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奥巴马“催生”的社会怪胎

曹长青




美国加州女子苏尔曼(Nadya Suleman)最近带著她的14个孩子招摇过市,引起媒体关注,其照片四处流传。当然更引起争议,因为苏尔曼是单身母亲,又无工作,谁来养活这些孩子?随著媒体对苏尔曼14个孩子的报导,人们从这个极端的例子中,更看清了美国福利制度的弊端。



苏尔曼用人工受孕一次要了八胞胎的做法,在美国受到广泛批评,甚至被痛骂。因为这不仅涉及到孩子的抚养问题,还有婴儿的生命、健康等责任。因一次孕育八胎,极可能导致残疾或其它发育问题,被医学专家称为人类的极限。八个胎儿争用平常供给一胎的营养等,会造成哪个胎儿都无法达到正常一胎的发育水平。苏尔曼的八胞胎,生下体重都很轻,在1.5磅到3.25磅之间。

今年40岁的苏尔曼曾有过一次婚姻,但没有生育。离婚后,从24岁时开始,她用体外人工授精的方式,生了六个孩子。在那六个孩子中,三个有残疾,等于残障率50%。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女人在2009年又用同样方式,一次生了八个,等于九年间有了14个孩子。

带六个孩子的时候,苏尔曼已相当拮;她没有工作和收入,是靠她父母和政府养活(住父母的房子,领政府的福利金)。而孩子增到14个,经济当然更成为大问题。

八胞胎的生产和护理就是一笔巨额耗费。当时有46名医护人员组成的团队接生(在五分钟内生下八胎)。在美国,有报导说,医院接生一名婴儿的费用约在9千到2.5万美元,剖腹产的八胞胎接生,当然风险更大,费用会更高,起码得20万美元!八胞胎不仅本身就是极特殊的情形,而且还比预产期早了九周,所以留院观察期延长,更使医疗费增高。

除了医疗费,14个孩子的抚养费更是庞大数字。专家推算说,光八胞胎一年的尿布费就要七千美元。根据美国农业部的儿童抚养费计算法,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如抚养孩子到17岁,父母每年花在孩子身上的钱(住房,食物,服装,医疗,教育等)就要一万多美元。苏尔曼有14个孩子,17年就要238万美元。以后孩子上大学,有人推算,未来美国一所公立大学的四年学费等可能近九万美元。14个孩子如果只是上比较便宜的公立大学,学费就要122万美元。如果孩子上学费更贵的私立学校,开支会更惊人。这还是从每个孩子都是健康的来计算的。

苏尔曼到哪里弄这麽多钱?她自己连工作都没有,也没有丈夫,她父母的年收入不到10万美元,而且公共资料显示,她的母亲2008年就申请破产,她住的父母那套房子,因还不起贷款,被银行拍卖。明摆著,别说养活八胞胎,仅仅是抚养原来的六个孩子,她都没法支撑。

如果苏尔曼有智障,根本不懂这些问题,还有情可原。但苏尔曼在加州州立大学获得青少年发展研究方面的学位,还曾攻读硕士(没念完),属于有知识的女性。而且她在电视上接受访谈,思路清晰,口齿伶俐,为自己辩护振振有词。那麽为什麽常人能想到14个孩子的抚养问题,而她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母亲会想不到?

媒体上很多美国人毫不客气地痛斥她,甚至骂她是白痴。连苏尔曼的母亲都怒责说,生这麽多孩子怎麽养,女儿“简直是无知”。事实上,苏尔曼不是“无知”,她当然完全清楚自己没有经济能力养活14个孩子,但她早就有了解决之道,就是把抚养孩子的责任推给政府和大众。

首先,接生和医疗监护孩子的费用她不用出,医院可以依据《早产儿照顾法》,向州政府医疗保险计划申请补助。而抚养这14个孩子,也不需要她自己承担。根据美国的福利制度,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会获得政府福利金。

