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犹太人主导美国政治吗?

曹长青

“阿拉伯世界的困境是美国和以色列这大小两个外部‘魔鬼’造成的。”这是很多穆斯林知识份子、原教旨主义者热衷传播、宣扬的说法,由此把阿拉伯人的视线,从其内部的专制问题,转移到外部。他们认为,美国之所以支持以色列,是因为犹太人主导了美国的外交。

即使法国、德国的一些欧洲知识人,也相信这种“大小魔鬼论”,911後法国人写书说,纽约世贸大厦是犹太人和美国中情局合夥炸的,然後嫁祸给“穆斯林恐怖份子”。这样的书,居然上了法国的畅销榜。在美国武力倒萨前後,这种犹太人阴谋论,“一小撮”犹太人左右美国政治的说法更甚嚣尘上。但任何对美国的政情了解的人都清楚,这种说法不仅不符合事实,而且表现出对美国宪政民主制度、两党政治架构缺乏基本常识。

美国实行的是一人一票的民选制度,在这种票选制度下,任何少数族裔都无法主导全国政治,因为没有足够的选票。据《纽约时报》今年1月22日引述的人口统计局的数字,美国最大的少数族裔是西裔(拉丁美洲人),占全国人口的13%;其次是黑人,占12.7%;然後是亚裔,占2.9%。犹太人有520万,在美国近三亿人口中仅占1.9%。说这不到2%的极少数人垄断了美国政治和外交,完全不符合美国民主制度的真实。因为在民主政体下,基本上都是多数人形成的“民意”在左右著国家的内政、外交等。

当然犹太人和其他少数族裔不同,他们人数虽少,但绝大多数处於美国的上层建筑之中,其职业多是教师、医生、律师、商人、演员、艺术家、大学教授,美国主要报刊的编辑记者中,也有很多犹太人,因而有犹太人主导美国媒体之说。从这个意义上说,犹太人确实相当影响美国的政治和人文环境。但这个“影响”也不是犹太人作为一个族裔的影响,而是作为美国两党政治中的“左派”和“右派”两种不同政治理念群体的影响。

美国建国後一直实行总统选举制,以及“选举人制度”(赢者通吃),这导致美国和德国、印度、日本、以色列等实行政党比例制的国家不同,不会产生那麽多的小党,而主要是由“左翼民主党”和“右翼共和党”两大政党轮流执政,根本没有其他小党的生存空间。而且近年美国政情的演变趋势是,即使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两翼外延的极端派,也空间越来越小,例如上次美国总统大选时(布什和戈尔对阵),极左派候选人内德才得到3.5%的选票,极右的布坎南仅拿到1.5%(美国的极左派是极右的两倍多)。美国投票的选民有一亿多,对两大党候选人的支持率几乎是五十对五十(在选举人制统计下,布什最後仅比戈尔多几百张选票)。

在这种选举制度下,不管哪个族裔,哪种肤色,都按照两党的理念而主要分成了两大派。无论是西裔,黑人,亚裔,还是犹太人,都分成民主党支持者和共和党支持者,而参与、影响美国的政治。

左翼民主党的主要支持者是穷人、黑人、女性、少数族裔。而亚裔从总体上来说,在多数情况下是右翼共和党的支持者。例如,老布什和克林顿竞争总统时,克林顿赢得了除亚裔外所有少数族裔的票。亚裔偏右倾,除了由於他们绝大多数是中产阶级以外,还因为共和党强调的个人勤劳致富、重视子女教育、家庭价值等,更为亚洲人接受。右翼共和党的支持者主要是中产阶级、商界、白人男性、军队、亚裔等。

