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刘淇昆∶对“远志明是否在撒谎”的回应

作者∶刘淇昆(加拿大)

“粗粮锅巴”就柴、远事件发表了他的第三篇文章∶“远志明是否在撒谎”。他置疑远志明在撒谎,主要根据是远志明对与柴女士发生性关系的地点说法前后不一。2013年3月对周爱玲牧师说是发生在他家;而在2014年6月的波士顿会见中,则说发生在柴女士家的卧室之中。

事件发生的地点,当然是事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不管是强奸、顺奸还是通奸。但是我没有看到(感觉不到)远志明的前后矛盾。他只是说柴女士到他的住所找过他,并未说明他们“上床”是在他家发生的;而且这个说法还是通过两个人(即周牧师和柴女士本人)的转述。转述人是否正确理解了远的原话,是否作了正确的转述,都是可以置疑的。柴玲去过远志明的住处,并不意味著他们之间的性行为(不管是强迫的、半强迫的还是自愿的)就发生在远家。这是两码事。在普林斯顿,他们之间确有一定的交往,“大家常在一起参加一些活动”,远还给柴当过义务司机等等。柴女士可能确实去过远家,甚至不排除是坐著远的汽车去的。但是他们之间的性关系发生在何处,是另一回事。

远志明非等闲的无知无识、浑浑噩噩之辈,他以前还是专攻哲学的。对事件发生的地点,他不可能如此前后矛盾,牛头不对马嘴。若然如此,周牧师为什麽不在普林斯顿会见中提出置疑?柴女士为什麽对这种明显的前后不一致,也一声不吭?在波士顿当著两位牧师证人的面,远志明说明了在柴玲家他们发生关系的细节,而柴玲当时未作任何反驳。

现在不少人认为柴女士对远的指控可信,一个重要原因是远志明自柴女士发表公开信以来,未作公开的回应。于是有人据此得出结论∶远心虚理亏。其实此事发生在二十四年前,没有任何人证、物证,确实是个“你说、我说”的无解之谜。远志明若是个无頼、恶棍(并且确实强暴过柴),他会在公众面前拍著胸脯,矢口否认,甚至倒打一耙,血口喷人。远先生的缄默, 在我看来倒是一种颇有修养的表现。

但是无论如何,远先生不宜再沉默下去了。人们渴望了解真相,希望听到你对柴玲指控的回应。如果公众再听不到你的声音,对你是十分不利的。

2015年2月10日

2015-02-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