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Durite∶我对神州传播和支持远志明的牧师们的几点疑问和请求

作者∶Durite

从2014年底,柴玲发表指控远志明于多年前强奸她的公开信之后,华人教会可以说是被闹得国无宁日。

公开表态的人们则各自立场鲜明,似乎各有各的阵营,真的陷入刘彤牧师所说(不知是否所盼望)的“He says, she says” 的情形当中。但在这种不归杨则归墨的氛围里,仔细阅读和审慎思考,还是能让我们看出一些姑且说是倾向吧。

相信远志明确实犯了被指控的这些的那些人所发表的文字大都比较直截了当,明言他们是在讨论远志明被指控的事和由此揭开的其它一些事, 直说他们所发现的事实(他们认为),有的加以结论,有的把结论部分留给读者。

且不管他们的调查过程是否无懈可击,结论是否完全正确,其为人处事(尤其是那十八位牧师)至少当得起光明磊落。

而相信远志明在这些指控上清白的那些人,则大多用曲笔,皮里阳秋地在讨论问题,尤其是被登在神州网站上的那些文字,更是如此。

比如,刘同苏牧师,则用约翰福音第八章的故事,似乎否认了人们参与是非判断的正当性。 我们愿意相信刘牧师立意良好,但把主内的任何批评,指责一概以“拿石头打”似乎有欠妥当。

别的不说,试举一例来请教刘牧师,使徒保罗判断使徒彼得和巴拿巴“行事与福音真理不合”,“有可责之处”,而且还“随伙装假”,于是他不但指出他们的错还“当面抵挡”。 请问刘牧师,保罗是否应该这样做,他手上也拿了石头而且还投了出去?

再比如,华歆牧师的文章中则引用民数记五章,神对以色列民中就淫乱案件的审判指导,似乎也在暗示大家,不要做出任何判断。文章结论正确,但有意无意间似乎故意忽略了人有尽最大可能去发现事情真相的责任,包括使用测谎器等技术手段。

请问华牧师,如果有人顽固拒绝配合调查(或者拒不公开调查结果)的情况下,是否应该首先要求该人改变态度,配合调查?

这两位牧师(当然其他一些人)看来喜欢引用圣经, 但可惜的是他们只引用某些部分,而且他们对所引圣经的解释和应用,在这个案件上似乎只能起和稀泥和让事情不了了之的结果。

他们对世界法律的拥抱似乎也和他们对圣经的引用一样,带有明显的偏向和有利选择。比如,他们一再热切地拥抱世界法律的“无罪推断”的原则,并抬高到与圣经同等的高度,却忘记了世界法律也同时有缺席审判的条款——换句话说当一方拒不回答拒不配合的时候,有时法庭可以凭另一方的单方面证词定案。

我一直很想问这些牧师,和神州同工如谢文杰弟兄∶你们同意远志明现在完全回避问题,拒不作答实际问题的做法吗? 你们认为他现在这种态度是对的吗?

从公众的角度看,现在没有什麽罗生门,事实的认定大致清楚∶那就是远志明在信教和按牧前后,二十多年一贯制的和不同女性发生“不当性接触”。

大家争议的区别仅仅在于,对这些不当性接触的性质认定有所分歧∶远志明是强奸柴玲还是和柴玲通奸,远志明是在按牧之后诱奸两个比他女儿还小的女教友未遂还是暧昧与勾引两个比他女儿还小的女教友?

但是说到底,从公众的角度看,远志明即使没有强奸柴玲而只是和柴玲通奸,远志明即使没有在按牧以后诱奸两个比他女儿还小的教友未遂而只是和两个比他女儿还小的女教友玩暧昧与勾引的把戏┅┅远志明都一样的、不适合再担任神圣的教牧职务了!

远志明二十多年一贯制的和不同女性发生“不当性接触”的罪恶行为,应该一劳永逸地退出教会组织和教会活动!

2015年3月27日

——读者推荐

2015-03-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