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

作者∶平头(丹麦)



金秋时节,平头有幸作为导游陪大律师张思之老先生一行,在丹麦北部农庄过了几天信马由缰的田园休闲日子。

中秋佳节,在丹麦海滨小城奥尔堡陪先生一行共进晚饭,三杯酒下肚,八十七岁高龄的张先生童颜鹤发,思维愈加敏捷,与弟子们谈兴丝毫不减。时而谈笑风生,时而插科打诨,席间的趣闻逸闻佳话笑话,尽显“耄耋律师仍少年”的老顽童一面。老爷子精力过人,一晚上依然声若洪钟,毫无倦意。


(图∶张思之先生在丹麦欧登塞童话大师安徒生故居老街)

张思之生于河南郑州;1944年,16岁的张思之参加中国远征军,并赴印度接受训练。1947年考入北平朝阳大学法律系。1949年2月,参加接管北平地方法院。1950年7月,在中国人民大学以全优成绩修完“莫斯科大学法律系主要课程”。1956年,受命组建北京市第三法律顾问处。一年后被划为北京律师界第一个右派分子,开始了长达15年的劳改生涯。1972年结束劳改,入北京市垂杨柳二中教书。1979年7月,张思之重返律师界,随即出任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辩护小组负责人┅┅

这位曾给李作鹏、魏京生作辩护的中国著名大律师张思之,因为人低调,且所办案件多涉“敏感”不宜公开审理,张思之并不为中国大众所熟悉。但他参与的一系列案件却每每轰动海内外,如1981年“李作鹏案”,1988年大兴安岭大火庄学义“玩忽职守案”等。从1990年代到现在,他为中国知名的所谓的“政治犯”魏京生、王军涛、鲍彤、高瑜以及维权律师郑恩宠等作过无罪辩护。

2008年11月10日,德国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将两年一度的佩特拉.凯利奖授予81岁高龄的张思之。伯尔基金会称,授予张思之这一大奖是为了表彰他“为在中国保障人权和建设法制国家及律师制度做出的杰出贡献”。被誉为“中国律师的荣耀和良知”的大律师。

扯远了,言归正传。

九月五号,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平头驾旅行车带著张老先生一行,由丹麦日德兰半岛前往德国汉堡。


(图∶笔者小平头与张思之老先生在汉堡市政厅前合影)

晚饭是在港口落日黄昏的夕阳余晖中,在汉堡著名的渔人码头露天酒吧畅饮啤酒。

席间我的智能手机响起“邮件提示”,打开一看,恰好曹长青先生将《“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在民运圈邮组群发,也发到平头的邮箱(平头与曹先生素未平生),其中有一段涉及张思之老先生——

今年(2014)六月,从媒体对中国知名律师张思之的新书《行者思之》的报导中看到,作为王军涛的辩护律师,张思之对某个学生领袖的表现颇为不满。他没点名,但稍微知情者都知道是王丹。报导说∶“张思之说,有位学运领袖的证词很不光彩。他查阅卷宗,特别留意几个主要的学运领袖给控方提供了什麽东西。没料到,其中有份供词一副奴颜,说法骇人听闻∶‘我在天安门广场的一切行为,我在指挥部的一切作为,都受王军涛指挥’,‘王军涛是我的教唆犯’。很长一段时间里,张思之对此人很不谅解,甚至后来有人请张思之为他辩护,张思之毫不犹豫找藉口回绝了。他认为,坐了共产党的牢,顶不住,交代问题,他不但理解,而且会谅解,要允许人性有弱点。关键是不能拉扯别人垫背,更不允许害人,那是背叛,更何况你这是‘恶毒攻击’,自命领袖,统领‘学界’,怎麽还受人‘教唆’?什麽叫教唆犯?官方都给他加不上这个罪名嘛。”

于是平头将此文从邮箱调出,将文章字体在手机屏幕放大让老先生一阅。老先生看得很仔细,文章看完之后,还说“这文章是昨天(九月四日)刚发的呀”┅┅于是,平头斗胆向张老先生求证,其一,曹文中涉及张本人的是否属实?其二,那个没点名的“某个学生领袖”是否就是王丹?

老先生顿时一脸严肃,作了肯定答复∶那个学生领袖就是王丹,曹长青文章中涉及我的部分都是事实。未了浩叹一声“人贵自知之明那”——他在书中之所以没点出王丹的大名,是念及王还年轻,期待他以后自省。没曾想王到海外之后倒变本加厉啦!看来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哟!┅┅

九月上旬,张老先生一行结束北欧之行返京。下旬传来张老住院的消息∶9月25日中午,张思之突发脑中风住院,一度说不了话,目前已无大碍。目前,张思之担任浦志强和高瑜两案的代理律师,可能是因此劳累过度的缘故。祈愿早日康复!

2014年11月16日于丹麦

——原载博讯

更多该作者文章见其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xiaopingtouyehua/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曹长青的脸书

2014-11-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