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小草∶当年柴女士可能引诱远志明通奸麽?

作者∶小草

现在所曝出来的情况是,柴说远是强暴她,而远却不承认是强暴,而是两情相悦(徐志秋和周爱玲的记录),所以他说之后还有男女关系(柴的记录),但徐志秋和周爱玲的记录却说之后就没再发生关系。那麽现在最主要的分歧就是在于是强暴,还是两情相悦,甚至于是柴引诱远(徐志秋和周爱玲的记录)?

如果当年是柴引诱远,是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发生的关系,那麽问题是,柴有什麽必要引诱远?那时柴比远有名气的多,而远其实只是个无名小卒,在他们那个“民运”圈里还是个被人所轻视的人。那时柴的身边不乏在才貌和名气上都比远更出色的人物,而且那时远也不是常出现和陪伴在柴身边的人物,这从柴后来写的回忆录里可见(我粗粗地看过柴的回忆录,没有看到远有出现在她的书中)。柴出来时是个还没走出校园的23岁的学生,而远当时已34岁,是在社会上混过好几年的人。所以他们的背景是很不一样的。更重要的是,当时远是有妻女的人,24年前,在中国的知识分子界里,背叛配偶的事件是比较稀少的。所以,如果柴要引诱远,那除非对他相当的了解,认为他是个会背叛老婆和家庭的男人,而这就需要他们曾经有过相当密切的关系,比如是知己好友这类的,但至今没有任何的迹像说明他们曾经很密切过。引诱远这样一位沦落天涯、一无所有的有妇之夫,对于名星一般的柴来说,不仅不能得到什麽,搞不好还会让她自己的名声受损。所以,从当时各方面的情形来看,柴是不大可能主动投怀送抱让远占有她的肉体。

其次,从柴、徐、周发表出来的记录看,远应柴的要求特地从加州飞到柴所在的城市去与柴会谈。那是2014年的6月份,而柴在2014年的4月份就已对这起事件下了是强暴的定论,虽然那时没有指名是远,但很容易就可以知道是在说远。如果柴说远强暴她是不符合事实的,是属于诬陷的话,远还有什麽必要听从柴的要求专门跑去跟她道歉呢?在徐和周的记录里,他们一再强调远屡次很诚恳地向柴道歉。按常理来看,谁会去给一个诬告自己的人诚恳道歉呢?对于诬告,要麽理都不理,要麽就是反驳,要麽干脆告上法庭去,哪会反而去给诬告自己的人屡次道歉呢?道啥歉?道她诬陷你的歉?还诚恳,简直就是笑话!

所以,从现有的这些资料来看,说柴引诱远通奸,是找不到合理的解释和支持的。那麽,远强暴柴是否说得通呢?据一些当时“民运”圈里的人说,远在那圈里是被认为很不堪和鄙夷的。远自己说,当年柴是“大家捧的名星”,而他自己“没有那麽大的名气”(周的记录)。既然是大家捧著柴,那麽远也不例外吧。所以,柴对远也就可能具有某种吸引力。在这样的情形下,远完全就有可能会找借口去单独接近柴(比如,柴说远拿色情片来给她看),想以强暴或诱惑或欺骗的方式来征服这位大家眼里的名星,这对于一些被人所轻视或变态的男人来说,或许是种仇恨,嫉妒,和男性骄傲的表现和发泄吧。

最后,从去年4月份柴公开说被远强暴这件事,她是在网上公开发表信件的,如果她是在诬告远的话,她的这些公开的文字都可能成为她将来被反告的证据,这点她是很清楚的,所以,她敢于这麽公开出来指控,其诬蔑的可能性很小,因她没什麽必要去冒这种被告诬陷罪的风险,否则一旦被远反告的话,她的后果也会很严重的。但是,都大半年过去了,远至今都还没对此事出来公开说任何话,而只是在与柴的会谈里,说了些话,且是由别人传出来。远这样的反应是很不正常的,如果他对此就是想沉默以对的话,那麽他从一开始都没必要去见柴,就随柴去说,或直接把柴告上法庭去。但他却跑去见柴,这就让人觉得他起初是很想私下去哄哄柴,尽可能地把事情应付过去。只是最终没达成他的希望,以致情形发展到让他无能面对和处理的状态。

当外人认为柴和远各说各话时,柴敢于去做测谎,而远却拒绝去做。虽然测谎不一定是100% 准确,但在同样都不知道自己测谎的结果的情形下,柴就敢去做,而远却不愿去做,从这点来看,远显得很心虚和没底气。柴敢于主动把这件事曝给她自己的丈夫,教会,甚至于公开在网上,而远至今都是处于很被动和尽量想应付过去的样子。所以,柴更像是站在起诉位置上的强暴案的受害者,而远的表现倒让他自己显得是落在被告的罪犯的位置上。

——更多小草的文章请见其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2214f50102v9w8.html
或作者的微博∶ http://weibo.com/u/1545737461

2015-02-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