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凌俐∶远牧师,徐牧师,周牧师,柴玲,谁在撒谎?

作者∶凌俐

从去年11月感恩节前柴玲在她的女童之声网站公布给教会的第一封信,点出远志明强暴她,到现在第四封信,已经两个多月了,远志明先生到现在也没出来回应一个字。哪个人被指控强奸这麽严重的罪名而不出来抗议?只有一个原因,柴玲说的是事实,他没有办法了。尤其是他拒绝去做测谎,这不等于给出了答案吗?

柴玲的公开信里说,远志明就这件事有自己的版本,但既然柴玲已经把这件事情公开了,为什麽远志明却不把自己的版本拿出来?我想他是不敢让更多的人看到他那个版本,因为只跟小范围的二、三个牧师讲一下,是可以撒谎的,可是如果公开出来,就会有很多人,很多那个时期了解远志明的人知道,这里说的不对,那里不是那麽回事。

虽然那期间熟悉远志明的男人里面,像苏晓康那种没正气的人可能是大多数,知道远志明干坏事也护著他,但总还有其他人知道吧,万润南先生不是站出来了吗?很让人敬佩的。如果不是有这麽一个像男人样的人站出来,我差点以为中国男人差不多都是远志明苏晓康那类的,还有一个好像跟柴玲有刻骨仇恨的加拿大的刘先生,他那些歪理都没法跟他辩了,刚看到三妹的文章,她也是被那种男人的不讲理气够呛。

看了远志明请去作证的徐志秋牧师的证词,觉得他并没有资格,因为他跟远志明有私人关系,远志明太太女儿还住过他家,他对母女俩人印像很好。这就有人情世故在里面。就算他是公正的吧,那下面这句话也有严重问题。

徐牧师说∶“我认为柴玲单方面公布自己的版本,对于远志明牧师并不公平”。

但是你们三个牧师,徐、周、还有刘彤,统统不回答柴玲认真写的你们见面所谈内容的备忘录,而且刘彤牧师回答柴玲指控远志明强暴一事说,再也不要跟我提这件事。远志明的神州传播协会也不管,说那是远信主以前、参与神州传播协会之前的事。如果远志明信主之前、当牧师之前杀过人你们也用这个理由不管吗?你们连给柴玲一个回音都没有,压根不拿柴玲当回事。你们要柴玲怎麽办?难道不是你们逼迫柴玲公开写出来的吗?柴玲做的太正确了!你们这都是些什麽牧师?什麽教会?柴玲还是那麽一个大名人呢!不可想像,如果柴玲是一个无名小卒的话,你们这些号称基督徒的人,还是牧师们,不得把她欺负到去自杀吗!耶稣不是要你们爱敌人吗?我听远志明传教赞美耶稣,即使对那些杀害他的人,他都宽恕,他都去爱。那作为比柴玲早20年追随耶稣的人,即使柴玲冤枉了你,还没杀你吧,可别说爱柴玲,你们明明是都在一起欺负柴玲!就你们这种行径,不知把多少慕道友赶走了。

徐牧师文中还说,远志明“坦诚披露过自己婚姻中曾经有过的张力,承认自己的过错,并勇敢悔改,改善婚姻关系,以至有今天这样美满的家庭。”

什麽叫“婚姻中曾经有过的张力”啊?在柴玲指控他强暴之前,远志明“坦诚披露”过自己的婚外情吗?我只听他讲过发脾气、砸东西。徐牧师可能听的多,请指教一下∶

远志明的布道里,忏悔过他在巴黎对朱姓舞蹈演员的性侵犯吗?

远志明的布道里,忏悔过他跟朋友的太太同居吗?

远志明的布道里,忏悔过他曾跟一个女名人(柴玲)的“婚外性关系”吗?这里说婚外性关系,是因为远志明自己不承认是强暴。

远志明的布道里,忏悔过他不带太太,而想要带在北京时的女情人逃亡吗?这是最近在柴玲指控他强奸之后他才说的。

这是已经公布出来的。谁都知道,有一个被公布出来的,起码有几倍没有被公开的。

远志明跟周牧师说,他做过比强奸更坏的事,是什麽呢?三妹文章问,什麽比强奸更坏?是杀人放火?我看只有把情妇杀了才比强奸更严重吧。

徐牧师引用的这句圣经的话,“因为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太10:26)。他应该把这话去告诉给远志明。

那个周爱玲牧师感觉比徐牧师更差劲。她连这几个人的名字都不提,而是用拼音字头,什麽YZM,CL。连最基本的尊重人都不懂。上帝是这麽教她的吗?柴玲找这个女人去给她见证,是柴玲自己的错。听朋友说,周爱玲牧师是刘彤牧师按立的,要是这样的话,她怎麽可能得罪每个月都跟远志明一起吃饭的刘彤呢?

