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奥巴马总统的增税争议

曹长青




新年不久,美国总统奥巴马按惯例在国会发表了《国情咨文》,其要点是政府要更多投资国家基础建设,同时减免学费、增加福利开支等。

前天(2月1日)奥巴马总统提出了被《华盛顿邮报》称为“具进攻性的”(aggressive)高达四万亿美元的下年度(2016)财政预算,要把这种增税计划“法案化”。《纽约时报》则把它称之“更多乌托邦”(more utopian vision)。

政府开支可增至什麽程度?换言之,如果一届政府要举债,债务额有无限度?如果没有,那麽一届政府是不是就大幅举债,给下届政府(尤其是另一个政党执政)留下庞大债务?

美国的先贤们早就想到这个问题,所以在制度设计上,对“举债上限”做了规定,超过了上限就属违法。

但奥巴马上台后,就要打破这个“举债上限”,把借钱额扩大到历史新高。2009年,奥巴马上台第二年,在民主党控制的国会通过了法案,把“债务上限”猛加2900亿美元,增至12.4万亿美元。

随后美国的债务一路攀升,已创二战后新高,超过了美国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6万亿美元,2013年时的美国总负债额已占GDP比例的106%(达17.75万亿美元)。

虽然奥巴马政府的年度财政赤字最近两年有所下降,但据国会预算局预计,2018年以后联邦政府赤字将继续上涨。如政府不采取措施,2025年美国赤字将再次达到1万亿美元。在奥巴马上台后的第二年(2009),美国财政赤字曾达到创纪录的1.4万亿美元。

现在美国政府每花一块钱,其中4角是债务。在2011年时平均每个美国人就要支付800多美元的国债利息。目前每个美国家庭(平均以四口计算)要担负国债20万美元!

在这样严峻的债台高筑情况下,奥巴马总统还要巨额扩大政府开支。那麽钱从哪里来呢?奥巴马的对策是,对富人和美国企业的海外收入要大幅增税。

目前在国会参众两院都占多数席位的共和党已提出要杯葛这种增税法案。所以奥巴马的预算能否在国会过关,还是未知数。但已知的历史经验早已证明,这种大政府的福利社会主义政策不仅损害美国的经济,更是违反经济规律和人类常识的不道德之举。

首先,对富人和企业大幅增税,自然影响大众消费和企业扩大再生产。美国大众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70%!也就是美国经济发展的三分之二以上,要靠大众消费(买东西)。把富人的钱收缴了,当然影响消费(额度)。另外更严重的是,把企业的钱收缴了,企业当然就减少了开办更多工厂、扩大投资的可能,直接的结果就是导致招工减少,失业率无法降低。由此影响整个经济的快速复苏发展。

而减税,则一定促使经济发展。这是美国以及整个人类的经济历史无数次验证了的。例如代表西方世界的英美两国,英国在八十年代由于铁娘子撒切尔首相的大幅减税政策(个人最高税率被砍去43个百分点,从83%减至40%),才使英国经济复苏,国力上升。撒切尔夫人的大幅减税政策,后来被誉为“拯救了英国”。

在美国,跟撒切尔夫人联手进行了一场被称为“紧身衣”经济改革的共和党籍里根总统也是推行大幅减税政策,把当时最高个人税率70%一下子削去42个百分点,降至28%,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大幅度的减税,结果催生了美国随后长达110个月的经济扩张期。

道理很简单,减税,让老百姓(包括富人、中产阶级等)手里有钱,自然就会促进大众消费,这个“消费”一活跃,整个经济就活了起来。同样,企业手里有钱,就会扩大再生产,增加招工就业,失业率就会降下来。而企业的扩展,自然导致国家的税收底座扩大,整个经济和市场就充满活力,最后水涨船高,民富国强。

以现在美国两个最大的州为例,更能看出增税和减税导致的经济效果不同。美国最大的州是加州,人口最多、经济实力最强(GDP在全球排名第八,相当于整个法国)。但是,加州的财政赤字却已高达近两百亿美元。由于加州议会一直掌握在左派民主党手里,他们主张大政府,高福利,高税收,扩大政府开支,由此造成财政黑洞。有评论家称加州正在“第三世界化”,也有人说加州已成为美国土地上的“法国”,是美国灾难的开始。在重税政策下,很多加州居民已用脚投票,逃离加州,搬迁到附近没有州税的内华达州(只有四个多小时车路),或同样没有州税的德克萨斯州等。

美国的第二大州(无论人口还是土地面积)的德克萨斯,则和加州形成“两极”∶德州的州议会长期是共和党议员占多数(州长也是共和党),所以实行了小政府、低税收、充分市场经济的政策,结果德州产生了经济奇迹,全州失业率远低于整体美国。据美国劳工局数字,从2007到2014年,德州创造的就业工作机会,超过美国另外49个州的总和!

