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彭明敏和台湾人的梦想

曹长青

整整五十年前的九月,台湾发生了一个爆炸性新闻∶当时深得政府器重、曾被评为“十大杰出青年”的台大政治系主任彭明敏教授与两名学生发表《台湾人民自救宣言》,结果三人被逮捕判刑。

五十年後回顾这个宣言,更令人感到,这是一份勇敢的宣言。在当时那麽严酷的白色恐怖下,彭明敏们竟敢喊出推翻国民党专制,建立自由台湾。其勇敢,其英雄气概,在严重缺乏英雄的今天再回首,更加倍令人钦佩。

这也是一份智慧的宣言。五十年后的今天来看,宣言内容不仅没过时,反而更具前瞻性,可作为台湾方向的纲领文件。因为∶

第一,它明确指出台海两岸是两个国家,“‘一个中国,一个台湾’早已是铁一般的事实!”

第二,它首次呼吁台湾人拒绝共产党、推翻国民党,在国共之外寻求“第三条道路”,即台湾人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

第三,它强调普世价值,提出目标是在台湾“使人类的尊严和个人的自由具有实质意义”。它不是从国族血缘出发,而是信奉自由主义理念,这跟美国建国先贤杰弗逊起草的《独立宣言》在一个价值轨道。

半个世纪过去了,彭明敏等代表的台湾人民自救的梦想,实现了多少?

虽然那个逮捕彭明敏们的黑暗时代已经结束,台湾人民用选票“推翻了”国民党专制,但随著对岸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军事崛起,中共对台湾的威胁和统战更为强化。台湾内部的统派又跟北京遥相呼应。彭明敏们五十年前那个“台湾自救”的梦想,好像仍遥不可及。

外省人国家认同的变化

但透过表层的迷雾,深入观察台湾这些年的变化,可清楚地看出,这块土地不仅正发生巨变,而且是朝向彭明敏们的“自救之梦”。这从十年前(2004年)法国学者高格孚(Stephanc Corcuff)在台湾出版的专著《风和日暖——台湾外省人与国家认同的转变》中的统计数字,跟今天的做个对比,就更可清楚看出。

这本书是高格孚根据在台湾做的问卷而写的博士论文。该问卷调查跨度有十年(1987-1997年)。调查显示,高达50.3%的受访者认为,两岸统一是政府应该绝对坚持的政策。问为什麽要统一?有72%说台湾属于中国,62%认为台湾太小,51.4% 回答是为了让中国在世界上扬眉吐气。

虽然当时的台湾居民对中国的认同那麽强烈,但敏锐的高格孚还是发现了细微的真实之处。他预测台湾正发生“本土化转折”,因为强烈的统派中,老人居多,越年轻的,越偏向本土化。即使统派人士,“也仅在表达政治理念时才出现统独之争;在日常生活中仍是以台湾本位为主。”

例如问卷结果显示,最主张统一的人士,他们心目中最优先的关切对像,还是台湾的经济稳定、政治民主自由、台湾的安全。环保问题、生活质量、社会治安等则列为次要优先,与中国大陆统一等问题,则被列在优先次序的最末位。也就是说,生活与事实上的认同是一回事;到了选举时刻,如何选择又是另一回事,这有很大的差别。由此高格孚得出这样的结论∶“外省族群有无可避免的台湾化趋势”。

柏杨的儿子“根在台湾”

当年在他这本新书的发表会上还有个小插曲,也印证他的预言∶出席的作家柏杨致词时说,他在台湾是“外省人”,但回到中国大陆,他又成了“台湾同胞”。柏杨认为“省籍问题早晚会随著时间过去”。他说曾要求儿子到中国河南“寻根”,看看他父亲的坟墓,却被儿子拒绝,儿子说他是台湾人,“根就在台湾”。柏杨对此“忧喜参半”∶“忧的是怎麽可以不去看我的父亲、他的祖父墓呢?”喜的则是儿子认同台湾(虽然他本人到死都是统派)。

高格孚可谓高瞻远瞩,他的书发表距今十年,其预言已被现实证实。台湾过去这些年的民调,赞成两岸统一的比例一路下降。今年有两个重要民调,一是三月份《远见》民调∶只有10.7%赞成两岸统一(其中4.4%认为先维持现状再和大陆统一、6.3%表示台湾应尽快和大陆统一),高达61.0%不赞成统一。另一组问卷中,有49.7%赞成台湾最终应该独立,31.8%不赞成。

今年七月台湾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发表的关於族群认同和统独问题的民调更说明问题∶台湾民众认为“自己是台湾人”的比例升至60%,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只有3.5%,认为“自己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的占32.7%。

高格孚在台湾做民调的时代,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占80%以上,现降至3.5%。那时主张跟对岸尽快统一的占50%以上,现降至6.3%。这两组数字,展示台湾的巨大变化。

“阈境性”与台湾主体

在高格孚做调查的九十年代,即使那些赞成统一的外省人,涉及选举等政治议题时,有强烈统派意识,但在平常生活中,仍是台湾意识优先。而今天,这种台湾优先、这是自己家园的认知,即使在外省人中也相当强烈。像柏杨的儿子那样不去中国拜祖,而认为自己的根在台湾的年轻一代,更是普遍认同台湾。只有一些国民党高官去北京朝拜,当然也有民进党前主席等政客到中国祭祖(还假哭),这是做政治秀,向中共献媚。这类政客的自我作践,在台湾只是遭到更多蔑视。

高格孚2011年底又推出研究两岸关系的新著《中华“邻”国》,再发预言∶台湾对中国具“阈境性”(阈是门坎的意思),因台湾的独特历史、人民认同变化、地缘位置(两岸隔有海峡)等,使台湾跟中国交往中,无法被边陲化或边缘化。“阈境性”让台湾可以成为自己决定未来的“主体”。也就是柏杨儿子所说的“根在台湾”。高格孚认为“根很重要”,这是主体,预示著台湾可以选择自己的未来。这个选择,不就是五十年前彭明敏等人提出的台湾自救之道吗?

所以,虽然表面上国、民两党都在向中国靠拢,但在真实的台湾社会,在台湾人民心中,五十年前《台湾人民自救宣言》中所追求的梦想,不就正在成真吗!

——原载台湾《看》月刊2014年9月号(原题∶台湾自救的梦想正在实现)

2014-09-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