。所以未来两岸的竞争,很可能是看谁更快成为亚洲的希腊(经济崩盘)。这是两岸股民和百姓的共同悲哀之处。

2015年8月26日于美国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RFA)





2015-08-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