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王丹联名信,作秀造“诺奖”

曹长青

王丹因“疑患脑瘤”事件引发争议,民运圈内人士也对他多项账目不清、涉嫌贪污民运捐款等问题提出质疑和批评。但作为一个政治公众人物,王丹不仅不做任何谦虚认真的回应,反而在自己的“脸书”上(那是脸呵!)贴什麽“屎”呵“痰”的脏字骂人,指所有批评都是国共两党的五毛,还指别人都嫉妒他,甚至说自己是天使,别人是恶魔。他现在还没有真正的权力就如此嚣张。那口气,一副自己是有多少军队的小独裁者的样子。王丹做了四分之一世纪的“名人”了,而且自己声称是“六四偶像”,但这些低劣的表现,哪像个公众人物?简直是个小痞子,远不如美国娱乐界一个普通的歌星球星。

王丹在不敢公开、正面回答问题的同时,却一点儿没闲,而是在“背后”做小动作,联络团伙,甚至要做海外民运发言人。明摆,是要以此抗衡对他的批评。这种举动,不仅惹怒了知情的民运圈朋友,也让我感到,在王丹软软的腔调、貌似谦恭的姿态、小姑娘般羞涩的包裹里面,有一个不知错、不知耻、更不阳光的小野心家。

最近(8月22日)王丹给民运圈内二十几个人发了一封“仅限内部”的信,说海外民运近年没什麽动静,以后应该就“突发性的重大事件做出反应”,由这个王丹称之“六四群组”的人联名表态。由一个发言人草拟声明发给这些人,“如果大家在12个小时内(甚至酌情更短的时间)没有回复或者修改意见,就授权此人代表大家签名发表。” 而王丹则要求做这个发言人。有人提出应该大家“轮流做发言人”。但王丹不同意,就是要坚持由他来做发言人。

有人提出,不吱声不表态的,就应视为“不同意”。王丹如此回答∶“如果不表态,就视为不同意,我担心就没有人同意了,因为你也知道,大家都很懒得很。所以我还是不能同意你的道理,还是认为不表态就代表同意”。

“不表态就代表同意”!王丹哪里学来的逻辑?这不是强奸民意吗?他明说,就是因为担心“没人同意”,所以要用这种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让你被动同意的缺德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简直就像兜售东西,多少天内你不吱声,他就自动从你的信用卡里扣钱了,但那种扣钱起码有你最初的认可。而在王丹这里,你们都不回音的话,他的海外民运“发言人”地位就算确定了,他就可以用这些人的信誉,代表海外民运发表声明了。

这就是王丹的民主!要内部运作、强加民意的民主!下一步他要学邓小平,在民运大佬家开“八老会议”了吗?

这不,以王丹为首的第一波声明已经出来了麽(所谓“为占中港人争取诺贝尔和平奖”)。王丹的名字不仅排第一,而且上了各种新闻的标题。为什麽王丹的名字第一?因为声明稿是王丹起草的,由王丹把自己名字排第一,由王丹作为群体的“发言人”自己把新闻稿发给媒体。

王丹终于达到目的了。他真要给香港人争取什麽奖吗? 根本不是!他是拉这些人给自己背书,为了发声明而找个“事件”。因为是王丹要发声明在先,香港人民抗议中共撕毁普选承诺在后。如果没有这件事,王丹也会找到别的事。要作秀发声明的话,每天,每个小时都可以找到事件。

那麽这些人要不要负一点责任?要不要首先追究一下王丹把那些民运捐款都弄到哪里去了?下列这些跟王丹联名的人是不是属于被王丹称为“懒得很”的人?自己不必做事、不必写文章,能够名字上一次媒体就不惜给王丹这种以作秀、风头为“第一目的”的人背书? 下面就是这些人的名单∶

王丹、王天成、王军涛、王超华、王进忠、吾尔开希、吕京花、李进进、余杰、胡平、项小吉、康正果、盛雪、潘永忠、苏晓康。

王丹原来的名单上是28人,用cc发出去。由于有一半人(14)退出,现名单上只剩15人(加王丹本人)。即使这15人里面,还是有人不熟悉状况,我只核实了两个,一个事先不知道,一个是被朋友拉进签名的。王丹为了不让其他人了解情况,后来就用bcc把名单藏起来联络。如果光明正大地联名,为什麽要隐藏?为什麽发表之前要内部?

王丹明确指出∶“大家都懒的很”,连签个名回执都懒得做。但在他的所谓“为占中港人争取诺贝尔奖”的声明里面却煞有介事地罗列了他们要进行的“伟大行动”∶“将联合海外华人,尤其是居住海外的香港人,以及台湾的公民社会力量,动员各国议员,大学教授,人权组织和原诺贝尔奖获得者,共组‘全球推动占中港人获诺贝尔奖联机’,全面开花。”

在过去二十几年来,常有这种除了联名发声明,什麽具体事儿也不做的情形!这次联名,如果不是同样性质,就请王丹拿出具体分工计划——

谁做哪一项,尤其是发起者、发言人王丹具体做什麽?
联合哪些海外华人?哪些香港人?哪些“台湾的公民社会力量”?
准备怎麽个“全面开花”法?
谁去动员各国议员?哪国议员?谁负责收集名单地址?
谁去找大学教授?哪些教授?名单在哪里?
谁和人权组织联系?哪些组织?
谁和原诺贝尔获奖者联络?哪些获奖者?
谁写联络信?英文信?中文信?

请王丹定期给大家公布,他们都做了声明上面宣称的哪些内容?如果不公布、不拿出做的成绩,就是欺世盗名又一桩!

事实上,“为占中港人争取诺贝尔奖”本身就是个骗人的说法。诺贝尔和平奖从来都是发给长期从事某种活动的个人或组织,从未发给过街头运动。街头运动把奖发给谁呢?王丹想过吗,怎麽解决这个问题呢?他纯属是找个“由头”联名,把他自己的名字放“顶头”、要靠出“风头”抗衡对他的批评。

一个如此出笼过程的、欺骗世人的“争取诺贝尔奖”岂止是不想做任何实事的作秀,根本就是造假!

一位朋友给我写道∶“王丹这(签名举动)是拉人垫背。他现在受到昔日战友有理有据的揭露,想要以创造民运新气象的名义,拉一帮子人发声明,还一再自荐做发言人,明明是要占据道德高地以糊弄过去。这样做,一方面转移视线,制造舆论说王丹在反共做大事,而那些揭露他的人是不做正事,只会搞内斗。另一方面显示,有这麽多民运大佬都是支持他的,可见他没有问题。”

王丹此举促我不得不回顾一下王丹的品行、王丹的水平,看他有没有资格做海外民运发言人?请看我稍后发表的《“五错俱全”的王丹》。

2014年9月2日于美国

2015-09-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