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谁在怂恿金正日?

曹长青

北朝鲜最近的举动成为新闻热点:退出全球武器扩散条约,恢复发展核武。在共产主义全球大势已去的今天,一个极度贫穷、封闭、孤立、弱小的共产北韩,怎麽敢这麽干?

像一切专制国家一样,不管怎样贫穷,北朝鲜也要勒紧裤带发展军力。据美国学界的报告,过去20年来,有200多万北朝鲜人因饥饿而死亡,但北朝鲜却保持大规模兵力,有110万人(美国才139万军队,南韩60万)。

美国中情局报告说,北朝鲜还拥有核武器,至少有两枚;最近宁边的核子反应堆恢复之後,平壤的核武会再增加四枚。而北朝鲜拥有长程导弹更是举世皆知,它曾试射导弹,超越日本上空坠海,吓坏了日本人,震惊了国际社会。

朝鲜半岛不仅军力完全不平衡,潜藏危机,而且北朝鲜还向外输出核武技术和导弹等,一旦落到恐怖份子手里,对美国及全球安全构成直接的威胁。

金正日政权为什麽如此胆大妄为,成为国际社会的毒瘤?有很多原因,首先是得力於中共这个大毒瘤的保护,没有中共的所谓“抗美援朝”,金日成政权当年就被美国领衔的联合国军队铲除了。毛泽东用牺牲了几十万中国士兵的生命,保住了金家父子的独裁政权。最近《纽约时报》资深专栏作家沙费尔(William Safire)撰文说,当年中共救了北朝鲜,才使这个全球最专制封闭的政权至今存活;今天北朝鲜的主要供应品和能源来自中国,没有中共的支持,北朝鲜早就撑不下去了。沙费尔提出,要想制约这个胡作非为的东北亚小霸王,必须要它的“老子”中共出面,北京有责任管束它的“共产儿子”。

另一个原因是,南韩近年对平壤的绥靖政策壮了金正日的胆子。五年前,左派金大中当选南韩总统之後,就提出旨在和共产党和解的“阳光政策”,单行道地向平壤提供巨额援助,但金正日连允许南北韩失散亲人团聚这样的最低承诺也没有兑现。

後来汉城媒体揭出,金大中的“平壤之行”是贿赂金正日“买”来的。金大中事先把政府的四亿美元偷偷转给了金正日,平壤才同意金大中去“访问”。四亿美元给金大中换来了“诺贝尔和平奖”和百万元个人奖金,而南韩人民却什麽也没有得到。

金大中对共产党不仅有左派浪漫情怀,而且刻意讨好。他上台前是“持不同政见者、民权领袖”,但他掌权後,却禁止中国异议人士入境南韩,拒绝给达赖喇嘛到汉城讲经的签证,以此阿谀北京独裁者。金大中竞选总统时以“反贪肃贿”为主要口号,但他当选後,他的三个儿子都涉嫌行贿等不法行为,两个已被判刑,他自家就是贪赃枉法的老窝之一。

金大中政府不仅谄媚金正日政权,还对美国不积极支持他的“阳光政策”不满,纵容和煽动南韩青年的反美情绪。在去年汉城举行世界杯足球赛时,在美国和南韩队比赛之前,上万名南韩青年包围了美国驻汉城大使馆,如果南韩队踢败,他们就要冲击打砸美国使馆,一副输不起的流氓无赖状(最後两队踢平,才算没发生冲突)。

去年12月南韩举行总统大选时,金大中所属政党又是玩反美的牌,煽动和纵容无知的青年人举行反美示威。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军驻南韩的士兵,不断遭到当地韩国人的欧打。一名美国士兵在夜晚从饭店回驻地的路上,被当地人突然套上面罩,遭到毒打,腰部被刺了几刀。在汉城很多商店,韩国店主挂出“美国人不受欢迎”的牌子。该报驻汉城记者说,现在驻南韩的美军士兵晚上都不敢出去。当年美国以牺牲十万人生命的代价保住了南韩,今天这三万七千名美国士兵,为了继续保护南韩的安全,远离家乡和亲人,在南韩驻守了五十多年!而南韩人居然恶劣到如此地步。

南韩新总统庐武铉在竞选时公开煽动反美,说南韩不需要美军;当选後还说,如果美国和北朝鲜发生战争,南韩将做“调节人”,暗示南韩不站在美国一边。

庐武铉是知名的左派激进律师和议员,在南韩国会的几百名议员中,庐武铉是唯一没有到过美国的人,但他以此“自豪”。在今天这样的资讯流通、波音飞机的时代,显耀没有到过美国,没有出过国,就等於井底之蛙显耀从没有出过井。如此无知、充满民族主义情绪的人当选南韩总统,对朝鲜半岛问题的解决不会起到任何好的作用。

面对南韩朝野这种反美情绪,已有多家美国大报和学者提出美军应撤出南韩,让金大中和庐武铉们自己去对付百万大军的北朝鲜吧。最早发出这种呼声的是《华尔街日报》发行人候斯女士(Karen Elliott House),她在该报撰文说,汉城必须做出选择,如果不和美国站在一起,那就自己单独对付平壤,美国撤出驻军。美国“卡托研究所”(Cato)研究员班多尔(Doug Bandow)最近也发表论文“应该是从南韩撤军的时刻”,和候斯看法类似。《纽约时报》最近刊出雷根总统时的国家安全顾问阿兰(Richard Allen)的文章「汉城的选择:美国还是北朝鲜”,提出具体撤军方案:明年底前,削减驻南韩美军四分之一(七千人),然後每年撤出一万人,分三年从南韩撤出全部美军。他认为正像当年美军从菲律宾撤出一样,最後并没有影响区域安全,因为美国在附近国家仍保持强大军力。五角大楼的官员也说,“像教孩子骑自行车一样,我们手扶著南韩已五十年,该撒手了。”美国人认为,我们的军队不应该(冒著生命危险)去保护一个不欢迎我们的地方。

布什政府对平壤的政策显然很谨慎,期待通过俄国、中国、日本等向被朝鲜施加影响,和平解决。美国舆论特别强调,北京应向平壤施压,来展示它支持美国反恐的诚意。但关键在於,江泽民政权是不是真心支持美国反恐,它是否对平壤真正施压,是个问号。北京过去一直在玩平壤这张牌,来和美国讨价还价,而任性的平壤政权对中共有特殊的战略利益,北京可能不愿看到金正日对美国的威胁真正消失。

一个无知、粗鲁、任性、随意的金正日,正是在汉城和北京的纵容下,才敢这样胡作非为,胆大包天。中共和这样的政权连到一起,不仅展示出共同的共产专制的本性,更可能有一天倒楣在金正日身上,因为连北京也无法猜测,下一步平壤的独裁者要做出什麽惊人之举。而民主的南韩,越来越在民族主义的毒药下发疯,难道它非要被毫无理性的共产北韩教训一下才会清醒一点吗?

(载《开放》2003年2月号)

2003-03-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