犹太人是个善於经商的、最富有的少数族裔,如按上述划分,他们应属於强调市场经济的共和党,但事实恰恰相反,多数犹太人注册为民主党。上次美国大选时,戈尔得到了81%的犹太人选票,布什只拿到了19%(这和普通美国白人的五十对五十的比例相差很大)。犹太人为什麽偏爱民主党?很主要的一个原因是,犹太人普遍文化水平较高,而多数知识份子,尤其是大学教授、艺术家、新闻记者等,都倾心於平等、均贫富等乌托邦理念,倾向大政府、高福利的社会主义。美国的大学教授中,90%注册为民主党;主要媒体的编辑记者,只有20%注册为共和党。当然,犹太人中也有共和党的支持者,像美国知名的政论刊物《评论》(Commentary)不仅反映右翼保守派的观点,而且属於最坚定、最清晰的一类右翼,但他们属於少数派。

在对伊战争问题上,美国两党明显态度不同。布什所属的保守派共和党中,99%支持武力倒萨。而在野的民主党,则严重意见分歧,反战拥战几乎对半。美国参议院以77对23票通过对伊动武决议,其中支持者包括全部51名共和党籍议员以及倒戈的26名民主党籍议员,可见民主党的分裂。作为绝大多数支持民主党的犹太人,在这个问题上的分裂更加严重。因为从以色列的安全利益,铲除萨达姆政权对中东和平有利,尤其对以色列的安全有巨大好处。但从党派理念来说,犹太人又不情愿支持布什的共和党。在全国民调中,支持武力倒萨的美国人最高时达78%(反战占20%),但犹太人中支持倒萨的只有52%,低於全国一般民众支持率26个百分点。就连在铲除萨达姆,直接有利於以色列安全这样重大的外交政策上,犹太人才勉强超过一半的支持率,可想而知,犹太人不仅不是阿拉伯世界以及法德等国一些知识人所说的“一小撮”主导美国军事打击伊拉克的“阴谋力量”,而且几乎成了布什政府推行强势对外政策的反对者和阻力。因而美国有评论家说,如果以色列不是犹太人的,其他人的,尤其是其他白人政权的,那美国的犹太人可能99%支持巴勒斯坦和阿拉法特了。

多数犹太人倾向左派这种现象在以色列更为明显。以色列虽然由於实行政党比例制产生很多小党(目前有国会席位的近20个党),但主要理念也基本像美国的两大党一样,分为左派和右派,其中主要左派政党是工党,右派是现在执政的总理沙龙所属的利库德集团。而在以色列建国的1948年到1977年的长达近30年中,一直是工党连续执政,实行的类似瑞典等北欧国家那种福利社会主义政策。後来在1984年,工党和右派政党联合执政两届八年。1992年工党又赢得大选,执政了近两届七年。在以色列建国後的55年历史中,工党前後执政了长达44年,可见这个国家的左派势力有多大。直到巴勒斯坦恐怖组织不断用自杀炸弹屠杀以色列平民(自奥斯陆协议签署之後,有近800名以色列平民死於自杀炸弹,3,000多人受伤,占以色列人口近千分之一),工党致力和阿拉法特和解的政策完全失败之後,右翼政党才在大选中获胜,沙龙出任了以色列总理。因而有人说是阿拉法特把沙龙“推”上台的。

美国的犹太人和以色列国内的犹太人相似,左派占多数,自然支持左翼民主党的占多数。犹太人不仅是美国民主党候选人的重要票源之一,更是该党的主要经费来源之一。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政治捐款,三分之一来自犹太人;三分之一来自被称为“左派大本营”的好莱坞。在克林顿的民主党执政时,犹太人最为扬眉吐气:克林顿是美国历史上启用最多犹太人进入内阁的总统,犹太籍部长级官员包括,女国务卿奥布莱尔,国家安全顾问伯格,国防部长科恩,劳工部长拉宾,商业部长萨默斯(现为哈佛校长),以及联储会主席格林斯潘等。连克林顿性丑闻的要角、白宫实习女生莱文斯基也是犹太人。但这些犹太人被重用,并不是因为他们是犹太人,而是因为他们是左派,是理念的一致导致的被重用。

