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曾用名不行∶对周爱玲牧师所写的远志明和柴玲见面记录的质疑

作者∶曾用名不行

读过周牧师这篇“记录”的人,相信只要凭著一颗公正的心,不难看出这个记录里遮遮掩掩的偏袒言辞。但相比较之下,周爱玲牧师也许只是存在一些偏见而已,和那个基督徒名牧徐博士还不同,徐博士的虚伪和卑鄙洋溢在他的那篇为远志明所做的无耻辩护书中。对周牧师记录的几点质疑如下∶

1.“我实在不能明白爲什麽Y如C所说强暴她之后,要说这些话!此外,若是两情相悦,更不可能在性关系后说这些话!”所谓记录,就是要如实记录调节听证过程中的真实情况或者叙述,任何个人的猜测和臆想及其怀疑都是多余,都是不负责任的。相信周牧师明白这个事件的利害关系,事关当事人的冤情,事关教会的公义和圣洁。这些格外加入的“评论”出现在“记录”或者“备忘录”中似乎不妥。

2. “是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发生的性行为。后来一直有来往,但不再有性关系。”按照徐博士的记录,远牧师的陈述是“接近两情相悦”,这个至关重要的“接近”在这篇记录里没有出现,是周牧师当时没听见,还是有意回避,淡化?

3. “Y则称在信主以前,干过许多坏事,比C现在指控强暴的更恶的事都干过,在主面前,赤露敞开,没有什麽罪不能认的”。在我看来,对女性的强暴,不仅仅在司法面前是重罪,在神的家里,更是重罪。比强暴更恶的事远牧师都干过,不知道周牧师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那更恶的事是什麽,不知道远牧师有没有勇气,把那个更恶的事说出来?

4. “我们希望她顾及Y的隐私权。”这个“记录”还有徐志秋的那个“真相”都是在没有征得当事人双方的认可自行公开发布的。试问我们两位神的仆人,两位牧师,你们真的在乎弟兄姐妹的隐私吗?

5. 我们也只能依照当时所听见的证词及观察他们当时的反应,按常理(Common Sense),逻辑(Logic)及他们平时说话/行事的一致性(Credit ability)来作出判断。周牧师在这里似乎有意利用柴玲姐妹的“坏”名声来诱导读者得出柴的指证不可信的结论。柴玲姐妹也是一个有丈夫,有父母亲戚,更是有三个孩子的母亲,而且也是受洗归了主。我知道很多基督徒都认定柴是诬告,她这样大张旗鼓的来公开诬告,符合COMMON SENSE吗?

6. “虽然他们二人对于此事各执一词,但是至终他们都同意承认犯了淫乱的罪,得罪神,得罪对方及自己的配偶。”这是最让人不能理解的地方。柴本来是指证远牧师强奸,周牧师凭什麽记录成了两个人都同意犯了淫乱的罪?柴玲要是同意了这个结论,她还找你们见证什麽?根据前文,柴玲“坚称Y强暴了她,并要求Y向她认罪”,这说明柴玲没有承认是两情相悦,那麽柴玲会承认犯了淫乱的罪?周牧师似乎又一次忘记了common sense而出现重大记录失误。有意还是无意?

7. 我也告诉Y说,虽然他不承认强暴C,但是C感觉受了强暴,是否可以为了她当时的感觉来向她道歉,好叫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这是让我最痛恨的一句说辞,我们的教会里多少善良的弟兄姐妹有著同样的观点?“感受”一词和徐博士的“记忆错乱”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试图弄清事实,不试图求主赐智慧讨得公正,却鼓励远牧师敷衍了事,息事宁人!敢问周牧师是否真正在为主做工?

8. “但我们提醒Y∶“依照C的个性,若不照著她说的去做,她不会擅罢甘休的!等到她在网上乱写,你的名声,神的名及教会都会大大受损的!” 这里我不得不对周牧师的人品有所质疑。要知道,柴玲姐妹是因为对你的极大信任才选择你作为见证和调解人的。你却在一开始就对柴抱有这麽大的成见,如果你是个负责任的牧师,对弟兄姐妹有爱心的牧师,如果你已经早就断定柴玲姐妹会“在网上乱写”,你要麽选择不介入,要麽一开始就出来指责柴玲,要麽选择放弃已有的偏见,你怎麽可以一方面承托著姐妹的信任,却私下里对有著严重强奸嫌疑的远牧师“出谋划策”,告诉他不能轻易认罪呢?在此,我对柴的轻信深感同情。

主啊,求你借著这个事件,剥开那些妄称主名的虚伪者的外衣,无论他们有著什麽样的头衔,头顶罩著什麽样的华丽光环,让罪恶真正暴露在阳光之下,还神的家以公义和圣洁!

2015年1月24日

2015-01-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