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金正日让日本人发抖

曹长青

23岁的奥土木子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才鼓足勇气告诉她的家人,她有了男朋友。她告诉哥哥说,第二天要去海边和男友约会。她说这话的时候是1978年8月的一个晚上,在她日本的家里。

然後第二天晚上她没有回来,人们在海滩边上找到了她的汽车,但没有这对恋人的踪影。两个青年人突然失踪了。有人猜测他们溺水了;也有人怀疑被黑社会绑架或干掉了。

从那以後,四分之一世纪过去了,奥土木子的父母已都70多岁了,父亲已躺在医院,母亲在过去这24年来,天天在家里的供台烧香摆水果等,期待感动上仓,让她的女儿回来。24年,八千多个日夜的思念,母亲的心被撕碎了。

今年9月15日,这位母亲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让她无论如何晚上不要打开电视,也不要听广播。因为那晚电视播出日本首相小泉访问平壤,金正日正式承认,他们把包括奥土木子在内的13名日本人绑架到了北韩,其中8人已死亡,还有5名幸存者。做儿子的担心苦等了20多年的母亲受不了这个消息的打击。

在七、八十年代,据日本方面的估计,有50到60名日本国民像奥土木子一样,被北朝鲜特工从日本的国土绑架到了北韩。还有日本在欧洲的留学生,在奥地利旅游时“失踪”,现在名字也在北韩的“名单”上。被北韩绑架的日本人各种各样,有52岁的旅馆更夫,有20多岁的公司女秘书(在送女儿去托儿所回来的路上失踪了),最小的是13岁的横田惠,她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不见了”。

上述那位母亲最後得到的消息令她悲喜交加,她的女儿及其男友在五名幸存者的名单上,而且这对恋人在平壤结了婚,现已有三个孩子。另两名幸存者和奥土木子一样,也是一对青年恋人,也是在海边约会的时候被绑架到北韩後在那里结婚(有了两个孩子)。另一个幸存者曾我,和从南韩叛逃到那里的美国士兵结了婚,现有一女一子。

这些被绑架者的故事成了日本媒体上的最大新闻,美国的英文报纸也大幅报道。读这些日本人的故事,令人非常伤感。因为作为一个经历过共产主义制度的中国人,对这些被绑架到共产北韩的日本人的遭遇以及他们的生活,真是感同身受。

这五名幸存者在北韩那样封闭、贫穷、野蛮的世界是怎样煎熬过20多年?他们是怎样渡过的突然失去家人、国家,一下子掉入黑洞般的岁月?而且那八个被北韩宣布已死亡的日本人,是怎麽死的?那个当年才13岁的横田惠,被绑架到北韩之後,作为一个刚上中学的女孩子,她会怎样地想念父母,怎样地恐惧,怎样地无望?北韩当局说,这个女孩子在29岁(经过16年的折磨後)那年在平壤的一家精神病院里悬梁自尽了,留下一个女儿(她在那里和朝鲜人成家)。

那些突然被劫持到北韩的日本青年,和原来已在共产国家的人不同,他们是在一个民主、和平、并相当富裕的日本成长起来,他们根本没有像其他中国人、北朝鲜人那样,从小就在那个“悲惨世界”里磨练。他们根本不可能有适应的能力。被绑架的人中60%以上都死了(他们中绝大部份死时才三、四十岁),就足够说明那个环境对他们来说是多麽艰难。也有报道分析说,其中很多是因为“不合作”而被北韩当局处决了。

经过日本的全力争取,再加上小泉政府承诺向北韩提供总数为100亿美元(相当於中国去年军费开支的一半)的经济援助,金正日政权才同意让这五个幸存的被绑架者回到日本探亲两个星期。

在东京成田机场,当那些年迈的父母们拥抱分别了四分之一世纪的儿女时,他们在泪水和哽喑中急迫地询问他们是怎麽被绑架的。但这些幸存者全是一个口径:“以後再说”。

但这些终於和父母家人团聚的幸存者,谁也没有详细谈他们被绑架的经过,也拒绝谈他们在北韩的遭遇。为什麽?因为他们的孩子都被“扣”在了北韩(三家共有7个孩子),不让和他们同行。如果他们在日本谈什麽,那麽他们可能就无法再回到北韩,再进入新一轮悲剧,开始和他们自己的孩子分别。而他们的孩子将来在北韩有什麽样的遭遇,又是无法预料。

