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南方朔的转变启示中国知识人

曹长青

南方朔曾是台湾知名的统派评论家、国民党意识形态的坚定支持者。但在过去几年,他的思想发生了重大变化,从一个统派文人,转变成支持台湾人民选择权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

最近,他在台湾《自由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香港要民主,台湾争独立”的专论,不仅旗帜鲜明地力挺香港雨伞革命,甚至赞同台湾独立。

在这篇文章中,南方朔引用介绍的(美国独立革命时期)重要英国政治家威廉.小皮特(William Pitt,不是老皮特)、知名的思想家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等,就英国要武力镇压美国独立革命而发出的异议声音,对中国的知识分子尤其具启示作用。

威廉.小皮特是英国历史上非常知名的政治家,他起码创造了两项记录∶一是24岁就担任首相,是英国迄今为止最年轻的首相;二是他强力主张市场经济,拜《国富论》作者亚当.史密斯为老师,对这位市场经济理论鼻祖毕恭毕敬;在他两次担任首相期间,致力推行《国富论》倡导的降低关税、世界通商的市场经济政策。

埃德蒙.伯克同威廉.小皮特首相一样,也是自由贸易和自由市场体制的信奉者。他认为,“政府若企图用任何手段操弄市场,就违反了市场经济的原则。”

作为当代保守主义的奠基者,伯克以支持美国独立革命和后期反对法国大革命著称。在经济理念上和伯克正相反的马克思,曾以小人之心度伯克这个君子之腹,说伯克是受雇于英国君王而批评法国大革命,然后又是受雇于美国而批评英国。狭隘、极左的马克思,完全无法理解一个真正自由主义者的视野和视人的权利高于一切的价值取向。

南方朔的文章介绍了当年威廉.小皮特、埃德蒙.伯克等英国知识精英,在面对美国要从英国独立出去(独立战争)时,他们不是从大国沙文主义的“大英帝国”出发,不是以民族主义的心态“反美独”,而是视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权,高于“英国”国家利益。

英国知识先贤推崇的这种尊重个体选择权的价值,给今天中国知识分子如何面对台独、藏独等,提供了最重要的思想依据和精神启迪。南方朔先生的思想转变,当属典型一例。

南方朔先生曾为英国历史学家保罗.约翰逊(Paul Johnson)的名著《知识份子》台湾版(《所谓知识分子》作序。该书的最后一句话是∶

“任何时候我们必须首先记住知识份子经常忘记的东西∶人比概念更重要,必须把人放在第一位┅┅”。

2014年11月8日于美国

附录∶

南方朔∶香港应民主 台湾争独立!

近年来,我对十八世纪英国大改革时代的思想及政治极为重视,今天我们所谓的“激进派”或“基进派”(Radicals),乃是当时的常态。他们主张要改变就要从根本处改变。他们努力的对抗主权,主张自由、民主和人权,更难得的乃是他们能以自由民主的标准,关心国家的体制问题,美国的独立建国就受到这些“激进派”很大的支持。也正是延续了这样的民主精神,英国最近才会举办苏格兰的独立公投。要不要独立,乃是苏格兰人民的权利,英格兰人没有发言权。国家的联合不是靠武力,而是要靠同意。

而这种民主的同意原则,在十八世纪就已由许多伟大的民主政治家和思想家深入的作过论证。当年美利坚是英国的殖民地,当时英国企图对美利坚课徵印花税,引起美利坚人民的反抗,英国重要的改革家、国会议员庇特(William Pitt)就于一七六六年在国会发表《我很高兴美利坚人民起而反抗》的著名演说。他明言,“美利坚人民是英国的嫡子,而不是英国的私生子。”他明言向美利坚课税,英国是无权的,权在美利坚人民自己。英王国的越权,只会摧毁了英王国和殖民地的信赖关系。到了后来,事情闹大,美国主张独立,英王国派凯吉将军攻打波士顿,他又在国会主张将凯吉撤职,他认为靠蛮力完全不能解决问题,而且英王国也无权这麽做,诉诸武力只会毁掉英王国的正当性,“让英王国砸掉自己”(The kingdom is undone.)。到了一七七七年,他甚至明白指出,英王国不可能征服美利坚人民的心,只是毁掉了英王国自己的民主价值。

