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曹长青访谈∶中国取代美国是梦想还是梦呓?

采访∶希望之声节目主持人静汝



据《美国之音》中文网报导,美国知名的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近日在哈德逊研究所的研讨会上介绍了他的《百年马拉松∶中国要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的秘密策略》新书,引起了美国媒体和关心美中关系人士的关注。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节目主持人静汝就“中国真的能取代美国麽”这一问题采访了旅美政论家曹长青先生。

主持人∶《美国之音》的这篇文章指,长期以来,许多美国人和媒体以为中国的目标只是经济发展,这种看法可能是错误的,您怎麽看?

曹长青∶所谓中国的目标,更准确地说,是中共的目标。大家都知道,毛时代是热衷政治运动(整肃),邓小平掌权后,才结束“阶级斗争为纲”,把发展经济作为“中心”。但邓说得很明白,这是为了不要步苏联后尘(即共产党垮台)。所以中共发展经济是为了保住其权力,而不是出于人民的福祉。西方学者说,这是“用经济发展来换取民众的沉默”。所以,中共表面是发展经济,背后是为了保党;另外通过经济发展提升国力,以所谓的强国崛起来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并把是共产党带来的国家强大这个假说深入到人心中。总之,维护中共的统治,才是他们的最高目标。如果中共真的把经济发展作为唯一或最高目标的话,首先要实行民主制度,因为民主制度是对经济健康发展的最好保障。

主持人∶文章还提到,美国的知名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在书中谈到,中国的策略是首先获取西方技术,发展经济,最终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这种说法对吗?

曹长青∶中共的区域战略目标是在亚太地区降低并最终取代美国的影响力,成为亚太地区的主导者。至于“最终取代美国而成为世界超级大国”,这不仅是中共的梦想,也是不少连中国和中共都分不清的愚昧中国人的期待。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要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这只是一个白日梦,没有实现的可能。对共产主义深恶痛绝、并相当了解中国的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曾说,共产中国可以出口电视机,但无法出口电视节目。她说得非常准确,即中国可以随著经济全球化,出口更多的鞋、玩具、衣服,电脑、电视机,以及将来出口汽车等等,但是中国无法出口“思想”,因为共产党完全没有提升人类的思想。

今天人们谈到西方文明,多是提到“英美”。就是因为这两个国家向世界、向人类提供了正向的思想。英国人在中国还被蒙古人统治的时候,也就是元朝的时候,就有了《大宪章》,提出君主立宪,通过国会制约国王的权力。甚至在《大宪章》中就提出人民拥有枪支的权利。后来英国伟大的思想家洛克提出人有三大权利∶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可以说为整个人类奠定了“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的人权观,这也是今天全世界民主国家都实行的宪政民主的根基。美国的《独立宣言》和宪法,可以说是全盘照搬了洛克的三大权利理论。而美国的强大,就是建立在两句话(两个最重要的概念)上∶限制政府权力,保护个人权利。

但在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完全没有这样的概念。而且做得相反,恰恰是剥夺和践踏个人权利,无限扩大政府和统治者的权力。这样的中国怎麽可能取代美国,取代英国,成为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成为超级强国呢?那样认为的中国人,让人想到清朝那些帮著慈禧老太太狂喊“刀枪不入”的义和团们。

主持人∶白邦瑞还提到,美国低估了中国政坛上鹰派的影响力。您认为呢?

曹长青∶美国不是低估中国政坛鹰派影响力的问题,而是长期以来对中共邪恶本质认识不清,绥靖妥协的问题。而这点则和“白邦瑞们”这些所谓的“中国通”有直接关系。

被称为中国问题“专家中的专家”的前哈佛教授费正清,是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的鼻祖,后来主掌美国国务院中国问题的所谓专家们,多是费正清的弟子。费正清在中共六四开枪杀学生的时候,还说弄不懂这是怎麽回事。他当时说中国问题是深渊,越来越看不清楚。他去世前不久,当众给哈佛校长递交了他的最后一本研究中国的著作,可校长打开一看,没有字,全是白纸。费正清很有自嘲的幽默,他认为自己一生研究中国,最后是交了“白卷”。