北韩当局批准的两星期“探亲”期限到了,父母亲属们不同意他们就这样回去,小泉政府也宣布,同意他们的亲人们的意见,不让他们马上返回北朝鲜;说他们在北韩被折磨、洗脑的时间太长了,需要多一点时间来恢复记忆,熟悉日本现在的生活,和他们的父母亲人多呆一段时间。

这五位幸存者几乎就像“外星人”,他们回到日本的时候,胸脯上戴著金正日的像章,并把自己视为“朝鲜人”。现代的日本对於他们如同隔世,他们不认识CD,不知道什麽叫DVD;没见过手提电话,更不清楚什麽叫电脑网络。在他们被绑架到北韩之後的这二十多年间,日本已换过14个首相。但他们在东京机场见到自己久别的父母时,仍保持著日本人特有的谦恭和礼节,鞠躬对父母说,“对不起,让你们担忧了。”

对於这五名幸存者不能按期回到平壤,金正日竟大怒,指责日本食言,并对“日朝关系正常化”进程叫停。一个政府派“特工”到别的国家的土地上绑架人家的国民,用来做自己的情报人员的语言训练工具,是多麽野蛮的行为!而且现在既然金正日已承认这是他父亲金日成时代的“错误”,并为此道了歉,那麽最基本的逻辑是应该让这些日本人连同他们的孩子一起回到自己的国家。但共产党人的残忍和流氓简直无法理喻,他们不仅限期让这些被他们绑架的日本人回到北韩,还要拿这些受害者的孩子做“人质”,恐吓他们的父母在日本不要“乱说乱动”。

这五名幸存者中,除了两对夫妇之外,更难的是那个丈夫和孩子仍都在平壤的曾我。她的丈夫由於是叛逃到北韩的美国士兵,即使将来北韩允许他们夫妇和孩子回到日本,她的丈夫也不敢离开北韩,因为担心美国追究他的“叛国罪”。日方向美国提出赦免他的请求(如果他和妻子回到日本的话),但美国没有答应。

这是怎样的一出人间悲剧,妻子要回到自己的母国和父母亲人团聚,而孩子被扣在北韩,丈夫又由於这样的原因无法离开平壤。真像小说情节一样令人感叹、感伤。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

但对这样一个霸道、凶残、视生命为草芥的北韩专制政权,无论是日本(世界经济大国,亚洲军事强国)、美国(世界唯一超级强国)、还是南韩(经济和军事实力都远超过北韩),全部都用绥靖主义的方式对待它:哄它,劝它,恭维它,援助它。尤其是南韩的金大中政府,还贿赂了金正日四亿美元,使北韩同意金大中去平壤进行“破冰之旅”,由此使金大中得到了“诺贝尔和平奖”(南韩反对党已表示,如果在12月19日的总统大选中获胜的话,将立案调查金大中贿赂金正日4亿美元一案)。而被北韩绑架的南韩人,据估计多达500到1,000人,但金大中政府从来都不敢向北韩提这件事,对被绑架者家属的呼求置之不理。

被绑架的日本“人质”事件,等於给所有日本人上了一课,让那些从没经过共产主义的人,知道一下什麽叫共产党,什麽叫邪恶。日本现在从政府到民众一面倒地支持这五个日本人留在日本;日本政府已经决定,任何当年被绑架的人选择永久居住日本,政府将提供五年的经济资助。从现在到他们做出决定时为止,按月提供住宿、交通、饮食、医疗等费用。他们已经被日本政府抛弃了一次,这次不能再抛弃了。

日本民间更是成立了各种组织,声援这些日本人和他们被滞留在北韩的亲人,同时调查那些死亡的被绑架者的实情。这五名日本人的亲属、朋友们更是用最大的爱心帮助这些受害者重新熟悉自己的家园,熟悉日本的社会环境,熟悉电脑等现代科技。其中一位曾喜欢打棒球,他以前的全体同学都来陪他打球。日本人简直不知道应该做点什麽才能补偿一下这些受害者们。

但愿日本人民在感觉那些遇难的日本人生命之沉重、这些幸存的日本人青春之宝贵的同时,能够想一下,南京大屠杀中遇难的那些中国百姓,在日本侵华战争中丧生的2,100万中国军民。任何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正是在这样认知上,我们谴责所有的邪恶,维护人类共同的价值。

2002年11月18日於纽约

2002-11-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