“武力是丑恶且无用的工具”

除了庇特等政治家本于民主原则,同情或支持美利坚的独立革命外,更重要的是,十八世纪伟大思想家、同时也是爱尔兰选出的英国国会议员爱德蒙.柏克(Edmund Burke)在一七七五年三月廿二日的大会上,发表了为时三个小时的长篇演讲,替争取独立的美利坚人民讲话。他说,“虽然有人主张挥舞著军队如雷的大旗,但我宁愿相信深思熟虑的经营而非武力。因为要保有如此众多、积极,而有精力的美利坚人民,武力乃是丑恶且无用的工具。”他认为英王国对美利坚作战,纵使战胜也是败了,因为这将使问题失去了沟通妥协的空间,也伤害到感情,再也无法补救。在作了这些论证后,柏克接著说了一句对英国政治影响极为深远的绝世名言,他说道∶

“政治上的宽宏大量在真正的智慧上并不少见,但一个大帝国和小心眼却是并存的病害。如果我们意识到这种处境,我们就应该对何以如此有改正的热情,我们对美利坚就应像对上帝祈祷时一样,让我们提高自己的境界,让自己成为可信赖的伟大。”

正因为十八世纪,英国出了许多激进的民主思想家和政治家,所以英国的民主人权遂能突飞猛进,他们也才本于自由民主的原则,同情并支持美国的独立。一七七八年,英国的里奇蒙公爵,以及最激进的政治改革家富可士(Charles Jams Fox)才推动承认美国的独立。

因此,十八世纪起,英国的改革家们,念兹在兹的,就是要促进英国的自由民主改革,他们也主张美利坚人民有权独立建国,他们要让英国成为一个足以“面对苍天(Sursum Corda,拉丁文祈祷词)的进步帝国”。而他们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北京对港人完全不信任

而中国的发展则完全不同。中国自古即是个君主专权的老帝国。它在国家衰败时,就恣意蹂躏人民,而当国家处于顺境,即所谓的“盛世”,虽然会赐与人民较多生活上、尤其是消费行为上的自由,但对公共事务则被少数官僚所垄断,人民不容许参与。纵使现在由于媒体发达,它不得不开放某些低阶事务,但攸关治理最钜的媒体自由、司法中立、政治的选举被选举等基本的权力,仍在一党手中独占,并以防止外国势力介入作为理由。

就以香港为例,九七回归至今,它虽说“一国两制”,但其实“港人治港”的口号完全没有落实,北京对港人完全不信任,港式的民主只不过是橡皮图章式的民主,必须完全接受北京的规定。这种不信任港人的作风,长期累积的结果,终于在争取真普选问题上正式引爆。北京的心态,真的像柏克所说,暴露出它做为一个新兴的大帝国、却小心眼至极的反动心态。如果北京不能答应香港青年的要求,北京必然彻底失去香港的人心,最后真正彻底失败的乃是北京自己。

重建“大帝国、大心眼”格局

因此,我在此仍愿引用柏克的名言,当前的北京,早已应该彻底改变“大帝国、小心眼”的心态,重新建立“大帝国、大心眼”的格局,重建中国的政治高度。一是让香港人拥有真普选主权,港人的完全自治并不是洪水猛兽,港人的真普选只会有利于北京,帮北京加分;第二则是北京的政治远见之大,也应像当年英国改革政治家和思想家支持美利坚独立一样,也支持台湾的独立。台湾独立和港人真普选一样,北京将会赢得台湾人的感情,台湾独立对北京是有利的。台湾若独立,台湾被国民党操弄的社会对立也可迎刃而解。

十八世纪英国优秀的改革家和思想家辈出,形成了“大帝国、大心眼”的新时代。不但英国的自由民主得以深化,也同时支持美利坚的独立。这对中港台的改革人士,应有启发吧!让我们共同来迎接新的大改革时代!

(作者南方朔为文化评论者)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14年10月12日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曹长青的脸书

2014-11-0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