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对徐志秋《让真相暴露在阳光下》公开文的看法

作者∶曾用名不行

相信我们都是主内的弟兄姐妹,很愿意和几位交流一下我对徐志秋博士那篇题为《让真相暴露在阳光下》公开文的看法。不妥之处,请几位斧正。

1. 徐志秋博士首先在文章中指出,他写此文是以调节牧师之一的身份来说句公道话。但读过整篇文章,能感受到的就是他在全面替远牧师辩护并开脱罪责,而且还绕著弯子继续抹黑柴玲姐妹。徐博士或者徐牧师所讲的公道纯粹是他自己所定义的公道。

2. 关于调解过程中双方的自述部分,徐对远牧师叙述的记录是,“几天后,柴玲打电话给远,并穿睡衣将远迎进卧室,才发生关系”。并说远志明“甚至回忆起当时的一些特殊细节,让人觉得随意捏造的可能性小”。在这里,远志明能够回忆起20年前的一些特殊细节成了他叙述可靠的依据。但徐博士为什麽在后面的文字中却指责柴玲不可能记清楚20多年前强奸发生后的细节,并断言柴玲的记忆出现了偏差。对待柴与远,同样的事例,却用截然相反的逻辑,并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徐博士所言的公道何在?

3. 在徐的文章里,他有意引导读者认为导致远牧师性侵的很大原因是柴玲当时“只穿了睡衣,他们才发生性关系”,并讲当时的情形“接近于两情相悦”。似乎柴穿睡衣是招致远牧师性侵的主要原因。按照徐博士的思路,穿睡衣就可以导致远牧师欲望大发,原来是柴穿错了衣服。那麽如果这个逻辑成立,要是远牧师看到穿比基尼的美女,又该作何?而且这里有个关键的表述就是“接近两情相悦”,什麽叫“接近两情相悦”?从文字上来说,接近两情相悦就等于不是两情相悦,不是两情相悦就等于柴玲不愿意并予以拒绝,那麽在柴不愿意的情况下却发生了性关系的事实,不是强奸,是什麽?这是谁玩的文字游戏?

4. 徐博士的记录里还说那是远“一时的冲动,并且就有一次”。远牧师以前不是说后来他们之间还保持了一段性关系吗?西西妈昨天还用这点来断定柴玲是诬陷远牧师呢!徐博士和远牧师,他们俩谁在撒谎?

5.“远牧师态度真诚谦和,屡次向柴玲道歉”。徐博士从哪里得出来的这个结论?如果他们俩是“两情相悦”才发生了性关系,远牧师道的什麽歉?相反他应该严厉指责或制止柴的诬陷才对!如果不是两情相悦,强奸就成立,但远牧师至今还矢口否认,并试图说是柴玲勾引,这能叫态度真诚谦和?这是纯粹的无赖!

6. 徐博士自己声称公开发表此文没有事先和远牧师沟通。 对此,我没有权利猜测这表白是否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但能够看出,徐博士也没有和柴玲及另一位调节人周爱玲牧师沟通。作为一个在弟兄姐妹间的调节者,知情者,而且又是牧师的身份,就这样凭一已之见,就公开发表如此评断,是否符合圣经的原则,我觉得作为牧师的徐博士比我清楚。他的这种做法是否超越了一个调节者的职责?是否侵犯了当事人的隐私权?

7. 徐博士还自称学过法学,做过实习法官,并称他的文字很专业。从头到尾读来,我倒没读出来任何法学味道,反而从他对柴玲的心理主观臆测读出了徐博士更像心理学家或者精神病辅导医生的味道。不是吗?按照徐博士的分析,柴玲有记忆错乱或者神经病之嫌。这一点。我觉得徐博士实在是太过其责了。柴玲精神正常与否,要有他的医生来诊断,也可有她身边的熟人来见证。徐博士自称这是第一次见柴玲,而且只有短短的几小时,就能得出柴有精神错乱这样的结论?徐博士口口声声说自己“力求如实转述调解中的所见所闻”。但请徐博士自己认真读读自己写出来的文字,你已经加进去了多少自己的主观分析,并最后形成了一个结论。难道这就是徐博士的“如实转述”?

8. 徐博士又写到,“远志明叙述中的一些亲密细节,柴玲未予否认”。所以“远捏造细节的可能性不大,远的陈述可信度更高”。对于柴坚决否认的“两情相悦”,徐博士却认定是柴的记忆出差错。柴的“不否认”,徐博士都可相信,柴的“否认”,徐博士一概不相信。这是什麽博士逻辑?

9. 徐博士不但对柴玲的心理进行了深入剖析,也对远志明的心理进行了研究,说“远牧师作假见证的心理动机不足”,并说“合理的解释是柴玲的指控与事实出入太大,所以远不能为此版本道歉”。那个“太大出入”说穿了,就是“强奸”和“两情相悦“通奸的出入。这出入的确太大!如果不是强暴,那麽就等于柴是在诬告,如果是诬告,远牧师就该“心安理得”,“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要测谎就去测谎,然后公开出来指正柴玲的诬陷不就得了,还怕什麽呢?还需要徐博士出来为他做漏洞百出的辩护?

10. 徐博士声称连柴自己请的周爱玲牧师“也对柴的指控提出异议并表示难以和柴合作”。这正好解释了柴玲为何将此事公开与中的原因。因为没有人为她主持公道,有的只有徐博士这样的偏袒,掩盖和对受害者的继续抹黑。

11. 徐博士最后的结论以及对远牧师大力赞美,颂扬就不多评论了。一个从不公正心态开始,凭借不公正分析和评判,相信无法得出一个公正的结论。徐博士说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让真相暴露在阳光之下。难道徐博士的“最后仲裁”就是事件的真相?徐博士是试图把真相永远掩藏吧?

12. 揪住弟兄过往的过犯的确不是基督徒该有的宽恕品格。但全盘否定受害者的指控和道歉要求,不去做真心的认罪悔改也同样不是一个基督徒应有的认罪得救的表现!如果是强暴,不能勇敢承认,并对受害者真心道歉。几十年后,就是写100本忏悔录,谁又能相信呢?

13. 最后,作为基督徒,神学院副教授,知名牧师的徐志秋,写出如此不公道,而且越抹越黑的辩护文章来,实在让人心痛,汗颜!求主饶恕一切不义之人吧!

2015-01-15

原载∶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index.php?act=commentview&postid=3929425&id=3947529

2015-01-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