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该是给联合国写悼词的时候了

曹长青

提起联合国,一般人的印象是,它应是一个能够解决世界重大危机的国际机构;但通过这次伊拉克战争,却让人进一步看清联合国的真正面目:面对邪恶不采取行动,毫不坚持道义原则;不仅是个严重腐败的官僚机构,而且近乎是个独裁恶棍国家和玩世不恭者的俱乐部。美国已有学者指出,应该是给联合国写悼词的时候了。

英国历史学家保罗.约翰逊(Paul Johnson)是大西洋两岸知名的思想家(他的七部主要著作中《知识份子》和《现代时代》已有中译本),他最近在美国《国家评论》杂撰文指出,“伊拉克战争是人类21世纪第一个重要事件。伊战凸显了人们必须重视改革联合国,因为从倒萨的争执来看,这个1945年建立的国际机构已经没有能力对全球现实做出反应。”围绕伊战的争执不仅使联合国地位下降,而且更暴露出这个国际机构的严重弊端,简单说,主要有三个:

大国否决制度是反民主的

第一,这个机构有先天缺陷,因为五个常任理事国都有否决权,哪个国家坚持己见,任何议案都无法通过。而且五国中有两个是共产国家(前苏联和中共),任何坚持正义原则的决议,大多都被否决。

据联合国的记录,迄今为止,五个常任理事国总共动用过251次否决权,其中苏联用了120次(苏联解体後,俄国只用过2次),冷战时的苏联外长葛罗米科被称为“否决先生”;美国用了76次(其中35次是为了保护以色列);英国用了36次;法国18次;中国5次(其中4次为中共获得联合国席位之後;中华民国曾否决蒙古加入联合国,不承认外蒙从中国分离出去)。

苏联动用的否决权占近一半,可想而知,联合国还怎麽能维护世界和平,因为只要不附合克里姆林宫独裁者的愿望,它就否决。像苏联出兵镇压1956年匈牙利事件时,联合国提出决议谴责苏联干预他国内政,结果那位“否决先生”手一挥,决议就胎死腹中。

这种大国否决制度明显是反民主的。在西方民主国家,没有任何一个国会,会设立几个拥有否决权的“大牌议员”,这是不可想像的。像在美国,只有总统有否决权,但国会三分之二议员可以反否决(使议案通过),由此构成了制衡。但联合国的大国否决制度,使它不仅无法成为维护道义和世界和平的国际机构,而且时常沦为独裁政府、玩世不恭的大国玩政治游戏的场所。可以设想,如果中共对台湾使用武力,联合国根本不可能通过谴责议案,因为北京手里就有否决权。

最近《纽约时报》的左派专栏作家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和《华盛顿邮报》的右派专栏作家克劳汉默(Charles Krauthammer)不约而同提出,安理会应增加印度和日本为常任理事国,以此来稀释法国、中国、俄国的权力。但即使从五国扩到七国,仍无法解决一国否决全体这个问题。

一国一票也不合理

联合国的另一个严重弊端是,其成员没有必须是民选政府这个资格要求。索尔仁尼琴1970年就指出,“在一个不道德的世界里,联合国也变得不道德了,它的很多成员国政府不是自由选举产生的,而是暴力强加的,有些是用武器夺取的。”。

在西方国家,只有通过民选,才产生进入国会的议员。而选民,也有资格要求,服刑者、不到法定年龄者等,都没有投票权。但联合国没有这种资格要求,什麽国家就可加入(除了因中共打压台湾无法进入之外)。这种制度性缺陷导致,它的成员国中,很多政府都不是民选产生的,像中国、古巴、北朝鲜、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缅甸、苏丹、叙利亚、黎巴嫩等专制国家,人权记录极为恶劣,但它们照样有“一国一票”,且很多时候形成“多数”,把联合国变成反美、反西方、反文明的流氓俱乐部。

前年五月,美国竟被秘密投票“选”掉了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席位,而由苏丹这个臭名昭著的人权恶劣国家递补,成为联合国最丑陋的闹剧之一。

今年,全球人权记录最差国家之一的利比亚,竟然“当选”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主席。四月初美国表示不会像往年那样在联合国提出谴责中共人权案,因为在卡扎菲们的主持下,这种议案不要说被通过,连列入议事日程都没有可能。可想而知联合国沦丧到何种地步。

取消五大国否决权,让联合国成员一国一票,不仅由於很多成员不是民选政府而根本无法体现民主;另外,由於大国和小国相差太悬殊,采取一国一票也不合理。像1999年加入联合国的太平洋岛国诺鲁,面积仅21平方公里,全国人口才一万二,而中国是13亿,简直比蚊子和大象差别还大。这次美国倒萨前曾力争选票的安理会六个没表态国家,其中喀麦隆、几内亚、安哥拉都是小国。几内亚的全国年度军费开支才35万美元(不到纽约警方半天的开支),喀麦隆的军费则更少得可怜,仅20万美元,还不到普通美国家庭的一栋房子钱。军事解除伊拉克武装这麽大的事情,竟要恳求喀麦隆这样的小国授权,简直像开玩笑。