看到周爱玲这句话,“但我们提醒YZM∶‘依照CL的个性,若不照著她说的去做,她不会擅罢甘休的!等到她在网上乱写,你的名声,神的名及教会都会大大受损的!” 我差不多要跟柴玲一样生气了。这个打著牧师旗号的人,只想远志明的名声,教会的名誉,就是不替受害人想一点点。

她凭什麽说柴玲乱写呢?远志明的版本怎麽就不是乱写呢?柴玲第四封信对这点的回答很清楚,大家看看有没有道理。柴玲说∶“说这些话是对我个人的人格攻击!也相当误导人。请问,说我会在网上乱写,我的动机是什麽?只因别人‘不照我的意思做’,我就公开地到网上‘乱写’?不要忘记,我有丈夫、有孩子、有家人、有教会、有同工,有员工。如果我单单为了让别人照我的话去做就乱写,我难道不怕伤害我的家人吗?我丈夫、我家人、我教会的长老和同工,他们会允许我乱写吗?此外,在美国这个法治的国家,乱发表言论攻击别人是要担当法律责任的,难道我不怕被人控告毁谤吗?我会这麽无知吗?”

周爱玲牧师说“柴玲乱写”这句话是带有多麽大偏见的指控?这哪里像个应该做公正见证牧师在说话?简直是个没文化的街道委员会女主任。这一句话就证明了她从一开始就没有公义心,根本就不是一个公正的见证人。

周爱玲还说柴玲拿不出证据说远志明在普林斯顿期间跟朋友的妻子同居。这件事不是远志明本人当著他们几个人的面都承认了吗?周还要柴玲拿出证据,这个人是不是有点智商问题呀?

柴玲认为被强暴,要远志明道歉,远不承认强奸,不为强奸道歉,还说没罪的替有罪的承担,这不仅不是道歉,而是倒打一耙!可是那个周爱玲还硬逼著他俩拥抱,这麽强人所难的戏也要让柴玲做,简直是可恨。柴玲就是太软弱了。她到了去年六月还那麽软弱,可想而知二十多年前当然不会对远志明狠下心来去告警察。

很多人指责柴玲为什麽二十多年前不报案,这样指责柴玲的人你们去网上查一查资料,熟人之间的强暴高达80%!而且,在全部的强暴案中,90%选择不报案!就看柴玲这次迫不得已公开这事,受到多大的攻击,我们就可以明白,为什麽那些受害者不报案。柴玲都能受这麽大的攻击,无名小女人们,不被她的丈夫、男友给吞了,也得被周围熟人的唾沫给淹死。

但是,我也得说,柴玲找周爱玲这种人见证,是她自己眼瞎。还有那个什麽云牧师,他的品行、操守受到很多人非议,也有不少人说他是骗子。既然有这种说法,那至少要了解一下,找个没有争议的牧师去见证吧。所以,在他们四个人会面见证这件事上越描越糊涂,柴玲自己也有责任。现在远志明不出来说话,这里有几个矛盾,到底谁在说谎?

徐、周的见证都符合柴玲自己的说法,只有一次性行为,是在柴玲住处。

但柴玲说,远志明那天的版本是,柴玲去了远志明的住处,事情是发生在远志明住所;而且远志明版本说,他们后来还继续有男女关系(也就是性关系),以表示他第一次不是强奸。正因为远志明是那样一个版本,让柴玲很愤怒,所以她的公开信强调,她根本连车都没有,也不会开车,也不知道远志明住哪里,怎麽可能去远志明家。问题是,远志明那天到底怎麽说的?他的版本到底是什麽?

为什麽偏向远志明的徐牧师、周牧师也证明,远志明说,是发生在柴玲住处,柴玲穿睡衣开门,有意勾引远志明。

难道远志明版本的故事是柴玲编出来的吗?如果是她编的,为什麽要编?而且她为什麽还很愤怒、很愤怒地跟那个版本辩论?而且,柴玲如果撒谎,她怎麽敢把自己编的远志明版本给三位牧师,包括远志明本人,寄过去?她要撒谎,怎麽听到丈夫说可以测谎,很高兴有这种东西,而且马上去测,通过了,她没撒谎。

远志明都不敢去。这说明不仅是远志明有可能撒谎的问题,徐和周都可能有撒谎。所以他们三个人都需要去测谎。

远志明先生如果认为他不需要向教会、向大众有个交代,那我就不明白了,他以后怎麽再去布道呢?牧师其实和政治家一样,是必须面对大众的,你不仅有教会这个组织,有信徒需要相信你,还要用自己的样板让慕道友变成基督徒。柴玲不是就因为远志明的不管是强奸还是通奸就19年没有信教吗。现在被指控强奸这麽严重的问题都不回答一个字,怎麽再去传教呢?远志明这样的不面对,是对神的大不敬吧?

