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吕秀莲简直昏了头

曹长青

多维网27日转载了台湾一条消息,说“吕秀莲对车臣武装份子表达同情之意”。我一开始怀疑这条消息的准确性,但找到消息出处,才发现这条消息不仅是真的,而且吕秀莲本人的话更令人吃惊地超出想像。

据台北“东森新闻网”27日报道:台湾副总统吕秀莲在参加一项集会时表示同情车臣游击队,认为他们有庄严的一面,不完全是恐怖活动。吕秀莲说∶“我觉得车游事件,我们要公道的讲,不能谴责这些人,因为在这次车游事件中,也有很多车臣妇女参与,她们是因为自己的丈夫与孩子在俄罗斯镇压车臣独立的战争中被杀害,且本身也受到凌辱,不得以才站起来对抗。”

这篇报道还说:“吕秀莲表示,她认为这次的车游事件是车臣人民为了对抗强势的外力侵入才采取的行动,行动本身是‘庄严悲壮’的,也反映出战争残酷的本质。”

吕秀莲这番荒唐的讲话至少有下述三点严重错误:

第一,站在了人类文明和国际社会的对立面:

车臣人用绑架和杀害平民的方式来谋求政治目的,被国际舆论一致定性是“恐怖主义”。即使穆斯林社会,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领导人对这种做法公开表示同情,更没有支持;甚至连伊拉克的萨达姆都不同意这麽干;即使车臣的“总统”都一再声称,占领莫斯科剧场的人和他们“没有关系”,虽然恐怖份子表示是受车臣总统指挥的。恐怕在整个人类社会中只有台湾的“副总统”对恐怖份子的暴行给予公开的“同情”,还居然把这种绑架平民做人质的凶残行为称为“庄严悲壮”。吕秀莲这种无视人类文明、人类基本常识的言论简直令人震惊地不可思议。

第二,与台湾政府的反恐政策严重冲突:

九一一事件发生後,陈水扁政府曾通过决议,支持全球反恐。不久前台湾还公开表示支持美国对伊拉克采取军事行动。吕秀莲作为“副总统”,从最起码的政治常识来说,至少应该和其政府的对外政策保持一致。现在她居然公开“同情”用绑架和杀害平民的手段来谋取政治目的、完完全全的恐怖主义行为,到底是她想暗示台湾政府表里不一,还是表示她和台湾政府的观点背道而驰?

第三,“知识人”的无知和弱智:

吕秀莲不是从阿里山来的农妇,她在哈佛大学获得过学位。即使不以政府官员身份,仅从她是个受到过高等教育的人的角度,她的这番讲话也是完全不可原谅的无知和弱智。

首先,在俄国政府没有公布这些恐怖份子的身份和背景资料之前,吕秀莲就得出她们的“丈夫与孩子在俄罗斯镇压车臣独立的战争中被杀害,且本身也受到凌辱,不得以才站起来对抗”的结论。台湾怎麽可能有这些恐怖份子的“独家情报”?这显然是吕秀莲把媒体上猜测的东西当作了事实。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怎麽可以这样随意信口开河?

其次,吕秀莲强调这些恐怖份子“失去丈夫和孩子”,且不说这是不是事实(到底这些人的丈夫是平民还是恐怖份子?如果死了,又是在怎样的情况下,目前根本没有准确资讯),即使从女性和孩子角度,那750多名人质中,有多少是女性和儿童?她们受到的死亡恐吓,孩子受到的可能影响一生的心灵创伤,还有那些被无辜地枪杀的女性人质,怎麽都不在吕秀莲“强调”的范围?

任何一个人身上绑了炸药要杀死平民的时候,他们就和女性、儿童这些概念毫无关系,和人的概念毫无关系,他们只是魔鬼和畜生。美国刚抓获的连环杀手之一是个17岁的少年,但美国司法部门已经决定将把他当成年人起诉。当他可以用子弹把平民的头颅炸开花的一瞬间,人和魔鬼的概念就区分开了。

车臣冲突已近十年,有复杂的历史和政治原因。俄国军队在镇压车臣独立的行动中导致平民的死亡,以及滥用暴力的行为当然应该受到谴责(西方社会,包括美国一直在谴责),但俄国的军事行动(他们并非刻意找平民去杀害!)绝不可以成为车臣施行恐怖主义的理由,更不能使他们的残忍变成“庄严悲壮”。

CNN报道说,人质中一名20岁的俄国姑娘,因使用手机欲与家人通话,就被恐怖份子一枪打死了。俄国Interfax新闻社的女记者车雅克(Olga Chernyak)是人质之一,她被解救後对《纽约时报》说,恐怖份子做出通牒,说如果凌晨6点克里姆林宫不答应他们的条件,就开始杀人质。但他们在凌晨2点就开始杀人,把一男一女两个人质枪杀了,这位记者亲眼看到,子弹“是从那个男的眼睛打进去的”。

