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哈维尔给中国知识人的启示

曹长青

“在当今世界,他是某种形式的活著的圣人”,《纽约时报》在哈维尔二月初卸任总统之际的报道这样评价。为什麽这家在全球有相当影响力的大报、以监督政治人物,强调新闻“第四权”的媒体会这样高度赞美一位当权者?因为哈维尔是个“异数”政治家,他从政的历史,不仅是传奇,而且具有道德力量,使他具有某种人类良知的象征意义。

在全球192个国家中,捷克实在是个小国,面积不到8万平方公里(不到中国的1%),人口不到台湾的一半。但捷克却是个相当响亮的名字,不仅因为它有反抗苏联入侵的“布拉格之春”历史,更在於它有两个具世界级声望的知识份子:哈维尔和昆德拉。这两位知识人,都以对共产主义的深刻认知和反抗而闻名。

●喊出“皇帝没有新衣”的真实

昆德拉是小说家,但他的小说,包括一个月前在美国出版的最新作品《无知》(Ignorance),每一部都是认识共产邪恶的教科书,是崇尚自由者反抗专制的宣言。在昆德拉笔下,共产主义是个恶作剧,以“惩罚先於过错”的统治,把每个人都“变成影子之後,才让他们活下去。”每个人都要“服从一个无视个人的制度。”“任何一个人有记忆、有成年人的感觉,就难免一死。”因而昆德拉提出要结束这种“恶作剧、媚俗和剥夺人的记忆”的世界。

哈维尔是剧作家,他不但用文学作品,更用实际行动反抗共产主义。1979年,当邓小平复出,很多中国知识人争相歌颂“邓大人”,向共产党献出“第二种忠诚”之前两个月,哈维尔发表了《无权者的权力》,指出共产国家是“一个充满假像的世界┅┅每个人只能在谎言中求生。”哈维尔认为,谎言世界的统治者最怕的是“有人喊出‘皇帝光著身子’,打破游戏规则,揭露游戏本质”,使谎言世界貌似坚固的“整个外壳无可补救地四分五裂。”因此哈维尔组织名为“七七宪章”的异议知识分子反抗团体,喊出“皇帝没穿新衣”,提出看似简单,却极为深刻的口号∶“生活在真实中”。

昆德拉和哈维尔虽然都对共产邪恶有深刻认知,但反抗的方式却有不同,昆德拉坚持用文字的方式,拒绝参加组织及签名(谴责共产暴行)等实际行动。但哈维尔不仅用他的戏剧,他的政治檄文,还组织反抗团体,联系签名抗议等直接投身结束暴政的活动。因而他遭逮捕入狱,被关押4年半。

●公开接见达赖喇嘛和台湾副总统

共产政权在东欧一个个崩溃之後,哈维尔当选了捷克首任总统。但哈维尔在反抗共产统治时,并不是以当总统为目的的,他只是秉持一个知识份子的良知,是从道德层面上进行反抗。因为只要以获取权力为目的,只要玩政治,就可能会有交易、妥协,就可能牺牲道义原则。哈维尔最後出任首届民选总统,是人民选择和信任、他毅然承担责任的结果,而不是他朝思暮想、一直做“总统梦”的结果。《纽约时报》评论说,这是哈维尔为了领导捷克渡过後共产时期而做出的“个人牺牲”。

哈维尔获得政治权力之後,仍然坚持知识份子的道义原则;而没有像南非总统曼德拉那样,立刻成为毫无道义原则的政客,马上和民主台湾断交,接著去拥抱卡扎菲等恐怖份子。在台湾遭到中共外交打压之际,哈维尔是第一个在他的总统官邸正式接见台湾副总统连战的欧洲国家元首。在达赖喇嘛到西方国家寻求支持,解救被殖民奴役的西藏人民时,那些孱弱的西方领导人畏於中共压力而不敢公开接见。连全球唯一超强的美国,其总统克林顿也采取所谓“偶遇”方式(在达赖喇嘛和戈尔副总统见面时,以偶然碰上为由)短暂会晤。哈维尔是第一个以“国家元首”身份公开接待达赖喇嘛的西方领导人。哈佛费正清中心研究员谭若思(Ross Terrill)曾撰文说,“捷克总统哈维尔在布拉格接待达赖喇嘛,并在两天的访问中全程陪同;哈佛大学举行六四屠杀十周年悼念活动,哈维尔也写了一封辞情并茂的信,以示支持。”

●欧洲最坚定的“亲美派”