据报导,苏尔曼原来那六个孩子,每月领490美元的食物卷,还有救济金;另外她有三个残障孩子,每月还可能多拿到700多美元的补助金。后来又增加八个孩子,苏尔曼领取的食品卷、福利金就翻番了。如果八胎中有残障,那麽会拿到更多的救济。所以她既不怕多生,甚至不怕生残障孩子。反正把一切责任都推给政府、纳税人就是了;让“大众”来养活她的14个孩子。



左派热衷的社会主义福利制度,就是“强迫”纳税者给她提供抚养金。苏尔曼就像土匪一样,利用政府强行的税收(不缴税就得去坐牢),来养活她的孩子。也就是说,一个女人,连自己生多少孩子都不必负责任;那麽这种女人和母动物的区别在哪里?但问题关键是,谁给苏尔曼这样的“抢劫者”提供了机会和可能,谁那麽乐意促使她们从“人”滑向“动物”?

一个健康的社会,当然应该有一定的社会福利,对因残障、健康、年龄等因素而处于困境的人、以及有困难的新移民等,提供一定的救济是必要的。但是这个福利既不应该额度很高,更不应该是政府去做的。民间社会的慈善机构有足够、足够的善心和能力来解决这些问题。但左派的问题是,既不相信个人有为自己承担责任的能力,也不相信民间社会有照顾弱者的能量,而认为只有政府才能解决问题、解救个人。左派的信条就是∶政府是解决一切问题的上帝。

政府如果自己能创造钱,它愿意怎麽撒,都可以像比尔•盖茨那样撒。但政府不创造财富,它用强行的手段从别人那里拿来钱,去养活苏尔曼的14个孩子,这在本质上是强盗。如果没有这种抢劫式福利制度,苏尔曼怎麽敢生14个孩子?更严重的是,这种“解救”不仅鼓励了相当一大部份人的懒惰,更刺激了一部份人去钻政府的空子;这不仅是对创造者和懒惰者的双重不道德——惩罚创造者的成就,鼓励懒惰者的寄生虫心态和行为。

苏尔丹在这次带著14个孩子上街招摇之前已经在媒体出名,但却是臭名,去年七月在洛杉矶她被起诉判刑,因她隐瞒不报拍色情片(裸露上身)的三万美元收入,诈领了社会福利金。最后被法庭判刑2年(缓期执行)和社区劳动200小时,同时判决她要退回诈领的16,481美元社会福利金,及9,805美元的医疗补助,两项加起来,就是26,000多美元。而这只是2013年前5个月她诈领的补助。由此可见,苏尔曼从美国政府弄到了多少福利金。所以她打扮时髦,涂蓝指甲,做瑜伽,游海滩,因为她根本不需要去工作。



但带14个孩子的巨大心理和经济压力,使苏尔曼并不轻松,甚至有了焦虑症等精神症状。2012年4月,苏尔曼宣布破产,她的房产被拍卖,她只有五万美元资产,负债却超过一百万美元。纽约《每日新闻》(Daily News)报导说,2012年10月苏尔曼进入“心理恢复中心”,治疗她的“焦虑,精疲力尽,紧张症”等,而且平时要靠吃精神药物Xanax(阿普唑仑)等维持。

苏尔曼的八胞胎、14个孩子,不仅给她本人带来重负,也再次凸显了美国福利制度的弊端。但令人悲哀的是,奥巴马上台后,不仅把政府开销扩大到史无前例的水平(如果政府债务平摊,每个美国人要承担五万美元),更鼓励刺激人们(懒惰)领福利,导致领食品卷的人数剧增∶

奥巴马刚上台时,美国领取(福利)食品卷的人数是2820万,现在(六年多后)增至近5000万!在美国哪可能每六人就有一个饿肚子、活不下去?只是政府愿意撒钱,不拿白不拿,于是就给了苏尔曼这些“土匪们”有更多的空子可钻,合理合法地抢劫(靠劳动致富的)纳税者的财富。

苏尔曼的八胞胎,实质上是奥巴马“催生”出来的。只有结束左派的社会主义政策,才可能制止苏尔曼们的丑行蔓延。

2015-07-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