2013年10月底,《时代周刊》曾刊登封面故事介绍德州的成就,题目是“德克萨斯合众国——为什麽这个孤星州代表美国的未来”(The Unite State of Texas: Why the Lone Star State Is America’s Future? )。美国全称是“美利坚合众国”。这里《时代周刊》特意把它写成“德克萨斯合众国”,意思是德州代表著美国的未来,德州才是最原本的、最应该是的“美国”。有美国学者干脆把德州称为“美国的美国”。

德克萨斯州并不像加州、夏威夷等那麽气候宜人,甚至有人形容德州的四季是旱季、涝季、风雪季和风暴季。但迁居到德州的美国人的数量却超过了去其它任何一个州!

除了德州是美国不收州所得税的七个州之一外,更重要的是,德州有工作机会。《时代周刊》的特稿说,现在美国甚至时常有这样的车贴∶“我没生在德州,但我尽快来到这里”。就像很多外国人,“我没生在美国,但我想方设法来到美国。”

为什麽德州具有这样的吸引力?《时代周刊》说,因为她是全美国发展最迅速的大州,全美国五大发展最快的城市德州有三家∶奥斯丁、达拉斯、休斯敦。仅仅2012年一年,其它49个州移居德州的总人数为10.6万。自从2000年以来,德州净流入100多万人口。

穆迪研究报告称,到2015年底全美国就业增长前十大城市德州将占七个,其中前四大城市均在德州∶奥斯丁、麦克米伦、休斯敦、沃斯堡。只是从2002年至2011年这十年间,占美国8%人口的德州创造了全国近1/3的最高收入就业。全球唯一针对CEO和企业高层管理人员的杂志《首席执行官》(Chief Executive)杂志连续九年将德州评为最有利于发展的州。

为什麽德州取得这样孤星般的醒目成就?《德克萨斯月刊》资深编辑格里德(Erica Grieder)的解释可谓一语中的∶“所谓德州模式,主要是低税,减少政府对经济的束缚,即有限政府方式。”也就是实践了从英国思想家洛克,到米塞斯、哈耶克、弗里德曼,以及诺奇克、安兰德等主张的最小政府、消费者主权,走的是充分市场经济、原本资本主义的道路。最根本的是强调了“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价值。

两个月前美国中期选举结果,共和党不仅赢得了参众两院,而且在美国50个州中,有31个州共和党人当选了州长。这些保守派州长几乎全部都强调减税,要以德州为榜样。

其中亚利桑那州的新州长杜斯(Doug Ducey)不仅誓言只要他在州长位置就要逐年减税,而且还要最终取消州税,使亚利桑那州成为美国第八个没有州税的州。如果这点兑现,可想而知,将会有更多的加州居民搬迁到只有七八小时车路的亚利桑那;本已蓬勃发展的该州最大城市凤凰城,将会更吸引人。

在阿肯色州,两月前的中期选举,该州不仅产生共和党州长,而且该州的参众两院也都被共和党掌控,这是该州100多年来的第一次!《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这将有利于该州新当选州长实现他的竞选承诺∶推行大幅减税计划。

在伊利诺、马里兰、马萨诸塞这三个传统的民主党地盘的州,这次竟也选出共和党籍的州长。这三个州长也都要推行减税政策,以促使当地经济复苏发展。

这样的故事几乎发生在所有共和党州长身上。著名印度裔南卡州女州长、也是美国现任最年轻的州长(43岁)哈莉(Nikki Haley),连任州长后,则推出南卡州历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减税计划。如果你在网上进入Gov. Nikki Haley的网页,贯穿页面的是一行大字∶Largest Tax Cut(最大规模的减税),而且这行字母还被中间断线,意为“拦腰砍断”(税率)。下面的说明是∶现在我们州终于可以跟没有州税的田纳西、佛罗里达、德克萨斯州,以及比我们的税还低的北卡州、乔治亚州等竞争了。

在俄亥俄州,连任的州长卡西奇(John Kasich)一直推行减税政策,使俄亥俄的经复苏,成为德州式的奇迹。所以卡西奇也是2016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潜在竞争者之一。他不仅市场经济理念清晰,而且很有口才,曾经是福克斯电视的政治评论员。

也被视为2016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黑马的威斯康辛连任州长沃尔克(Scott Walker)说,“中期选举传递的信息是∶选民要更低的税收,更小的政府。”

在如此这般的舆论潮流下,奥巴马总统提出的下年度预算却又要大幅增税。这个美国第44任总统,他迄今为止的任期内给美国增加的国债,已经超过了前面43任总统的总和。奥巴马总统的增税预算不仅在共和党主掌的国会难以通过,更是跟美国选民对“小政府”的期待背道而驰。

2015年2月3日于美国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曹长青的脸书



2015-02-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