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刘淇昆∶对柴玲给教会公开信的进一步貭疑

作者∶刘淇昆(加拿大)

柴女士写给教会的公开信,笔者一一拜读过了。信件既阅,疑窦丛生,于是投稿给曹长青先生的网站,对柴女士的强奸指控指出质疑。笔者对柴女士第三封信提出了两点置疑,未获任何答复。现在不揣冒昧,对她的第四封信再提出两点质疑。笔者并不奢望新的质疑会获得回答。

和以往一样,柴女士的公开信打著基督的旗号,抹著被强暴的眼泪,但是结果却露出了新的破绽。柴女士这次在信中试图为她在1991年秋,去远志明家探访并致送礼物作解释。她说在普林斯顿访问一对夫妇时,他们要去看望远志明夫妇(远的太太刚从中国来),邀请柴玲同行。柴玲曾推辞不去,对方问柴不去的原因,柴“不愿意说出被远志明强暴的原因,只好跟他们一起去了”。至于赠送礼品,柴玲辩解说是那对夫妇买的礼品,“为了客气把我的名字加上”。 柴女士的这些解释是笔者难以接受的。

柴女士自称被远志明强暴。在给教会的第一封公开信中,她这样形容对远的切齿痛恨∶“我的痛恨甚至到了我都不屑于再在我的记忆里,认为你是一个人,这麽多年 来,每当我听到你的名字时,我都在心里说一句‘伪君子’。只有这样,我才能继续生活下去”。既然怀有这种不共戴天的仇恨,怎麽还要和朋友一起去远志明家探望?对朋友的邀请,即使柴玲不愿说明被强暴的原委,不是轻易地可用“我还有别的事”、“我另有约会”推辞掉吗?柴女士是否要我们相信,她连这一点随机应变的能力都没有?难道推辞掉一个突如其来的、去朋友家探访的邀请,比去自己的强暴者家中作客、去和自己切齿痛恨的人握手言欢,还要困难吗?

柴女士在她自称的强奸事件发生后,对远志明倒底怀著什麽样的感情,在她写给教会的公开信里说法不一,前后矛盾。

在上面的引文中,柴女士告诉我们∶“这麽多年来”,她的痛恨使她已经不把远志明当作一个人了。可是对这个她如此痛恨的衣冠禽兽,柴女士当初为什麽不在事发之后举报呢?柴女士说∶“我为了保护民运的声誉”。真是奇哉怪也。远志明当时还是无名之辈,既非民运大佬,亦非“六四”的风云人物。他的声誉好坏,与民运的声誉无关。况且,一个民运人士道德败坏,就说明整个民运不道德吗?柴女士不至于这麽糊涂吧?

柴女士声称这麽多年来她对远志明切齿痛恨,是在第一封公开信中。可是就在同一封信中,她又表达了对远全然不同的感情。

柴女士说∶“2011年10月底或11初的时候,我给你发过一个电邮,说我已经饶恕了你在普林斯顿强暴我的事。你马上给我回了电话”。为什麽给远发这个电邮, 柴女士未作解释。从她的上下文看,这个电邮是柴主动发给远的。既然如此,柴女士把远志明视为“非人类”的切齿痛恨应该冰消瓦解了吧?

柴女士在信中接著告诉我们∶“2012年2月份左右,我在一个华人的教会图书馆里面看到你们制作的纪录片《十字架》。我看了后┅┅也在主面前为你的这份工作献上感恩。我也的确在2013年春天跟通过交换我的书来买十几盘录像,为的是让福音更广的传播。我也试图让自己饶恕,和解”。这里,柴女士不仅进一步表达了她对远的“饶恕、和解”之情,而且对远的工作表示赞赏。

可是,这和她下面说的话就“满拧”了。“2012年11月份时,在兄弟姐妹为我做医治释放的时候,基督突然让我感到你在1990年在普林斯顿对我的强暴是多麽深深的伤害著我”。于是柴女士对远志明不共戴天的仇恨死灰复燃了,而且这是奉基督之名。可是如何解释,她在不久之后的2013年春天,“通过交换我的书来买十几盘(远志明的)录像”呢?

2013年,柴女士的情感到底如何,她在第四封公开信中是这样说的∶“2013年 成了个很困难很困惑的一年。远志明的抵赖,撒谎,刘彤牧师对我的反应,其他牧者不同程度上的不理不睬,还有因女童之声事工方面来的攻击,让我实在痛苦,甚至几乎失去对神的信仰。不时苦到经常有再要自杀的念头等┅┅我被带到了死亡的边缘,每天开车去上班不知道晚上能否愿意再开回到家里。有时看到一棵树也会有要撞上去的念头”。真是痛不欲生呵!而且柴女士宣布∶“几乎失去对神的信仰”。如果柴女士所言不虚,请问又如何解释她在第一封信中说的,她在2013年春天和远志明通过教会交换各自的作品,而且“为的是让福音更广的传播”?

对这些前后不一、自相矛盾的陈情、叙述,我们不知道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是假的,可否请高人指点一下?

柴女士掀起这一场控诉远志明强奸的大风波,据她自己讲“是想用这件事情来说明饶恕的力量,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基督饶恕的大军”。但是,柴女士张口闭口称远先生为“强奸犯”,而且对所有未坚决支持她的人,表达了不加掩饰的不满,无论是对民运人士(如苏晓康),还是对态度真诚、谦和的多位牧师。柴女士可真是饶恕别人的光辉典范!

2015年2月1日

2015-02-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