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网络“实名制”反动透顶

曹长青




网络发言是否必须实名制,直接关系到言论自由;而言论自由更直接关系到民主制度的保障,所以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看这几个国家是如何对待网络发言的∶

中国∶实行网络“实名制”,要求网络用真名注册(身份证号码等),政府可随时掌控或抓获所谓“不法言论者”。

南韩∶曾一度实行“实名制”(注册用真名,但发表言论可用化名),后来被最高法院裁决“违宪”而取消。

台湾∶马英九政府的法务部长去年提出要修法管制网络,认为网络匿名言论是“集体霸凌”。最近因台湾爆出一位女艺人不堪网络流言凌辱而自杀的新闻,所谓“集体霸凌”之说再次喧嚣尘上,再次有一批人呼吁网络立法。

美国∶不仅没有网络实名制,也从无这种呼声。而目前美国正在寻求立法的却是,禁止雇主查问公司职员在脸书和推特等社交媒体的登录名称。因为这是私人领地,雇主无权要求查阅。

上面这四种状态,中国式的网络“实名制”完全是为了控制人们的言论,是思想专制的一部分。中国政府甚至动用国家力量建立“防火墙”的网控机制,限制人民进入国外网站,阻止国民获得外部的信息。今年初则全面严格实行“实名制”,号称“维稳无死角”,干脆毫不掩饰其为专制统治而网络实名制。明摆著的,一个用实名制等控制言论的政府是最虚弱,最专制,最恐惧人民的暴政。

南韩当年启用“实名制”,是因为发生女明星不堪网络批评而自杀。南韩政府出于公益心,想以此降低网络流言导致的生命悲剧。

2007年南韩政府规定,浏览量愈30万的网站,网民要实名注册登录(小网站因传播面有限,所有不受此限);后又把标准降为10万。但出现四个结果∶

其一,实名制不起什麽作用,网上照样“流言”四起。统计显示,三分之二的网民仍然“口无遮拦”;

其二,导致个人资料容易被集中盗走。新闻言论网站没有像银行等金融机构的网站那种严格的加密程序,所以韩国实行实名制后,曾有几个大网站遭骇客攻击,结果大量个人隐私资讯被盗(3500万);

其三,实名制导致韩国侨民,包括外国人,都无法登陆韩国网站发表言论,等于限制了言论流通。

其四,脸书、推特出现后,韩国没有同等要求实名制,此举等于原来的实名制名存实亡,因大量网民到脸书推特发言。

最后,还有个人和团体把它告到最高法院,结果2012年南韩八名大法官一致裁决,实名制“违宪”。

韩国的实名制未能实现预期的所谓公益性,反而使言论自由受限,典型的好心办坏事。但中国的实名制不同,它是“坏心办坏事”,其出发点不是韩国式的公益心,而是完全出于当权者的私利心,要控制网络、限制言论批评,用保持共产党的统一声音来维护一党专制。

今天台湾政府要对网络立法管理,显然是不顾南韩的弯路教训,而要走向中国的思想专制。

马英九政府有这种考虑,背景是去年的九合一选举的刺激∶国民党惨败,全台五大都市,输掉了四都,连首都市长都没保住。马政府的法务部长认为这跟网络“集体霸凌”有关。虽然集体霸凌这个定性有问题,但他们选输掉,确实是跟网络言论有直接关系∶

例如选前关键时刻,台北市长独立候选人柯文哲被国民党立法委员爆料、泛蓝媒体报道渲染,说柯文哲做医生时曾不法摘取器官(还有说他是器官买卖中介)。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在以往没有网络,国民党媒体主导的时代,有这样的指控,媒体的渲染,你就别想当选了。

但今天不同了,民众有了发言的渠道∶网络。当时就有数十名医生(真名或匿名)以及数不清的网民,以事实和常识角度,指出这是诬告、人格谋杀。这些评论迅速在网络传播,形成了一种(法务部长说的)“集体”力量,对国民党的虚假指控构成“霸凌”气势。结果真实的声音打败了虚假。平民医生柯文哲高票当选,官宦子弟连胜文惨败。

如果没有网络,柯文哲这种无权无势的“政治素人”根本没有当选首都市长的可能。国民党权贵们之所以会痛恨网络“流言”,是因为网络打破了国民党媒体主导舆论的状态。

不久前台湾女艺人李茜蓉登上最先进的军方阿帕奇直升机事件,也是在网民穷追猛打下(各种匿名评论抨击),军方才出面调查处理,结果展示出军队的严重腐败问题。同时也通过网民评论等,爆出艺人李茜蓉等贵妇人一边炫富,一边不申报低薪雇用菲佣等缺德和逃税等问题。网络媒体正越来越有效地起到“第四权”的作用。

但台湾如果实行实名制,明显会极大地限制言论自由。因为东方人本来就胆子小(长期在专制统治下的后遗症),如果必须实名,一定是大多数人都不敢大胆发言、不想公开心里的真话了。很多老百姓不仅感到对马英九们等高官们惹不起,就连对李茜蓉之类的人物们都会闭嘴不敢或不想多言。其结果就是整个社会的言论自由大倒退,一个非常反动的方向。而国民党政府想立法限制网络言论,就是企图恢复以亲蓝势力为主导的台湾媒体格局。

毫无疑问,允许匿名发言,就会有流言蜚语,恶语相向,甚至造谣污蔑等现像。但这种现像不仅不是主流,而且绝大多数都是针对官员和名人。那麽“官员、名人”就该被骂、被侮辱吗?当然不应该。但这是一个言论自由的代价问题。也是一个做官员、做名人的代价问题。他们不能、不应该只得到媒体风光,在缺德违法时却不被揭露、报道和批评。而且,作为官员和名人,他们有更多的机会被媒体报道,有更多澄清自己的机会,所以这也是对他们被“侮辱”的一个补偿。

像南韩和台湾的女艺人等因不堪网络流言凌辱而自杀,当然都是生命悲剧。但这绝不构成限制网络言论的理由。美国因个人可以合法拥有枪支而导致很多无辜生命被杀害,但即使这样,美国都不可以限制拥有枪支的自由。这就是一个代价问题。更何况,那些自杀的人,多是忧郁症等疾病造成。那种被网上的流言蜚语谩骂就活不下去的人极少。如果网络骂人就能把人骂死,那奥巴马马英九早就死了多少遍了。

对台湾人来说,网络可以匿名发言,是台湾民主制度的一部分,无论谁拿出多麽冠冕堂皇的口号,要求用实名制,都必须要用捍卫民主制度的力量去捍卫可以随便发言的自由。对中国人来说,网络可以自由地匿名发言,是争取言论自由的第一步,如果连匿名发言的自由都争取不到,其它就免谈了。所以,网络实名制,是反动透顶的民主机制大倒退。

2015年4月27日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2015-04-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