但费正清的弟子们却没有这种道德勇气。像白邦瑞最新出版了分析中国的新书《百年马拉松∶中国要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的秘密策略》,他为此写了篇介绍文字,其中还一口一个“毛主席” “周总理”,叫得很肉麻。我们无法想像,一个犹太学者研究纳粹德国的书,会把希特勒称为“希总理”,把戈培尔称为“戈部长”。白邦瑞还在书里说他怎样怀念毛主席、周总理,夸赞邓小平、江泽民等,甚至还炫耀,七十年代他怎样跟美国国防部的同事帮助解放军强大,把美国的鱼雷、炸弹、炮兵技术等给了中共。他说中共应该给他奖赏,“我应该得一个一吨重的大奖章”。这样的中国通在美国一群一群的,你说他们怎麽能明白共产中国?竞相谄媚、争取中共的茅台红地毯还来不久呢。在这种情况下,你就别提什麽小布什、奥巴马这些政客了。

西方有些人总是夸大或渲染中国的鸽派鹰派什麽的,其实共产党基本都是一派,是既得利益派,誓死保住党的利益派。而西方那些总是去分析什麽鹰派鸽派的,基本是不懂中共派。这是西方的中国通和政客们的整体性问题。所以他们对中共的行为和战略意图,常是低估或错误判断。

主持人∶就您所了解的,从科学技术、包括军事方面等,中国和美国相差多少?政治体制对一个国家的强大起著什麽样的作用?

曹长青∶2003年的时候,前美军太平洋部队司令布莱尔(Dennis Blair)曾评估说,中共军力比美国整整落后了一代,至少有30年;中共军队的作战能力现在最多相当于美军越战时的水平。

过去十几年,随著电脑网络、新科技的发展,以及中国经济能力的提升等,使中国跟美国的科技和军事差距在缩小,这是自然的。但要想从根本上超过美国,在共产党统治中国的时代,绝无可能。因为科技也好,军事也好,最根本的是要有自由的思想,才会有想像力、创造力。中国现有的教育系统主要还是培养奴才或匠才,不会产生天才。几天前中国的教育部长袁贵仁还声嘶力竭地喊说,“不得使用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都什麽年头了,他还说这种恐龙时代的话,连横向的外部世界的思想都不许传播,更不许借鉴,所以,中国的教育是窒息思想和想像力、创造力的。

另外,发展军力,是为了打赢战争。而要想打赢战争,科技还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是战争的正义性。美国领衔的西方世界之所以能打赢一战、二战和冷战,现在也一定会战胜恐怖主义,就在于他们打的战争,是为人类争取自由的战争,是正义的战争。中国现在都是一个没有思想自由的奴隶国家,谈何正义?任何一个独裁国家,最终都无法抵御自由世界的力量。所以,无论中共怎麽发展军力,除了更多地花费老百姓的钱,给世界带来潜在危害,没有任何正向意义。

今天显见的事实是,没有民主制度,没有人的尊严和权利的保障,一个国家不可能有真正的经济强大和民富国强。世界七大工业国家(G7)全部是民主国家。据联合国公布的《2014年人类发展报告》,排在全球前20名的国家,除了香港和新加坡这种特殊的、只是一个大城市的地方之外,也全部是民主国家。中国排在第91位。

你光是炫耀国家有多少外汇存底没有用,关键是老百姓的人均收入是不是高。连台湾都人均收入二万美元(是中国的四倍),更不要说美国是四万七,瑞士、卢森堡、挪威等都超过七万美元。中国人的人均GDP收入才是美国人的22%,在全球193个联合国成员国中,2014年还排在第84位,跟哥伦比亚、塞尔维亚、古巴、尼加拉瓜什麽的排在一起,而精神文明方面就跟世界差得更远更远了。说这样的国家会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强国,基本还在梦呓状态。

所以中国的根本问题,不是怎麽取代美国,而是首先想怎麽取代共产党,结束中共的一党专制。中国只有成为一个民主的国家,自由的国家,才有可能真正成为一个保障人权、受到世界尊敬的国家。

2015年2月5日

——原载“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2015-02-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