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习近平的“反腐”错了吗?

曹长青




对习近平的“反腐”,很多中国人感动莫名,认为习近平是动真格的,这是中国有希望的象征。其实这是一厢情愿,因为历史已证明,靠统治者反腐,从来都不会成gong。

第一,皇帝反腐百忙一场。

中国两千多年皇朝史,历朝历代都有“反腐”,但哪个也没有解决问题。例如中国皇朝最大的贪官是乾隆年间的和坤(应为王字旁加申的shen,但本网无法显示这个字),从他家搜出的赃款珠宝等,价值八亿银两,超过了清朝政府15年财政收入的总和。

被乾隆皇帝宠爱、权倾一时的和坤,成为十八世纪的世界首富,富可敌国,是“贪官之最”。继位的嘉庆皇帝虽然拿下和坤(赐死),大力肃贪,也没能制住朝廷的腐败。最后大清王朝的驾崩,就来自内部的腐烂。中国辛亥革命代价很小(爆发时没怎麽死人),就因为清王朝已烂透,没有活气了,只是原来没有报丧而已。

清朝之前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是出名的反腐皇帝,他鼓励天下百姓举报贪官,甚至允许百姓自行闯入官府捉拿劣迹官员。1392年明朝立法,官员贪污60两以上,要斩首示众,还要剥皮。

朱元璋反腐甚至不避亲,其女婿因私贩茶叶,罪不至死,结果也被赐自尽。谁贪就杀谁,朱元璋成为杀贪官最多的皇帝,杀了一万多人。

为杀一儆百,强势肃贪,朱元璋杀掉贪官后,还把人皮剥下来,塞进稻草,放在官府示众。官员们看到这张“人皮”都心惊胆战。在人人自危中,官员上朝前要跟家人话别,如回不来就得安排后事。回来了全家就庆祝多活了一天。如此严酷反腐,最后明朝还是毁在腐败之中。

为什麽明朝清朝等最后仍是腐败而亡?因为他们没有挖掉腐败的根源——皇朝制度。不解决制度问题,靠皇帝抓杀贪官,根本无法杜绝腐败。朱元璋恨贪官恨到剥他们的皮,但他没明白,他本人和那个皇朝制度(不受监督)才是腐败之根。可他能反自己吗?

第二,共产党反腐哪里能反成?

毛泽东建立红色政权后,也是力倡反腐的。1952年初就大张旗鼓地把贪污公款的中共天津地委书记刘青山、张子善给枪决了。他们可是打江山的元勋,两人十几岁就加入共产党。当时毛批示∶“正因为他们两人的地位高,gong劳大,影响大,所以才要下决心处决他。只有处决他,才可能挽救20个,200个,2000个,2万个犯有各种不同程度错误的干部。”甚至后来毛发动文革,也有想一揽子解决官员贪腐官僚的意图在内,结果文革也没解决贪腐,反而情况更糟。

到了邓小平时代,官员贪腐更普遍(因更方便),经济开放同时又政治专制的“双轨制”给了权力者大捞一把的绝佳机会。从邓小平、江泽民,到胡锦涛、习近平,都主张“反腐”,可三十多年来,腐败更加严重,几乎到了“中国到处是和坤”的地步了。县市省级官员,甚至政治局一级,随便抓一个就是贪官。

被抓到的贪官没有服气的。广东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受贿16亿)说∶要说我是贪官,说明官场都是贪官!你们有本事,真让我交代,那我能交代三天三夜,甚至三个月三年,能把茂名官场翻个底朝天!

苏州副市长姜人杰(受贿过亿)被抓后大惑不解∶“判我死刑?那别人搞的钱比我多好几倍,怎麽判?我要揭发。”

安徽副省长王怀忠说出官员潜规则∶“宁愿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台上大谈廉,台下死要钱”。

其实习近平的反贪决心还不如朱元璋。朱皇帝还动真格的,抓了自己女婿赐死。而习近平的姐姐(齐家桥一家)妹夫(吴龙)等都靠权势发财,美国彭博社报道说,习家资产高达3.7亿美元(22亿人民币)。

可习近平却指示全党∶“管好你的配偶、子女、亲属、朋友和下级,发誓不用权力来谋私利。”这跟乾隆、嘉庆们一样,都是把皇帝自己(及家族)排除在外的。

更不要说,《纽约时报》证据确凿地报道,前总理温家宝的家族资产高达27亿美元(160多亿人民币),是清朝最大贪官和坤(8亿银两)的三倍以上。和坤被赐死,温家宝还是“人民的好总理”。

还有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涉中国最大金融丑闻“上海招沽案”等,涉贪额是天文数字),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卷入纳米比亚贪污行贿案),李鹏的老婆孩子(霸占中国电力系统)等,全都没事。

第三,习近平为什麽反腐?

既然中国两千年来的“反腐”都不灵,习近平为何还要白费劲?因他想至少获得三个好处∶

一是建立个人威信。习当年没有通过考试进的大学,没有真才实学,但很虚荣,弄了个假博士,还找人代笔写了十多本书。他上台后拿不出真正治国方略,所以用“反贪腐”收买人心。连不少中国知识人都信了,何况芸芸众生了。

二是用反腐打击政敌。中国官员无官不贪,刚上台的习近平想巩固权力,铲除政敌,就抓他贪腐,每打必中。其实这是中国皇帝们的政争老皇历了,当年嘉庆皇帝登基五天,就抓了前朝元老和坤,说是反贪腐,实为铲除威胁,因和坤的权力太大。朱元璋也如此,对不满的朝臣就用“反腐”之名干掉。这是历来统治者喜欢的工具,既打掉政敌,又迎合百姓的肃贪心理,可谓一举两得。

三是维护共产党统治。通过大张旗鼓反腐(国家垄断媒体下)而营造一种声势和舆论,政府还是反贪倡廉的,错在贪官,皇帝还是英明的,党还是在正确方向的。

第四,怎样解决中国的贪腐问题?

榜样就在眼前∶西方七大工业国(美英法德日意加)也是七大民主国,从来没有什麽“反腐运动”,而是靠宪政制度制约∶一是新闻自由(揭露腐败),二是独立司法(政府也可是被告),三是定期选举(多党制)。这里最重要的是定期选举,因没有选举,新闻再揭露也不起根本性作用。投票,等于是人民可用选票淘汰贪官,甚至贪官所属的整个政党。民主选举(政党轮替)是制约贪腐的最强大武器。

但令人悲哀的是,很多中国文化人(甚至海外一些反共人士和媒体)不去致力介绍西方民主宪政制约腐败的制度方案,反而跟著党媒调子歌颂习近平反腐,寄望习近平是好皇帝。这令人想起1908年溥仪登基的场面,当时小皇帝才三岁(还尿床呢),下面一大片翰林学士就都跪下了。一百多年过去,中国知识人还在期待和相信好皇帝,实在可怜得够呛。

但习近平的反腐也有正面意义∶朱元璋反贪,结果其后人崇祯皇帝在煤山自缢,因明朝已腐败殆尽。满清皇帝反腐,最后清廷千疮百孔不堪一击而崩溃。今天习近平反贪,可能也是个信号,红色王朝气数已到。

2014年9月1日于美国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2014-09-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