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卡斯特罗和他的《百年孤独》

曹长青

曾赤色了半个地球的共产主义,已到了末日,全世界现只剩下四个共产国家:中共,越南,北韩,古巴。目前中共和越南都在走同样的路:政治高压,经济开放,用经济利益买人们的沉默,诱惑知识份子成为政府的宠物,像张艺谋那样,以歌颂君王维护统治者的天下。北韩,则被金正日窒息得像死了一样。而古巴则是另一种图画:政治继续高压,经济正在崩溃。那个永远大子、穿军服的独裁者卡斯特罗,仍然依赖他44年来惯用的两手统治:宣传欺骗;暴力镇压——

四个月前,卡斯特罗政府突然逮捕了75名异议人士,几乎把这个岛国的全部知名不同政见知识份子关进了监狱。两个星期後,这些异议人士都遭到重判,最高的刑期是28年。

7月26日,卡斯特罗主持了共产革命50周年纪念大会,像以往一样,开动所有政府控制的报纸、电视、电台等宣传机器,继续高唱共产主义必胜的老调。

这一天,《纽约时报》发表了“古巴人权委员会”秘书长伯格纳斯(Gustavo Arcos Bergnes)的文章“那个犯人成了监狱长”,这位在50年前和卡斯特罗一起发动革命的老战友在文中回忆说,当时他们约一百人起义,攻占了兵营,但暴动很快失败,他和当时27岁的卡斯特罗等被关进监狱,判了15年。但服刑了21个月後,被特赦。

这位後来曾担任古巴驻比利时大使、曾两次被卡斯特罗投入监狱、渡过十年铁窗生涯的老人在文中感叹说,1959年,卡斯特罗再次革命夺取了权力,从狱犯,变成了监狱长,把古巴变成了一座大监牢,持不同政见者则被投入监狱。当年他和卡斯特罗是因暴力革命而入狱,但现在被卡斯特罗投入监狱的人,手里的武器只是笔、纸、电脑和录音机,他们中有作家、诗人、律师、教授等。当年卡斯特罗被允许请律师,有三个月的时间准备应付审判;而现在被抓的异议者,在两个星期後就被判决;每三个月才允许家人探视一次,还被戴上手铐,甚至脚镣。

这位异议人士在文中说,当年古巴的军事独裁者对他和卡斯特罗等当作政治犯对待,没有关到刑事犯监狱,而是放在一个宽敞的医院里,并可自己烧饭,其中两名女革命者,还被优待和狱长同桌吃饭。而现在被抓的75名政治犯,则和刑事犯人关在一起,其中两位诗人和最凶残的杀人犯关在一室。监狱条件恶劣至极,犯人有时竟被迫饮用棚顶滴出的厕所水。被关押仅四个月内,就有很多人生了病,不少人体重减了30到40磅,但狱方禁止家人送药。

从1959年卡斯特罗夺权之後,这位独裁者连续44年当“伟大领袖”,从无选举(在此期间美国有过10位总统。全球除了卡斯特罗,另一个领袖年头最长的是阿拉法特,从1969年当巴解主席,至今当了34年,也是从无真正的选举)。今年72岁的卡斯特罗的弟弟,则是当今古巴的国防部长。北韩是父子俩,古巴则是哥俩儿,掌握枪杆子和笔杆子,统治整个国家。

卡斯特罗这次大规模逮捕重判异议人士,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抗议。7月20日《洛杉矶时报》报道说,连一向偏袒共产古巴的欧盟和罗马教皇,这次也实在无法忍受了,出来批评哈瓦那。欧盟15国无异议通过议案,停止和古巴的高层互访以及文化活动。总部在巴黎的“世界无疆界记者组织”正在开展游说活动,劝阻欧洲人不要到古巴度假(过去两年中每年有180万人到古巴度假,其中一半来自欧洲;美国去年有近18万人到古巴,其中只有10%是美国人,其他都是古巴移民回去探亲)。

在全球共产主义大势已去的现状下,一个距离美国只有90海哩的小小岛国的独裁者卡斯特罗之所以敢这样嚣张,很大程度是拉美国家的民族主义者、西方世界的左派知识份子,欧盟、罗马教皇,以及像前美国总统卡特这样的权势者,在为他撑腰,或明或暗地支持这个暴君。在苏联帝国解体,古巴最大的经济和军事保护国崩溃之後,罗马教皇却跑到哈瓦那,以教宗的声望和形象来支撑卡斯特罗政权的合法性;去年卡特又跑到古巴(美国首位前总统访古),在卡斯特罗组织的群众集会上,歌颂古巴有免费教育和医疗保险,同时谴责美国没有废除死刑。一反一正,歌颂专制,诋毁美国。另外在拉美国家,则有委内瑞拉的左派总统查韦兹,刚当选不久的巴西左派总统鲁拉(Lula),以及智利现在当政的、马克思主义信徒阿连德的追随者们,都是卡斯特罗的座上宾和盟友。

