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悼念另类台湾人郑正煜社长

曹长青

明天(1月25日)台湾南社将在高雄举行前社长郑正煜先生的追思会。郑先生在和肝癌搏斗了十多年之后,于去年国际人权日(12月10日)那天去世。在他去世之前二个月,藉到台湾参加《台湾人民自救宣言》五十周年纪念之际,我和妻子跟政论家金恒炜夫妇,以及绿色逗阵的王美秀(应为王字旁加秀字。本网无法显示这个字。抱歉)理事长等,一起去看望了郑社长。他当时在家里,已无法站立,躺在沙发上,说话很艰难,但仍对台湾的前途、中国的民主等,热切地发表了看法。那场面还历历在目,令人既感伤,更感慨。

我跟郑社长交往并不多,但他是我敬佩的那种“另类台湾人”。所谓“另类”,就是不像很多人那麽“乡愿”。乡愿,就是昧于是非、讨好他人、没有立场;《论语》斥乡愿为“德之贼也”。换句话说,就是没有道德勇气、随波逐流、西瓜偎大边。人类无数的困境和灾难,都是多数人乡愿的恶果。正如爱恩斯坦所说,“沉默的好人就是邪恶的同谋”。在大是大非面前,不敢出声,或懒得出声,是华人社会的邪气总有很大气场的重要原因。

我对郑正煜先生的钦佩有如下这几点,其中最主要的一方面,就是他那种敢于逆邪气而上的精神。

第一,对中国民主化的呼吁和推动。

大家都知道,郑正煜是一个很台独、很强调台湾本土、台湾学、台语教育的台湾人。一般人的成见是,这种人一定会是反中国的,或至少对中国的事务冷漠、不关心。但郑先生恰恰同时又是整个台湾最支持中国民主化,最为中国异议人士受迫害而公开发声、强力声援的人之一。他的“独”,不是强调什麽血缘地缘甚至DNA,而是人民的选择权利,就和他强调台湾人民有权利学台语文化是一样的。当时他喘息艰难地跟我们说,他的母亲、儿媳都是外省人,在他们家,没有族群省级之分(之争)。他说中国异议人士、前北京大学副教授焦国标访问台湾时,他们就谈得很融洽,共同的强调人民权利的理念,把他们连结成一起。

早在2007年,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被秘密逮捕、下落不明之际,郑正煜曾与朋友在《自由时报》发表文章“抢救高智晟”。指出“至今我们所接触的法轮gong(本网无法显示这个字,只好用拼音代替。下同)学员,都是遵守法规并且具有较高道德修为的现代世界公民。然而法轮gong学员在中国却以违法恶徒遭受大规模的迫害、刑求、虐杀。” “我们要郑重请求与中国政权有所联系的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马英九,如果正视人权,就有义务、有责任立即为高智晟的安危、自由与法律权益,对中国的当权者做公开性的表示。”

台湾政府(蓝绿同样)不给被迫害的中国民运/异议人士政治庇护,是导致很多中国异议人士对台湾政府不满的一个原因。据我所知,很少人像郑正煜那样,发表题为《力挺中国的民主运动》的文章,旗帜鲜明地声援中国被迫害的异议人士,呼吁台湾立法,给予中国民运人士政治庇护。强调「中国民运人士充满血泪的际遇,我国政府与民间不可不有合理的‘人道’! ““如何催化中国民主、理性的力量,变成中国、台湾与世界的一个共同课题。”这点让我很感动。

郑正煜的这方面文章,被多家海外中国民运刊物转载,受到赞誉。一个老台独这样热心支持中国民运,给人启迪和鼓舞的力量。

我们去看望他时,躺在沙发上的郑先生,几乎每说几句话,亲人就要用吸管给他喂水。当时大家感到不舍,但他仍坚持要说。我记忆中,他谈话的多半内容都和中国的民主化有关,甚至说如果身体恢复一些,要组织召开记者会,看怎样声援中国的民主运动。一个绝症缠身、康复无望的人,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后事,而是支持中国的民主。那虚弱的声音中,让人感到一股强大的人格力量!