虽然美国实行两党轮流执政,外交政策因不同政党上台而有所变化,但美国的外交从来都以国家利益为主,而绝不是以哪个族裔的利益为重。美国历届政府,无论左派、右派,都比较支持以色列,正是出於这种国家利益的考虑,而不是为了支持犹太人。因为任何对以色列的历史以及地缘政治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一个面积只有二万平方公里,领土最窄处只有九英哩的民主国家,处於周围敌对的阿拉伯专制国家的包围之中。而且就在以色列建国第二天(当时仅三百万人口),就遭到周围五个阿拉伯国家(一亿人口)的联合进攻,要把它赶出这个地区。这种阿拉伯国家以多欺寡、敌视、排斥以色列的政治氛围一直持续到今天。以色列建国50多年来,已通过民主选举产生过12届总理和政府,而周围的22个成员的阿拉伯联盟,迄今没有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美国作为自由世界的领导者,无论从价值认同上,还是历史责任上,都必须采取支持以色列的政策,帮助这个遭受过纳粹屠杀的民族拥有自己的家园,支持这个和美国一样推崇自由价值的民主国家生存下去。

今天,美国是多数犹太人不支持的保守派共和党执政。在这种现实下,倾心民主党的犹太人,产生的影响更为有限。例如布什政府提出的解决巴以冲突的“中东地图”方案,就有向以色列施压的内容,包括要求以色列从巴勒斯坦区修筑的居民点撤出来,而对这个方案很多犹太人不高兴。

但即使是多数犹太人支持的左翼民主党执政时,美国的外交政策也没有一面倒向以色列。例如在启用犹太人最多的克林顿政府期间,正是美国的斡旋调解,以及向以色列施压,才有了历史性的1993年巴以和解的“奥斯陆协议”,使阿拉法特得以从黎巴嫩返回巴勒斯坦;才有後来以色列总理拉宾和阿拉法特在白宫前历史性握手;才有了2000年美国大卫营的巴以首脑和平谈判(虽然功亏一篑)。

作为一个民族,犹太人对人类文明做出了杰出而独特的贡献。诺贝尔奖的获得者中,以族裔来算,犹太人最多。在二战前的欧洲诺贝尔奖得主中,三分之二以上是犹太人。作为一个国家,以色列实行美国式的民主制度,三权分立,有新闻自由,成为整个中东地区中唯一的民主国家和样板。但作为一个政治意见群体,犹太人多数持左翼观点,尤其是在相当程度上主导美国的媒体,则对美国社会可能滑向左倾,具有负面影响作用。去年美国公开的七十年代尼克松总统的白宫录音带爆出新闻,因其中有美国当今最著名的宗教家(前五位美国总统就职都由他主持宣誓仪式)葛培理(Billy Graham)和尼克松的私下谈话,其中这位保守派宗教家表示,他对左派犹太人主导美国媒体的现象很担忧,并感叹说,“犹太人是美国的癌症”。当然,葛培理已经为这个30年前的私下谈话而道歉。但也有评论家说,这种私下谈话,恰恰更可能是真话。从葛培理的感叹也可看出,美国的共和党、保守派,以及基督教人士,对左翼犹太人的观点和作用的担忧。但他们反感的是犹太人的左派立场,而不是犹太人这个族裔本身。

从上述事实来看,虽然犹太人在上层建筑领域颇具影响力,但绝不能主导美国政治。美国政治更是中产阶级主导的,因为他们的选民数量大,基座大。以左派占多数的知识份子群体在大学、媒体、好莱坞等发出的声音分贝高,引人注目,但以右翼为主的、沉默的、现实的,脚踏实地的中产阶级则用选票坚定地阻挡著左派乌托邦幻想的巨大逆流,支撑著美国的价值,支撑著自由世界的脊柱。如果以左派为主的犹太人真的成为主导美国政治的势力的话,美国就不再是美国。

(载《开放》2003年6月号)

2004-08-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