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粗粮锅巴∶远志明是否在撒谎?

作者∶粗粮锅巴

对于柴玲指控远志明性侵事件,我们写了两篇分析的文章。第一篇是在只看到柴玲的第一封公开信、没有其他信息的情况下,分析了双方的利益和得失。第二篇分析柴玲、徐志秋和周爱玲三人对于2014年6月24日的见面的回忆的矛盾之处。我们所知有限,也是事外之人,只是根据所有公开的材料,对于其中矛盾的地方,发表几句不吐不快的看法。

1月31日柴玲发表了第四封公开信(http://caochangqing.com/big5/newsdisp.php?News_ID=3608),提供了一些新的细节。其中有这麽一段∶

2013年3月周爱玲牧师决定自己去问一下远志明。我当时在一个岛上跟孩子们度春假。她说远志明立即给她回电话。当我问到远是怎麽回答的,周爱玲牧师说,远的话是∶“我们之间的事是发生过。”只是远不同意是强奸的说法,还说是柴玲到远的住所找他的...我当时感觉到浑身都在发抖,不知是当时还是后来跟周爱玲牧师说∶“我根本都不知道他住在哪里,我又不会开车,我开车是在1991年学会的。这事发生在1990年8月底,9月初,我怎麽可能去他住所找他?”我一方面生气远志明撒谎,另一方面我似乎感到我的牧师都被骗得不相信我了。

关于此事,远志明之后的版本却与此不同。周爱玲转述的远志明在6月24日见面上的话∶Y说当时在普林斯顿,C因80年代末事件,很有名,是大家捧著的明星,对人颐指气使,他当时没有那麽大的名气,大家常在一起参与一些活动,C没车,偶而需要他接送,去Macy’s买东西等杂事,也帮过她搬家。有一天,二人看电视到很晚,有亲昵,但没有性关系。后来C打电话给他,要他过来,当他抵达时,她穿著睡衣来应门,他觉得她引诱他,后来进入卧室,进而发生性关系,是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发生的性行为。后来一直有来往,但不再有性关系。(C反驳说他们只见过一次面,但并没有对Y性爱的描述部分提出异议或抗议)

而徐志秋转述的远志明6月24日的说法∶根据远志明的回忆,当年柴玲在普林斯顿期间很活跃,也很受大家照顾。有一次柴玲请远志明搬东西,在柴玲寓所,两个人有一些亲密举动,但没有实质的性接触;直到几天后一个深晚,柴玲打电话叫远志明,并穿著睡衣开门将远引到卧房,他们才发生关系。

我们之前分析过周爱玲和徐志秋回忆的2014年远志明版本和柴玲回忆的2014年远志明版本的区别,在于远志明是否有说他们之后仍有“持续的男女关系”。但是,性关系的起因是因为帮助柴玲搬家,事件是发生在柴玲的住处,三人都没有异议的认为这是远志明说过的话。我们来分析一下远志明的话中的几个论点(注意,我们是在分析各人转述的“远志明的话”,而非分析原本的事实。以下说周爱玲、徐志秋,均指周爱玲、徐志秋转述远志明的说法)∶

1、柴玲当时很有名,很活跃。(周爱玲、徐志秋)

2、柴玲得到别人的帮助。(周爱玲用词是“对人颐指气使 ”,徐志秋说“很受大家照顾”)

3、柴玲没车。(周爱玲,柴玲在第四封公开信里也确认她在1990年秋天没车)

4、远志明接送过柴玲,曾载她去Macy’s 买东西,也帮忙搬家。(按周爱玲的说法,远志明应该有车,否则不可能“接送”柴玲。徐志秋说法是“搬东西”,并未说远志明只是提供劳力还是帮助运输。)

5、“有一天”,二人在柴玲寓所有“亲密举动”。(按徐志秋说法,应当是“搬东西”的同一天,而周爱玲只说“有一天”)。

6、“后来”,柴玲打电话给远志明,叫远志明来。(周爱玲只说“后来”,似乎暗示是同一天。徐志秋说“几天后一个深晚”。)

7、柴玲穿睡衣开门,二人进入卧室发生性关系。(周爱玲和徐志秋都认同远志明说过这话,柴玲也没有否认远志明是这麽说的(当然柴玲不认为远说的是事实)。周爱玲说远志明说“他觉得她引诱他,后来进入卧室”,似乎暗示远志明是自己进卧室的。徐志秋则说柴玲“将远引到卧房”。)

8、周爱玲和徐志秋称远志明说二人之后再无性关系;柴玲说远志明说二人之后有持续的男女关系。(这是我们上一篇文章分析的矛盾之处)

我们来总结一下∶

2013年3月的远志明版本∶周爱玲牧师说,远的话是∶“我们之间的事是发生过。”只是远不同意是强奸的说法,还说是柴玲到远的住所找他的...

2014年6月24日的“远志明版本”说∶事情发生的缘由,在于远志明帮柴玲搬东西,后来又到柴玲的住处,发生性行为。这一说法,柴玲、周爱玲、徐志秋分别转述,在细节上有差异,但是均提到远志明说事情是在柴玲的住处发生的。

这样,就出现了两个“远志明版本”,一个是2013年的版本,说事情发生在远志明的住处。这个版本是经由周爱玲再由柴玲转述的。另一个是2014年的版本,说事情发生在柴玲的住处。

第一个版本,经过两次转述。一次由周爱玲转述给柴玲,第二次由柴玲告诉读者。那麽,是不是转述者撒谎了呢?

是不是周爱玲记错或者撒谎呢?柴玲的回忆提到,周爱玲决定自己去问一下远志明。以此看来,周爱玲是专门去找远志明询问此事的。她既然专门去问了,回来有什麽理由不说实话呢?从现有的资料来看,周爱玲整体上是支持远志明的,那如果此处她撒谎,造成读者认为远志明前后的言行不一,她不是陷远志明于不义吗?她又能得到什麽好处呢?综合看来,我们认为周爱玲撒谎的可能性不大,否则就是她品行太有问题,或是能力实在太差。

那麽,会不会是柴玲谎称周爱玲如此说呢?当然,你可以认为柴玲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在撒谎,那麽,不需要任何证据也能相信柴玲在这个细节上也撒谎。否则,我们很难理解柴玲为何要编造这段对话。她提供了很多的细节,包括电话的时间、地点,她本人的想法,后来属灵的经验。特别是她提到她学会开车的时间,证明自己不可能去远志明的住处。这些细节应当都是有可信之处的。

这样看来,出现这两个版本明显矛盾的“远志明版本”,周爱玲和柴玲在转述中撒谎的可能性都不大,最有可能是远志明关于同一件事情,在某个关键的要点上,前后有不同的说法。因为如果谎言一旦蒙混过关,远志明得到的好处是最大的。2013年远志明版本中,更直接的暗示是柴玲主动引诱远志明(去远志明的住处);一年之后,远志明提出新的版本,或许说明前一个版本实在不能说服人,所以提出一个较弱但是仍然暗示柴玲主动的说法。

如果远志明认为是柴玲或者周爱玲错误的转述了他在2013年3月的话,那麽他应当迅速出来澄清。否则,他在2013年和2014年不同的说法,必然有一个是说谎。这可不是信耶稣之前的事情,而是成为牧师之后的举动,可不是“旧事已过”,远志明先生是否应当慎重、认真的对待一下呢?如果远志明在这一两年内都仍在撒谎,那麽,他对于24年前的事情的回忆,又有多少可信之处呢?

2015年2月9日

更多作者文章请见其博客∶
http://chinesedigest.blogspot.com/2015/02/blog-post.html

2015-02-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