吕秀莲说,这是“车臣人民为了对抗强势的外力侵入才采取的行动”。但据《纽约时报》27日的报道,这些恐怖份子,有的来自也门,有的来自沙特阿拉伯。被解救的人质回忆说,那些女游击队员,在杀人前用阿拉伯语高喊“光荣属於阿拉!”领导这些“妇女”的恐怖份子头子说,他们“想死的渴望比这些人质想活的愿望还强烈”。

那位俄国女记者还回忆说,在恐怖份子开始杀人质之後,那些女恐怖份子们,迅速坐到了剧场座位上,手里握著通过电线连著阳台和柱子上爆炸物的控制器,表情“相当幸福”。如果俄国不是使用催眠气体这种“特殊手段”,恐怕这七百多人质,还有抢救人员等,都会被这种没有任何“底限”的畜生们炸死。28日FOX电视台在莫斯科的采访一位刚刚脱险的人质,他说,如果不是靠特殊手段处理恐怖份子,“他们会杀死所有的人质。”难道如此残忍、邪恶的行为是“庄严悲壮的”?吕秀莲从哈佛获得的是什麽教育?

台湾媒体说,吕秀莲“虔诚笃信佛教”。而佛教的基本教义是不杀生。这麽多无辜的生命被恐怖份子夺去了(那些被煤气熏死的人们当然完全归罪於恐怖份子!),吕秀莲还说这种屠杀“有庄严的一面”,那“不庄严”是什麽?!

车臣恐怖份子使用这种手段并不是第一次。早在1995年,他们就劫持了俄国南部一家医院,把1,000多名病人(!)当作人质,杀害了129名人质!最後叶尔钦下令停止俄军在车臣的行动,双方对话谈判。

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员列文(Anatol Lieven)在莫斯科人质事件还没有解决之前在《纽约时报》上评论说,“这是车臣人玩的同样策略,不过这次是在莫斯科。上次车臣分离份子用这种策略获得喘息机会,重组了武装。”

著有《在车臣战争前线采访的女记者》(Chienne de Guerre: A Woman Reporter Behind Lines of the War in Chechnya)一书的法国记者尼瓦达(Anne Nivat)对《纽约时报》说,“我认为这绝对是911事件的新的表现方式,用自杀方式来获得巨大的冲击力。”

哈佛大学研究恐怖主义的讲师史东(Jessica Stern)评论说,“车臣对於盖达组织来说,现在已成为非常重要的象征。车臣问题不仅将国际化,而且将成为伊斯兰恐怖份子的磁石。”

这些专家学者评论莫斯科人质事件,都是从“是非”看问题,而不是像吕秀莲那样只看到表面的所谓“强弱”。因为“弱”绝不就等於有理、合法或具道德性。例如,当全副武装的大批警察追捕一名强奸犯时,不能因为这名罪犯没有武器,和强大的警方力量对比是“弱者”,人们就要给予同情。那个参与枪杀了十名美国平民的阻击手才17岁,和他枪杀的那些成人相比,他是青少年;和动用了全部力量的警方相比,他是绝对的“弱者”(还是非法移民)。但在美国这个言论最自由的国家,有任何人从他是“弱者”的角度来给予同情吗?滥杀无辜的行为不管出於什麽目的,什麽原因,都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道理可讲。

吕秀莲讲话的根本性、原则性的错误在於,她认同了“只要目的高尚,就可以不择手段”这种最荒唐的、给人类带来最沉重灾难的逻辑。911事件、巴勒斯坦自杀炸弹、印尼大爆炸、这次莫斯科人质事件,所有的恐怖份子用的都是同样的逻辑。如果这种逻辑被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都可声称自己的目的是高尚的,然後可以“不择手段”,包括使用生化武器,原子武器,大规模杀害平民,那麽这个世界就会成为地狱,整个人类文明就不复存在。

我从来都认为台湾人民有自决(包括独立)的权利,但绝不认为统、独问题是一个多麽重要的终极目标,无论统一还是独立,每一个具体生命活得好才是目的,所以我坚决反对中共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我也曾对车臣人民要求独立的愿望相当同情,支持国际社会对俄国的谴责。但现在车臣的分离主义者正在把车臣变成塔列班的阿富汗,面对这种情形,俄国只有像美国对阿战争一样,以泰山压顶的气势,铲除由车臣“总统”支持的恐怖组织。和疯狂的行为是没法用理性沟通的!对邪恶绝不可以手软;对邪恶的同情就是邪恶的同谋!

台湾当然没有人用恐怖主义来谋求独立,但吕秀莲的逻辑却是非常令人恐怖的,而且这种逻辑在台湾知识界居然很可怕地很有市场(从《中国时报》登的几篇吕秀莲式的评论就可以看出)。但如果这种逻辑在台湾被认可和接受的话,它只能对吕秀莲的政治诉求起到完全相反的效果。

2002-10-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