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周爱玲牧师所写的远志明和柴玲见面记录

作者∶周爱玲

日期∶6/24/2014星期二

时间∶9:30am-2:30pm

地点∶波士顿生命河灵粮堂

参加人员∶Y牧师,徐志秋(爲Y所邀请参与见证/仲裁的牧师),C,周爱玲(爲CL所邀请参与见证/仲裁的牧师)

Y牧师及徐志秋牧师约9:20am抵达Acton,MA波士顿生命河灵粮堂,周爱玲牧师已在教会等候,会合后到二楼会议室等候C姊妹的到来,我们等到已过了聚会预定的时间,C姐妹仍然没有出现,也没有来电话,后来我就打电话给她,她说她昨晚没睡好,不舒服,可否改时间会面,我说不可以,奶要求YZM从加州过来对质,以表明他的诚意,况且奶ㄧ直认为他ㄧ定会因爲畏罪不敢来波士顿与奶对质,现在好不容易约好了时间,我要她赶快过来参与会议,因为Y当天下午的班机就得赶回加州。C约10:30am抵达教会。

会议开始时,我们先做了个祷告,求主掌权,并说明他们二人必须在神,在人面前坦诚布公,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毫无隐瞒的陈述24年前所发生的事情,应C的要求,由Y先发言,C再发言。

Y说当时在普林斯顿,C因80年代末事件,很有名,是大家捧著的明星,对人颐指气使,他当时没有那麽大的名气,大家常在一起参与一些活动,C没车,偶而需要他接送,去Macy’s买东西等杂事,也帮过她搬家。有一天,二人看电视到很晚,有亲昵,但没有性关系。后来C打电话给他,要他过来,当他抵达时,她穿著睡衣来应门,他觉得她引诱他,后来进入卧室,进而发生性关系,是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发生的性行为。后来一直有来往,但不再有性关系。(C反驳说他们只见过一次面,但并没有对Y性爱的描述部分提出异议或抗议)

C说Y一日来找她,说是要给她看他制作的影片,她不疑有他,但没想到竟是黄色录影带,她觉得被骗,很难为情,要关掉放映机,Y就抓住她,在地上强暴了她,完事后,还向她说了一段狠话,是有关因一胎化而被堕掉的婴孩的话。(这段话可以参看C的自述)。(Y辩说他没有给她看录影带,做爱之后也没有说那些话,他重申他没有强暴她。)

只是徐志秋和我对C陈述说当Y强暴她后所说的一番话,分别提出质疑,徐牧师在他的记录里有记载他的疑问,我就不再详述。我问C∶“奶当时很关注堕胎或ㄧ胎化的议题吗?”她说∶“没有!”我又问∶“奶当时参与任何与反对ㄧ胎化有关的组织吗?”她也说∶“没有!”我实在不能明白爲什麽Y如C所说强暴她之后,要说这些话!此外,若是两情相悦,更不可能在性关系后说这些话!

听完两人的陈述后,我和徐牧师都认为你们两人是不是讲同一件事啊?怎麽出入这麽大?我问Y你是否有可能记错人?同时我也讶异C对于24年前所发生的事,她的记得那麽清楚!可惜的是双方在当时都无法提出支持他们说法的人证或物证,C虽说她听说当时Y也曾有强暴或同居等类似的事件发生,但是C也无法当场提供受害人的名字或任何刑事记录做佐证,而且这件事发生在24年前,我们也无法还原当时的情况;又已过了法律诉讼的时效,我们也不能依法请司法人员介入或提出诉讼。他们两人,到底是谁在说实话?谁在说谎话?对我们参与协调的人是很大的挑战,我们也只能依照当时所听见的证词及观察他们当时的反应,按常理(Common Sense),逻辑(Logic)及他们平时说话/行事的一致性(Credit ability)来作出判断。

C坚称Y强暴了她,并要求Y向她认罪,并且要求Y公开登报道歉,并赔偿她的精神损失;她也要写公开信向大众解释她上封信中所提及被强暴之事的来龙去脉。因她认为依据性侵犯案例的再犯率,Y侵犯的可能不止她一个,她要为那些Y被害人发声。我请她举出人证,来证明Y继续犯罪,或是Y在成为牧师后有犯下这样的性侵或强暴的案例。但C未能举证。

Y则称在信主以前,干过许多坏事,比C现在指控强暴的更恶的事都干过,在主面前,赤露敞开,没有什麽罪不能认的,“但是没做过的事,我也不能承认,奶不能强加我罪名,要我承认我没有做过的事!”

我和徐牧师对于C要Y登报道歉及赔偿的要求提出异议,但C依据路加福音19:8,认为Y应该效仿撒该,悔改后赔偿别人;而我们告诉她那是撒该自己蒙主光照,愿意偿还别人。我们引用马太福音6:14-15及18:21-35的教导弟兄姐妹之间应该彼此饶恕,甚至达到七十个七次,因为神已经藉著耶稣基督饶恕了我们一切的过犯,我们也要愿意饶恕过去伤害过我们的人;我们若不从心里饶恕别人,天父也不饶恕我们。C同意我们的提议,但仍坚持要公开今日的会谈的细节,写文成文字登在网上。我们希望她顾及Y的隐私权并提醒她哥林多前书6:6-7的圣经原则,但她不接受。她说她要向读者交代她上篇文章提及的被强暴之事。

虽然他们二人对于此事各执一词,但是至终他们都同意承认犯了淫乱的罪,得罪神,得罪对方及自己的配偶,依照约翰一书1:9的经文,并为此认罪,我也告诉Y说,虽然他不承认强暴C,但是C感觉受了强暴,是否可以为了她当时的感觉来向她道歉,好叫这件事情到此为止?Y也很诚意地多次向C道歉,请求饶恕,愿意彼此和好;若主许可,将来有机会还可以ㄧ起同工。C强调要让Y的牧长知道此事,并继续监督。最后由我为他们祷告,祝福,彼此握手,拥抱结束。

这次协调会的内容及结果将由徐志秋牧师及周爱玲牧师两位见证人各写一份备忘录向Y的机构及教会报告。

*另一位参与调解这事的云牧师(天上人),为了息事宁人,之前也多次和Y说∶“你就承认强暴她了吧!事情就可以结束了”。但我们提醒Y∶“依照C的个性,若不照著她说的去做,她不会擅罢甘休的!等到她在网上乱写,你的名声,神的名及教会都会大大受损的!”但是Y坚称他可以默默承受误解,但不能公开承认他没有犯过的罪。

*C事后不满意协调的结果,另请美国教会牧者出面,继而提出要Y做测谎试验的要求。并将事件登于网络。

2015-01-14

2015-01-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