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解牛∶非基督徒对远志明与柴玲之间“强暴纠纷”的看法!

作者∶解牛

柴玲远志明的纠纷公诸大众以来,看了很多评论,感觉没几篇中肯的。由此可以看出大多数华人思维能力的欠缺。

我的一个小群里,有“右派”朋友首先质疑这是中国政府打压基督教的最新举措,进而质疑柴玲被中国政府收买充当打手了。这阴谋论的水准,跟神经兮兮的左派没相差多少。

另有热忱的基督教徒,竭力质疑柴玲撒谎,骂柴堕胎四次道德败坏,吵到最后就成了∶柴玲这种堕落的女人,被强奸也不能怪别人。乖乖,这不就是李天一律师的逻辑吗?把李天一的受害人说成是妓女,然后辩护说强奸妓女算不得什麽。

我为什麽称这事件是柴玲远志明“纠纷”,而不是柴玲远志明“案件”呢?因为这不是司法案件了。事件过了司法追溯期了,柴玲没有去警察局报案,没有打算将远志明绳之以法。所以,用司法的标准来评判这件事没有意义。

柴玲所诉求的,从好的方面讲∶1)为教会清理门户,揭穿伪善的牧师;2)警醒其他女性,小心远这匹“披著牧羊袍”的狼。从坏的说去,就是是要远身败名裂。不管怎麽说,只要柴玲的故事没有太多添油加醋,她的诉求都有正当性。不管任何人怎麽揣度她的动机,只要她没诬控,动机是另一码事。

这种事情,当时没有第三人在场。没有第三人在场的事情,是否一定都会变成“她说┅他说┅”的罗生门?恐怕未必。柴想了一个办法,她做了测谎试验,用测谎试验来证明她的故事的真实性。测谎试验没有百分百准确,但也有相当可靠度,否则不会成为司法取证的手段。而远志明就不敢接受测谎试验。这远的可信度就差了一大截。

即使没有测谎,以我听故事的人来判断,我也倾向柴的可信度。首先,柴的故事本身,细节具体,不是一个粗糙的故事,也没有破绽百出自相矛盾之处;更重要的是,柴的故事,符合人性,而远的故事,不符合人性。

为什麽这麽说呢?柴和远都承认发生了性关系。依照远的说法,当时是两情相悦;既然是两情相悦,一夜情,那麽之后即使恩断义绝,也没有仇恨的必要。仇恨总要有个因子,是柴要求小三上位不成?是柴向远借钱被拒? ┅┅ 远的故事没有解释柴对他的仇恨来源,不符合人性的规律,所以远的故事可信度很低。

而依照柴的故事,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因为柴是被强奸,所以柴仇恨远。因为远作为牧师,在此事上依旧撒谎不道歉,所以柴一定要捅出来。因为3%的男人干了90%的强奸案,因为每个强奸犯往往都犯了不止一次强奸案,因为这个强奸犯至今隐瞒罪行,所以受害人要公诸于众才能有效杜绝其再犯。为什麽过了这麽多年才说?因为她现在是基督徒了,信仰给了她这勇气。

有人说,柴这麽干不是影响自己声誉、影响夫妻感情?呵呵,这只是文明程度相当欠缺的一些中国人的想法。在这件事上,柴是受害人,不是加害人。人家老公十分支持她的义举。写到这里,想想柴玲离婚嫁个美国人真对了,否则一定被华人老公给气死。反正,经由这事,我对柴刮目相看。虽然我不信教,但我鄙视虚虚伪伪的教徒,鄙视马马虎虎的信仰。看起来柴玲是信得比较认真执著的,可能受她老公的影响。

如果远牧师要人相信他的故事,如今很难。因为他没办法解释柴玲对他的仇恨。说柴玲是敲诈勒索?呵呵,柴老板如今比远牧师富有得多。柴是出名狂?当年的“民主女神”早就名扬天下了。再剩下的解释,只好说柴是“神经病”了。这个实在不好随便说,如果柴老板转身再抖出一张精神鉴定正常的报告来,怎麽办?

远牧师当然可以继续现在的不理不应的策略。问题是远干啥的不好,要干牧师呢?没有人格的号召力,谁听牧师的讲道?你可以不理不应,但人家对你就不信。有基督徒说这是过去的过犯,如今旧事已过,悔改重生了。可是,远牧师当基督徒20多年了,为什麽以前不为这事悔改呢?20多年里他声情并茂劝人悔改是怎麽回事?自己不悔改还劝人悔改?

远牧师现在出来沉重悔改?恐怕晚了。现在公开悔改,即使虔诚真心,别人怎麽相信? “远被逼没法子了,才不得不厚著脸皮悔改过关,反正又不用服刑”。假如现在还在司法追溯期内,这事反而好办一点。远主动到警局自首,受一两年的刑期,显示真心悔改。以后以自己的沉痛教训做反面教材,继续传福音,还勉强可能。麻烦呀麻烦,现在监狱不收他了。

所以,远这个牧师,这辈子恐怕都被废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就此也劝劝基督徒朋友,维护远要讲道理。上帝不缺人才,他要兴起谁就兴起谁,不要以为没了远, 福音就传不了了。如果现在柴和远都讲道,有朋友非要拉我去的话,我宁可听柴玲的。

许多人谈论此事都没有从受害者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也根本不理解受害者的心理。他们不知道受害者很多情况下对迫害者都不是仇恨的问题,而是被恐惧压倒了一切。许多拿女方是否贞洁来作话题,诸不知强暴根本不仅仅是甚至主要不是一个淫乱罪,而是仇恨和凶杀罪。女方贞洁与否,从法律上看是一个不相关的法庭不讨论的问题,而在仇恨和凶杀罪的层面上说,也是一个不相关的变量。男人不是由于性欲去强奸,而是由于恶意去强奸。

中国人的文化基因里正义感并不特别强。中国人不习惯去理解受害者的心理,也不觉得有这种必要,也不懂什麽是精神创伤。中国人却往往无意中倾向于把自己代入害人者的位置,然后再以道德高标(在教会里则是属灵)面目行和稀泥之实,甚至是为害人者开脱之实。这套东西在洋人那里不大吃得开,但在中国人圈子里,特别吃得开。可以称为“以属灵面目出现的犬儒主义”。

January 24, 2015

2015-01-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