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小草∶远志明对柴玲指控的沉默是极不负责任的

作者∶小草

自柴玲在曹长青网站上发表给教会的公开信,指控24年前被远强暴,已经有约2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其间柴玲的教会和华人教会的几位牧者联名给远和其神州传播机构就此事件发函,但至今远志明都不给予回应,只是以沉默来应对,远志明一味的保持沉默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先不论事情的真相如何,也不论远志明是不是被诬告,对教会和数位牧者的来函和呼吁不理不睬,这已丧失了最基本的礼貌。即使是属世的机构,如果人家郑重其事地来公函的话,怎麽地也得给人家个答复,哪能如此无视别人的来函和呼吁呢?更何况是教会和数位牧者的来函,怎麽能连最基本的礼节性的回复都没有呢?所以,远志明的沉默是对这些给他去信的数位华人牧者和柴的教会的极大的不尊重,是极不负责任的作为,是违反了常理和常规的。

如果真相是如柴玲所指控的那样,是远志明强暴了她,那麽远至今不承认,也不对柴道歉,那是对柴的又一次伤害。由于远的沉默,网络上不乏各种对事情真相的猜测,也就免不了有些人对柴的指控存疑,甚至猜测她这番指控的动机,并对她进行人身攻击。一个被远志明性侵的受害者不能获得别人的同情和安慰,反而还受到外界的各种非议,这对受害者来说,真是太残酷了。

面对柴玲的这种处境,作为当事人的远志明,不站出来承认自己的过错,担起自己当负的责罚,以便让柴从伤痛中走出来,而是放任受害者再次受到他人的诬蔑和攻击,这不仅是极不负责任的作为,而是很缺德的作法。

世上有些罪犯,在被抓到后,不仅坦诚自己的过犯,承担该受的惩处,有的还会对受害人或受害人的家人公开道歉,说声对不起。而远志明竟然连公开说声道歉和对不起都做不到,甚至于还抵赖,以致受害人还要遭受更多的痛苦,所以说,远这样作是极为缺德和让人所不齿的。

如果真相并非是柴玲所指控的强暴,而只是两情相悦的话,那麽远志明的沉默,也是对公众和对他自己家人的不负责任。如果不是强暴,那麽柴就是在撒谎和诬告,而她是通过教会和牧者出来处理这件事的,现在她的教会是与柴站在一起,相信她所说的。那麽远作为一个华人教会的“名牧”怎麽能放任柴对教会、对教会的牧者、对公众撒谎呢?怎能眼睁睁地看著她教会的人听信于柴的谎言而不站出来说出事情的真相呢?而且看到自称是基督徒的柴公然撒谎,也该站出来谴责并劝其悔改,因为“说谎言的嘴为耶和华所憎恶。”(箴12:22)所以,远的沉默表现出来的就是他对教会、对牧者、和对公众的益处是极为不在乎的,这与他平时站在千万人前高谈阔论要如何爱人如己的情形是多麽的不相一致。

而且,如果真相并不是强暴,那麽远不站出来澄清的话,就会让他的妻子和女儿也得跟他一起背负罪名——他的妻子就成了强暴嫌犯的妻子,他的女儿就成了强暴嫌犯的女儿。那麽远志明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让自己的妻女为自己背上这种不实的罪名,这岂不是极不负责任和不应该吗?而且,他的妻女会愿意背负这个臭名吗?

当然,如果远志明现在就是破罐破摔了,也没打算再复出的话,那麽他是可能一直这麽沉默下去。而这倒说明了,他这20几年的风光是据于他的恶行没被公众所知,一旦被公众知道后,他就只得躲避起来了。而一个真正认罪悔改、被耶稣基督从罪中救拔出来的人,是不会再被自己得救前的罪所击倒的。因为经上说,“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现今在神的右边、也替我们祈求。”(罗8:34-35)所以,那些深信自己的罪已被神赦免了的人,是能够勇敢和坦然地面对自己往日的罪过,而不需要躲躲藏藏,更不会落荒而逃。除非罪还没被解决,还背在自己的身上,那麽就可能被往日的罪所压垮。

远志明要是从此就被自己往日的罪所缠住而不再复出的话,那麽这也颇能说明他并没认真地对付过自己往日的罪过,而只是把罪过隐藏起来,不敢让人知道而已。20几年来,在远志明风光的外表下掩盖著见不得人、见不得光的黑暗和污秽,他展现在公众面前的是不符事实和真相的面目,这无非等于是在欺骗大众,是道地的假冒为善。如果他还有点理智和良知的话,他也当为自己骗取了华人教会对他这麽长时间的信任而道歉。

2015-02-20

【读者推荐。——原载作者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545737461】

2015-02-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