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曹长青访谈】∶取悦权势、取笑弱势的春晚——中国观众为何吐槽?

希望之声电台节目主持人∶静汝

据报道,2015年羊年春晚收视率再创新低。很多网民认为今年春晚政治意味更浓,甚至批评为“四个半小时的新闻联播”。为什麽中国观众要吐槽(不满)?这种中共体制下特有的“举国”晚会,对中国社会和文化产生了什麽样的影响?应不应该继续?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节目主持人静汝就此采访了旅美政论家曹长青先生。

主持人∶ 曹老师,您好!有报道指,春晚被观众吐槽是近年的常态,今年更加严重。您怎麽看?

曹长青∶这里起码有几个原因∶第一,一台节目无法做到所有人满意,而且是亿万观众,有不满才是正常的。

第二个原因更重要∶一个国家在一个最重要的节假日期间,由国家电视台主办一台节目,全中国亿万观众同时在节日看一台官方节目,每年如此,每年垄断,这在全世界都是罕见的,连北朝鲜都没有,共产古巴都没有,强人普京统治的俄罗斯也没有。这种国家垄断,没有真正的竞争,当然不可能有优秀的节目,当然观众就会吐槽、不满。

这种情形在美国就完全没有可能,连那个被世界瞩目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也是民间的电影协会主办的。那个典礼过程中有很多娱乐节目,但也由于越来越政治化,节目质量差,收视率在过去六年来每年都下降,今年下降了16%。这是正常的,整个国家的人同时都看一台节目,喜欢一台节目,那不成了机器人了吗?全中国大年三十晚上只看一台节目,这其实是接受国家垄断媒体的后遗症。现在各省都有电视台,可以各省自己做节目,跟中央台竞争嘛。只要竞争,好节目就会出来,赛过中央台并不难,只是绝大多数人有被垄断惯性,缺乏尝试自己做的勇气。

现在这种越来越多人吐槽的现象很好,迟早会刺激新的节目,新的挑战出来。

主持人∶今年春晚收视率创新低。很多人说因为今年春晚的政治化非常浓,你怎麽认为?

曹长青∶春晚近年的一大特点,可用八个字概括∶取悦权势,取笑弱势。你提到“今年春晚政治化很浓”,就是取悦权势、谄媚权力者,宣传当局意识形态的一个表现。我刚才说,连美国的奥斯卡都因为越来越政治化而创收视率新低。

美国奥斯卡的政治化是左倾,让老百姓反感。中国的春晚则是取悦当权者,让老百姓反感。其实春晚不仅是取悦当局,而是直接受中宣部的审查安排。据报道,春晚之前,中宣部长到现场审查,砍掉好些个节目,认为政治不合格。香港的评论说,愣是将一台春晚变成了一台歌gong颂德的政治仪式。网上观众留言∶“这是我看过的最长政治宣教片,超长版的新闻联播!以后会放弃看春晚!”“感觉看完被洗脑了!”

中共当局把春晚政治化,做得很露骨。有报道披露,中宣部内部通知,要求媒体加大宣传力度、督促党员官员“自觉收看”,把它当作一场“全民政治教育”。大年三十晚上,让亿万中国人在全家团聚应该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接受“政治教育”,中宣部们实在是让中国人倒胃口,简直是制造有毒晚宴,毒化中国人。所以中国春晚的政治化,是这种春晚结构,更准确说是政治制度的问题。没有独立的电视台,没有新闻自由,就不可能脱离政治宣传。

主持人∶你刚才提到春晚不仅取悦权势,还取笑弱势。这是指节目中的歧视问题吗?

曹长青∶是的。过去多年的春晚,都在取悦权势的同时,还有很多节目有取笑弱势者、取笑讲方言者的内容等,以前尤其是赵本山们的小品,不仅嘲弄弱势群体,拿身体有缺陷的人开玩笑,嘲讽女性,挖苦底层人等等,还教人学坏。今年春晚有人统计出,多达44处内容有歧视,包括用“剩女”这种词歧视大龄未婚女性等。

中国的春晚只敢嘲笑最缺乏能力的人,最弱势的人,嘲笑弱者;就是不敢嘲笑权势者。在美国正相反,电视节目基本都是取笑权势,取悦弱势。在美国娱乐节目全都是拿嘲讽总统、政治家们取乐,哪有歌颂伟大领袖的。媒体,无论是严肃节目,还是娱乐节目,它的主要职能就应该是修理权势人物。中国只要制度不改变,无论其新闻还是娱乐,都只能是宣传,而既不能是第四权,也不能是真正的娱乐。

主持人∶有人说近年春晚不再有赵本山那种低俗表演是个进步,你怎麽看?

曹长青∶春晚被人总结有“三下降”∶收视率下降,观众认同率下降,国家晚会的严肃性下降。今年的收视率创下新低,说明中国大众用遥控器做出选择,在淘汰春晚。虽然这几年赵本山不见了,但他那种痞气和俗气,在春晚照样存在。它不是幽默,没有美感,而是耍贫嘴,炫耀俗气,甚至烂俗、低俗的大杂烩。低俗、宣传,加政治化,再加上现代科技的艳丽灯光等混合到一起,这就是中国的春晚。

主持人∶面对网民的批评声浪,连《环球时报》《中国青年报》等都出来为春晚辩护。你怎麽看官方媒体的辩护?

曹长青∶官方媒体捍卫春晚,本质是捍卫中国的新闻体制。因为没有那种国家垄断的制度,就不会有春晚的存在,连《环球时报》《中国青年报》这种国家媒体,都会被淘汰。所以他们捍卫春晚,是在捍卫自己。中央电视台捍卫春晚,更是在捍卫自己,捍卫自己的经济和政治利益。据报道,一台春晚的开销是一千万元人民币,但广告收入是六个亿,统统是国家垄断,简直是一本万利。投资一千万,赚进六个亿,是1比60,利润60倍。折合美金,等于投资200万,进账一亿美元。天底下还能找出第二个这样巨额利润的晚会节目,而且年年如此的赚钱买卖吗?官媒们当然要捍卫春晚了,他们是捍卫自己的钱包和收入。

另一个,谁能上春晚,等于谁就能在全国一夜成名,所以很多人削尖脑袋往春晚舞台上钻。这背后的金钱交换,女色交易等潜规则等,媒体早有报道。所以春晚上的节目反腐败,是可笑的,是自我讽刺。因为春晚这台节目存在本身,就是腐败的一个产物,一个象征。中央电视台要是真心想反腐败,首先应该取消春晚,但这怎麽可能?

主持人∶可是有人说中国观众一边吐槽春晚,一边还是收看,怎麽解释这个现像?

曹长青∶明摆着的,没有别的选择呵。全国就这麽一台节目,年年如此,中国老百姓也是无奈。如果各省的地方台能组织一台自己的“春晚”,跟央视的打擂台,观众就多一个选择,也逼迫央视春晚改进提高。但如果真那样,也许中宣部会下令,不许各地办自己的春晚,以此来保持央视的垄断地位,这样当局就更好控制,更容易把它政治化。归根到底还是体制问题。如果中国人有真正的选择自由,不要说“春晚”,连共产党都会被淘汰。所以争取自由,不仅是争取政治自由,也是争取娱乐自由。

2015年2月26日

——原载《希望之声》电台
收听∶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609112

2015-02-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