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Tony Pan∶远志明先生,柴玲女士,谁是作恶的人?

作者∶Tony Pan(美国)

圣经∶“太 7:21 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太 7:22 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太 7:23 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远志明先生,柴玲女士,你们是不是作恶的人?

一件发生了的事(在1990年),不应该有两个版本∶不可能同时是通奸和强奸(这也是柴玲女士,徐志秋牧师,周爱玲牧师证实了的)。最合理的解析就是∶你们中间至少有一个是作恶的人,到现在还没有悔改认罪,还没有重生得救。因为事实都两样,哪里谈得上认罪悔改?你告诉我还有另外的解析麽?

如果你是哪一个作恶的人,你要悔改,去避免上帝忿怒的杯倾倒在你的头上。

我巴不得你们都是认罪悔改,重生得救的人,这样我根本就不用写这篇文章。

请允许我讲一篇道给你们听∶

撒上 2:12 以利的两个儿子是恶人,不认识耶和华。

撒上 2:13 这二祭司待百姓是这样的规矩∶凡有人献祭,正煮肉的时候,祭司的仆人就来,手拿三齿的叉子,

撒上 2:14 将叉子往罐里,或鼎里,或釜里,或锅里一插,插上来的肉,祭司都取了去。凡上到示罗的以色列人,他们都是这样看待。

撒上 2:15 又在未烧脂油以前,祭司的仆人就来对献祭的人说∶“将肉给祭司,叫他烤吧!他不要煮过的,要生的。”

撒上 2:16 献祭的人若说∶“必须先烧脂油,然后你可以随意取肉。”仆人就说∶“你立时给我!不然我便抢去。”

撒上 2:17 如此,这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华面前甚重了,因为他们藐视耶和华的祭物(注∶或作“他们使人厌弃给耶和华献祭”)。

撒上 2:25 人若得罪人,有士师审判他;人若得罪耶和华,谁能为他祈求呢?”

你们明白我要讲什麽吗?

如果你们不明白,让我解释给你们听∶

• 远志明先生,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在信主前做了自己承认的通奸这样的事情。信耶稣基督以后,必定会对付这样的罪∶向神认罪悔改,也向自己得罪的人认罪悔改。如果你说不需要向你得罪的人认罪悔改,你信的恐怕是老子,不是耶稣;连外邦人都说欠债要还,你居然敢说欠债不用还?(如果你说不需要向你得罪的人认罪悔改,你自己的行为就告诉人们一个事实∶你在撒谎,如果你不撒谎,就不会有你要和柴玲女士的寻求和解。)就算一直软弱没有对付,在得罪的人找来的时候(2011年),也该认罪悔改。如果事情真的就是通奸,认过了就是洁净的人。如果柴玲女士诬告你强奸她,你只需要指出那是诬告,要认的已经认了,不会有什麽波士顿的见面(2014年6月)。

再退一步,你还有借口说,我这麽有名气,怎麽能让公众和基督徒知道我的这麽不光彩的事?我当然要去波士顿,看看我的“朋友”徐志秋牧师能不能让柴玲女士不再说了。AGAIN,如果真是通奸这麽简单,你在2011年没向柴玲女士认罪悔改,这一次就是机会了∶认罪悔改。据徐志秋牧师和周爱玲牧师所说的,你口头上就是这麽认的。可是问题来了∶你居然陷你的“朋友” 徐志秋牧师于不义,使他更糊涂了∶到底谁说的是真的?周爱玲牧师不是你的“朋友”,她糊涂你可以不用管她。但徐志秋牧师可是你请的,是你的“朋友”,你怎麽能这样对待你的朋友?(如果我是你的“朋友”,我绝对不去!我会请你认罪悔改!)

为什麽他更糊涂呢?因为他去以前就糊涂,他是因为你去的,不是因为主的教会。我怎麽知道?读他写的“让真相曝露在阳光下”。

如果你说的通奸是真的,你又是信耶稣基督的,当周爱玲牧师提醒你“你的名声,神的名及教会都会大大受损的”的时候,你就不会只听见“你的名声”,听不见“神的名及教会都会大大受损的”,坚称“可以默默承受误解,但不能公开承认(他,指YZM)没有犯过的罪”。就算我们都好骗,如果你是信耶稣基督的,你犯过的罪(你说的“通奸”),为了神的名及教会,你不需要公开承认?我有没有理由认为,你是信老子的,不是信耶稣基督的?在你看来,你老子的名才要紧,耶稣基督的名及教会的名,你才不管!我是没有直接的去问你,可十三位牧师有去问你∶“6. 因此,我们认为,远志明牧师作为该事件的当事人,有责任给关心他的众教会一个清楚的交代。”(2015年1月)