西方的左派知识份子中,更有很多是卡斯特罗的好友和坚定支持者,这是一份长长的名单,除了当年的萨特、西蒙.波娃们,还有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夫人,以及数不清的法国文化人;在美国,有好莱坞的左疯导演史东(他不久前拍的歌颂卡斯特罗的短片,美国电视台不敢播放,怕激怒美国民众)和那些激进的左派演员们,还有女作家和评论家、一直谴责美国打击伊拉克的桑塔格等。在这次美国军事倒萨之前,签名反战的一万四千名美国作家、诗人中,很多都是卡斯特罗的崇拜者。

在拉美国家作家中,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百年孤独》的作者马尔克斯,阿根廷的小说家戈塔扎(Julio Gortazar),墨西哥小说家菲恩德斯(Carlos Fuentes)等都是卡斯特罗的长期支持者。还有葡萄牙的作家、1998年的诺贝尔奖得主萨拉马戈也是卡斯特罗的好友。

卡斯特罗的作家朋友中,马尔克斯名气最大,和他的友谊最牢不可破。马尔克斯可谓那些左派知识份子们的代表。他中学时就信仰马克思主义,追求社会平等,尤其是均贫富,因而把卡斯特罗的共产主义试验,视为他们理想的实现。另外一个原因是,由於卡斯特罗一向仇视美国,所以成为这些同样反美、反资本主义的左派知识份子的精神伙伴。

这次卡斯特罗一下子抓了75名异议知识份子,连桑塔格、萨拉马戈、菲恩德斯等,都无法再看下去了,站出来公开批评卡斯特罗。而马尔克斯仍是保持沉默,气得桑塔格公开撰文,指责马尔克斯等作家见死不救,以沉默来维护卡斯特罗的残暴。马尔克斯则在报上回应说,他反对死刑,并辩解说,在过去20年中,有许多异议人士、作家等,通过他的说情,从卡斯特罗的监狱中被释放出来。但他就是不肯公开批评卡斯特罗政权。他一直以自己的声望给卡斯特罗道义支持,使这个邪恶政权获得更多合法性;卡斯特罗可能在他的说情下放了一个人,但然後又抓了100个。马尔克斯沾沾自喜他救了一个,但却无视那100个,和那个可以随时抓100个的政权的残暴。这典型地表现了左派知识份子的虚伪,以至无耻。在2000年古巴男孩事件时,马尔克斯还在《纽约时报》撰文,为卡斯特罗辩护,谴责美国,要求把那个随母亲逃来美国的古巴男孩送回给卡斯特罗政府。

虽然卡斯特罗有这麽多“国际友人”,但共产主义毕竟大势已去,而且古巴经济崩溃,民怨沸腾。哈佛大学国际事务教授多明格兹(Jorge Dominguez)在7月26日《纽约时报》撰文说,从1985年到2000年这过去15年中,古巴的人均收入不仅没有丝毫增长,反而减少了四分之一。911事件之後,古巴岛国的旅馆,三分之一的房间关闭了,因为没有游客。最近刚采访了哈瓦那的BBC记者布兰福德在报道中说,古巴仍实行国家控制的所谓平等经济,出租车只收美元,但必须全部交公,每赚一百美元政府给19比索(相当一美元)。医生、教师的月薪才是25美元。不久前,古巴知名异议领袖、1987年就创立“基督教解放运动”组织的沃斯瓦多.帕雅(Oswaldo Paya)收集了一万一千多签名,要求全民公决,自由选举。去年12月,欧盟给帕雅颁发了“萨哈罗夫自由思想奖”,今年初,捷克总统哈维尔提名帕雅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马尔克斯等左派们已救不了卡斯特罗,《华尔街日报》今天发表题为“五十年的专制”的社论说,“令人鼓舞的是,过去五十年全世界各地都已展示,共产专制早晚一定会垮台。”穿军服的卡斯特罗只能使出最後的招数,赤裸裸地使用军队和暴力,因为谎言的外壳已经破碎。但仅靠暴力维持的政权,像中共一样,不可能长久,而且他还没有中共经济开放的诱饵。所以刚庆祝完革命五十年的卡斯特罗更显得是孤家寡人,真正进入《百年孤独》。

2003年7月28日於纽约(载《观察》)

2003-07-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