美国的州权和人民性的平衡

怎样平衡国家大小和权利平等,实在是个难题。也许美国的参众两院制度是个借鉴:美国不分州的大小,一律每州有两个联邦参议员(虽然最大的加州人口是最小的罗德岛州的60倍以上);同时又以人口比例,产生众议员(加州的联邦众议员人数是罗德岛州的18倍),这样来实现州权和人民代表性的平衡。既体现民主,又保护少数人权利。

虽然美国有这种参众两院的平衡,但绝不会出现一个只有几百人的“小州”,因为那会太不合理。而在联合国,人口少於一百万的小国,就有十几个,照样有一国一票。因此几乎无法找到一个既体现大国人口又照顾小国权利的两全其美之策。

大政府必然产生官僚腐败

第三,联合国的这种“国际大政府”的性质决定了它必然是官僚场所和腐败乐园。因为它不像西方民主政府有定期选举换届的制约。虽然联合国秘书长也换届,但这个位置的权力是虚的,真正权力在五大国。而五国,以及全体成员国,都不存在换届(像国会议员那样被选民淘汰)问题。不受到监督的权力一定腐败,联合国就是一个明证。

例如,美国学者的研究指出,联合国属下的科教文组织重用亲属、滥用资金、近一半人员是通过人际关系“後门”进来的。该机构上届秘书长晋升的71人中有36人不符合条件。而这些不符条件的晋升和任命一年内就要花费1,100万美元(联合国经费原由美国承担三分之一,前年降到25%;日本承担20%,德国是10%;法、英各6%;中国不到1%)。

对於这次战後伊拉克的重建到底由美国还是联合国主导,在安理会仍有严重分歧。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提出循科索沃的前例,但在科索沃实地考察过的欧洲学者则提出反证说,科索沃的重建由於交给了联合国主持,结果一塌糊涂,至今四年了,科索沃的居民用电问题都没解决,现在仍是每六小时停电两小时。就科索沃战争写过多部著作的欧洲学者施瓦茨(Stephen Schwartz)在4月中旬的美国《标准周刊》撰文指出,科索沃晚上停电,居民楼、餐馆、商店等都无法营业,路灯也没有,结果他在路上绊到钢筋,摔坏了腿;但当地的联合国机构办公大楼却因有自己的发电机,彻夜灯火辉煌,但里面并无人员办公。科索沃的重建不仅缓慢,而且出现巨额贪污,一个在联合国的科索沃重建项目中负责电力问题的德国工程师最近被查出贪污了救援款430万美元。施瓦茨说,当地科索沃人听到战後伊拉克重建将由美国主导,连声感叹伊拉克人有福气,而他们太倒霉,落到了联合国这个官僚机构手里,不知何时见天日(能有足够电力)。

联合国已破旧到无法修理的程度

联合国虽然已有58年历史,但真正通过联合国授权的军事行动,只有两次,一次是韩战,抵抗北朝鲜的南侵。那次美国议案能够通过,正好赶上苏联抵制联合国,不参与其活动,因此才躲过被否决。再就是上次的海湾战争,俄国和中共投了弃权票。美国为获得这两国不动用否决权,给了莫斯科大笔援助;同意北京判决八九民运领袖而不抗议制裁等。

经过这次倒萨议案在联合国的失败,美国朝野都对联合国的作用更加失望。在伊战之前的民调中,已有20%的美国人认为,应重新考虑美国和联合国的关系。现在则有71%的美国民众表示,不管联合国什麽意见,都支持美国武力倒萨,显示人们更不重视联合国。

4月13日《纽约时报》杂分析联合国前途的文章预测说,“美国不会退出联合国,也不会要求它搬出纽约,迁到巴黎或布鲁塞尔。但是美国已经准备好在别的地方解决问题。”

上述英国学者保罗.约翰逊预测,这个“别的地方”,就是美国准备以英国、意大利、西班牙、丹麦、荷兰及全部原东欧国家等18国为主体的“新欧洲”以及支持美国倒萨的“意愿联军”45国,组成一个新的集团性力量,来保证冷战後的世界新秩序。在战後伊拉克,联合国只能当配角,做些人道救援。如果联合国进一步堕落,那麽美国就会更倾向与新欧洲合作,启用这个新的集团力量,而使联合国“无关紧要”。联合国本来就有制度性缺陷,再加上这次倒萨它不仅不帮助,还成为障碍,因而《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克劳汉默说,联合国已破旧到无法修理的程度,可能真的要为它准备墓铭了。

(载香港《开放》月刊2003年5月号)

2004-01-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