在全球重大事件上,哈维尔也一直都坚持道义原则,从不“玩政治”。在南斯拉夫镇压波斯尼亚人、米洛舍维奇对科索沃种族清洗时,哈维尔是最强烈主张和支持美国军事干预的欧洲领袖之一,他在演讲中说,美国及北约轰炸南斯拉夫,干预科索沃事件,是美国承担人类责任的伟大之举,它不是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而完全是为了捍卫人道原则。

在北约东扩问题上,哈维尔也是独树一帜,他的名言是,把北约扩大到俄国的边境。正是哈维尔的力争,捷克和波兰、匈牙利一起,在1999年首批加入了北约,使北约成为19国。捷克加入北约後,哈维尔仍继续呼吁,北约要吸收更多的东欧国家。去年10月,北约年会之所以选择在布拉格召开,就是因为哈维尔是最支持北约东扩的欧洲领袖。结果,在这次北约年会上,北约一次接受了7个东欧国家(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斯洛瓦克亚和立陶宛三国)的申请,从而使北约扩大为26国,成为全球最有实力保卫人类安全的军事力量。

在美国军事解除伊拉克武装问题上,欧洲有分歧,法德反对美国对伊动武。哈维尔再次挺身而出,强烈主张和支持美国军事打击伊拉克。正是在哈维尔的呼吁下,欧洲9个国家连署了支持美国对伊动武的声明(捷克、英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波兰、匈牙利、丹麦、斯洛伐克),随後不久,也是在哈维尔影响下,东欧10个国家(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阿尔巴尼亚、马其顿、波斯尼亚、斯洛文尼亚、立陶宛三国)也发表声明支持美国对伊动武。再加上已决定出兵的澳大利亚,以及美国本身,美英攻伊联军已达19国。

●“连狗的名字都不要告诉他们”

哈维尔等东欧国家的领导人为什麽和法国德国立场不一样?主要因为这些国家都曾遭到共产邪恶的统治和摧残,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像哈维尔一样,深刻地了解什麽是邪恶,应该怎样对付邪恶。法国德国那些主张和萨达姆.侯赛因谈判、和平解决伊拉克生化武器问题的人,就像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英国首相张伯伦们主张要和希特勒和平谈判一样幼稚、无知和愚蠢,因为他们没有明白一个简单的常识,善良的愿望解决不了邪恶,必须用邪恶听得懂的语言来铲除它。对当年的阿道夫.希特勒如此,对今天的萨达姆.希特勒更是如此!

哈维尔总统的民意支持率最低时是在他的第二次婚姻之际,因为他娶了一位年轻的金发女郎。哈维尔的第一任妻子奥尔嘉(Olga)也是知名的异议知识份子,在某种意义上说她在反抗共产统治上比哈维尔更坚定、更义无反顾。她的名言是,“连狗的名字都不要告诉他们”。意指在被共产党关押期间,绝不写悔过书,拒绝回答任何问题,连自己家的狗的名字都不告诉那些审问者。她在1996年因病去世。丧妻的哈维尔後来被查出得了肺癌,在生命有危险之际,一位深爱他的女歌星来到病床边照顾他,哈维尔出院之後宣布两人结婚,使舆论大哗。因为他的第一任妻子太受人民尊敬。但现在七年过去了,捷克人好像已经习惯和接受了哈维尔的这场婚姻。

●“世界因有哈维尔而变得更美好”

但哈维尔也有他的局限之处。虽然他坚定地反对共产主义,但他对共产主义产生发展的最根本原因——反对自由经济,均贫富——仍没有清晰的认识。因而强烈主张自由市场经济的捷克总理克劳斯(Vaclav Klaus,接替了哈维尔,被选为捷克总统)被他视为“政治敌人”。哈维尔在政治上,和西方左派相反,他强调自由的价值,主张以军事力量铲除邪恶,使被奴役的人民获得解放;但在经济上,他的想法更接近欧洲左派主张的福利社会主义,强调财富平等,扩大政府功能,增加税收、扩大福利等。好在捷克总统是虚位,具体经济管理权在总理手里。

中国文化中有“先圣後王”之说,但圣人和国王严格说是无法同时承担的,因为“圣人”看重原则、道义、道德,而“国王”更多想的是政治利益和权力,往往把原则打折扣。但从哈维尔担任总统13年的历史来看,他可能是把这两者平衡得较好,或者说更强调了原则的西方领袖之一。

《纽约时报》在哈维尔离任当天发表的社论指出,13年的总统生涯,“哈维尔没有留下清晰可辨的政治遗产,但他给我们留下的是,国家领导人的品质很重要这种感觉。他(在担任总统期间)仍然发出诚实的声音,在人们期待的时刻,展示了个人的道德权威。无论是捷克,还是余下的世界,都因有了哈维尔而变得更美好。”

(载《争鸣》2003年3月号)

2003-03-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