你的交代在哪里?如果你说你只需要向神交代,不需要向教会交代,拜托你不要骗人骗自己。连好些外邦人有的担当你都没有,骗什麽人?你需要认罪悔改!好让你自己得救!我这样说你,因为我希望主耶稣基督的教会是圣洁的教会,你不认罪悔改,主耶稣基督的教会不应该跟著你老子一起在你的罪上有份!我这样说你,我当然希望你认罪悔改,好让你自己得救。

• 柴玲女士,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很抱歉还在这里跟你说这件事。我不能说我理解你,因为我自己没有经历那样的事情。如果我面对被强奸的危险,我会自卫,有可能把他杀了。如果我力气小,被强奸了,我会想办法让他进监狱里呆著。如果我被强奸了,强奸犯又没有进监狱,神怜悯我,让我认识 ,我就靠著主的恩典过,把这件事交给神,自己就忘记这样的事情。如果强奸犯是“牧师”,而神也要我为了神的名做一些事情,我要问神让我怎麽做。因为这是一场属灵的战争,我不要靠自己去做。如果“牧师”真是弟兄,一般来说,他早就已经对付这样的事情了,不会要我去跟他说。或者“牧师”也软弱,神要我按“太 18:15 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太 18:16 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太 18:17 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 ”去做的话,我会这样做∶

1. 太 18:15∶当“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表明是主让做的),告诉他,他得罪神,得罪我。他若说,真的很对不起,我早就应该来向你认罪悔改,向神认罪悔改;我现在感谢你,我本来应该在监狱呆过的;我痛悔,并且改正,请你愿谅我。那就感谢神,这事就算结束了。

2. 太 18:16∶他如果不认罪悔改,说什麽“旧事已过,都成了新的了”,我就找我的教会(对你的case,是你去的美国教会)里面两个人同去,他们知道我说的是真的,不会骗他们,所以三个人(加上我)的口作见证,句句皆是真实的(句句都可定准),告诉他(对你的case,是远志明先生)∶他得罪神,得罪我。他如果这一回不说“旧事已过,都成了新的了”,而是说,那是“┅┅是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发生的性行为。”。我再找我的教会。在这一步,不要找周爱玲牧师,因为她会糊涂的,不“定准”。更不要找“天上人”(“云牧师”),因为现在已经在天家的林献羔弟兄说过“天上人”这个人是个大骗子。他现在还在不在骗人,我不知道。也不要同意说,远志明先生找他的朋友,你找你的朋友这样的方式,因为这不是神要我做的方式。

3. 太 18:17∶找教会,就是你的美国教会去问远志明先生怎麽回事,同时向中国人教会通报(寄给所有中国人教会负责的人,不要在你自己的网站上公开),这样可能更多的中国人牧师们会去问远志明先生怎麽回事。你一公开,就可能影响太多的外邦人不去信主(“他们使人厌弃给耶和华献祭”)。远志明先生可以选择沉默不听,不理教会。但教会就应该按照神所说的,“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去爱不认罪悔改的远志明先生。远志明先生就不是牧师,而是不信主的外邦人。当然他可以说他是“牧师”,那是他要向上帝交代的事情。我们不要跟他一起去向上帝交代,因为“撒上 2:25 人若得罪人,有士师审判他;人若得罪耶和华,谁能为他祈求呢?”。我们教会依然要爱他,希望他能得救。

周爱玲牧师说“CL(柴玲)同意我们的提议,但仍坚持要公开今日的会谈的细节,写文成文字登在网上。我们希望她顾及YZM(远志明)的隐私权并提醒她哥林多前书6:6-7的圣经原则,但她不接受。她说她要向读者交代她上篇文章提及的被强暴之事。”你是向读者交代了,但他们是你的上帝吗?你怎麽不想你要向上帝怎麽交代?周爱玲牧师提醒你圣经的原则,你居然说要向读者交代。你是不是作恶的人?我估计你是姐妹,因为你就算做错,恐怕也不是故意的。你如果真是信耶稣基督,我劝你放下你的过去,特别是中国民主什麽的事情,因为神的国不是民主的国,神的国是神作主的国。跟从神的人,是认罪悔改,听从神的命令,不建立自己的“神学”的人。

2015年1月19日

(作者来稿注明为华人基督徒,居住美国)

2015-01-1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