第二,敢于公开发声批评妥协派。

相当有一些台湾人,只要是绿营的人,或者是台湾人,不管他做怎样离谱、甚至错误的事情,都三缄其口,不愿公开批评,甚至一定要护著。这就是乡愿的一种表现。但郑正煜不一样,他看到错误,看到矫情,看到乡愿,就敢公开发声批评,他是少数不怕得罪权贵的人之一。

例如在前民进党主席谢长廷跑到中国去拜祖哭泣时,郑正煜就连续发表了两篇文章指出,对中国官方假哭以输诚的谢长廷,早就跟中共对台统战头目成为“哥们”,被人称兄道弟,成了“老共的长廷兄”。他并具体回忆1993年跟谢长廷一起到中国那次,这位后来做了高雄市长和民进党主席的人,却在共产党人面前唯唯诺诺,从不敢提台湾的主权。而且谢长廷担任高雄市长后,还提出什麽“宪法一中、一国两市”等,甚至“派遣密使进入中国”。这些,都让刚直正派的郑正煜看不下去,他公开撰文批评。上次去看望他时,他还说,等身体好一些,还要再写有关谢长廷的文字。

在台派知识分子中,像郑正煜这样敢于公开对朝拜北京、跟共产党统战学者称兄道弟的民进党高层人物指名道姓批评的,实为不多见。这正是郑正煜不乡愿、坚持是非的品德和气质。

第三,敢于为受政治迫害的陈水扁喊冤。

陈水扁刚卸任总统不到几小时,就被国民党政府起诉。舆论审判、未审先判,押人取供等,一时间,几乎蓝绿全都给第一位台湾人总统定了罪。那个时候,谁敢站出来替陈水扁说句公道话,不是被指偏袒贪腐,就是被诬拿了陈水扁的钱。更有不少真拿了陈水扁的钱(竞选经费等)的民进党人士避之不及,甚至公开跟陈水扁切割。

在那种高压气氛下,郑正煜又是独树一帜,公开高调地站出来为陈水扁说话,虽然他从来没有竞选过公职、没有获得过陈水扁的经费支持。他秉持良知,更有清醒的头脑,早早就认知到,扁案不是司法案,而是政治案、清算案。国民党是报复那个拿走了总统府八年的台湾人,陈水扁成了国民党反攻倒算的“祭品”。

郑正煜不是没有压力,他曾写道,曾有非常支持他的老师,还有老友,因此跟他“绝交”,甚至公开说,没想到他“竟是这种人”,意思是跟贪腐站到一起。

但郑正煜毫无所动,坚信自己的判断。他不仅公开撰文声援陈水扁的司法人权,还积极参与救援活动。据说整个台湾,除了陈水扁的家人之外,郑正煜可能是到监狱看望陈水扁次数最多的人。他不仅不避讳,甚至高调声援,展示一个独立知识分子的道德良知,和敢于对抗(被错误信息误导的)芸芸众生的勇气!

也是积极声援陈水扁司法人权的前北社社长陈昭姿女士说,“郑正煜是少数在过去6年多来对于救扁一事始终奋力不懈的老战友。” “或许郑社长会很感叹,没能亲眼看到陈总统离开监狱吧。”

但那样关注台湾的郑社长,他的灵魂是不会休息的,在另一个世界,一定仍在目不转睛地盯著台湾的一举一动,一定在为陈水扁前总统能够离开监狱而庆幸高兴,他更为台湾人民的下一次选举胜利,为台湾语言教育目标的最终实现,而祈福。

郑社长走了,但他那种不乡愿的精神永存。那就是坚持理念,不懈实践,不怯懦,不向错误的多数妥协,至死做一个勇敢的台湾人。郑正煜这样的台湾人越多,台湾迈向正常社会的步伐才可能越快!

2015年1月24日于美国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曹长青的脸书



2015-01-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