还有,那个写过《河殇》赞美西方海洋文明的苏晓康,原来以为他会文明一些,可看他在巴黎得知远志明被控强暴朱姓女舞蹈演员时,开记者会都只是护著远志明,一丁一点都不替受害人著想,哪有什麽文明概念。那是二十多年前,也算可以原谅。但那麽多年过去后还跟柴玲暴跳如雷、摔电话,原来跟远志明一个样。

柴玲第四封信说,苏晓康很生气,说公众也在猜强奸犯是不是他。我看也是,明知道巴黎的事情,当年就一点都不帮那个受害的朱女士,甚至嘲讽人家老,今天就怒斥柴玲,摔人电话,还要到远志明那儿去告状。这都什麽人呵?至少是精神强奸犯吧。跟一个不是他老婆而是外人的女人摔电话,还是柴玲这麽大名鼎鼎的人,要柴玲是个无名小卒的小女人,他还不把人家吞了。还宣言什麽蓝色海洋文明呢,我看他的做法像个没文化的中国城黑社会的人。

柴玲第四封公开信结尾有一段苏晓康看过该信的补充,跟柴玲2014年7月13日的备忘录有差距。

柴玲的记录是∶

苏晓康说∶当时(1989年)我跟远志明来到巴黎不久,我们都暂时住在难民营里。有一位妇女,她好像不是跟民运有关,也住在难民营里。她看我们是单身,很愿意帮助照顾我们。我跟远志明买了两条牛仔裤,有些长,远志明拿去找这位女士来帮我们裁短一点。我当时在外面跑有事。回到巴黎后听万润南说这位妇女告远志明强奸了她。老万说,我跟远志明很熟,我们是在一起搞连续剧的,说要我来处理。我就去了,好像是个记者招待会式的,一大堆记者都在那里等著我,都想问这个事情。我说,“这个女人比远志明大一把年纪,远志明怎麽会对她感兴趣哪?大家就“哄”地都笑了。然后就都散了,再什麽也没发生,就这麽,就这麽处理了。”

柴玲第四封信的结尾处∶

柴玲追记∶上述这第四封信发给苏晓康之后,2015年1月31日, 收到苏晓康的电邮。苏晓康在电邮中说(部分节选)∶“当时我对记者们陈述的两点意见∶第一、某某说远志明性侵她,只是单方面指控,远本人目前外出,不在巴黎,我们无从核实;但如果警察局现在就出面侦查处理这件事,进入刑事调查,我们民阵立刻就会表态。第二、某某女士和远志明,两人都不是未成年人,而且那位女士比远年纪还大几岁,所以强奸的事实不容易认定。这时候,那些记者才‘哄’的笑起来。”

我读这段话,感觉不对头。如果苏晓康真是像他上面所说那样回答记者的话,记者们有“哄笑”的可能吗?有那种心情吗?在面对有人被指控强暴的时候,一个代表组织出面的人认真回答的话,谁可能哄笑?柴玲记录的那个版本的说法,还有点哄笑的可能。

所以我认为苏晓康现在这些话不是撒谎,也是狡辩。说远志明当时不在巴黎,不能核实,他永远都没回巴黎吗?万润南先生不是说他们都是住在同一个难民营的吗。远志明以后永远都没回难民营吗?回来后苏晓康核实了吗?处理了吗?如果当时处理了,后来可能就不会有柴玲的事。

谁都知道,男人跟女人发生性关系,除了生理欲望,还有战胜欲。对方要是名女人,他就更想占有她,哪怕她是丑八怪。更何况,柴玲一点都不丑,二十多年前更是挺可人的小女人样,否则天安门广场上几十万上百万的最看重相貌的中国男人们就凭她长相不佳,也不会拜倒在她脚下,让她当总指挥。

我看那些中国男人在骂柴玲,就替柴玲庆幸,幸亏她嫁了个西方男人。不然她不仅可能再次不幸,我们也不可能知道远志明的恶行,因为她的中国丈夫打死也不会让她说出去。刚看到三妹的文章,说她的女友嫁法国男人的幸福。这种例子多了,周围嫁美国男人的女人,大多数比嫁中国男人的幸福。

所以中国男人们,你们先好好反省自己吧!还有,那些跟著野蛮的中国男人骂柴玲的愚蠢的中国女人们,你们也许只配被远志明这种男人践踏!

2015年2月3日

2015-02-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