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伊拉克战争推翻亨廷顿文明论

曹长青

日裔美国右翼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1992年以《历史的终结和最後的人》一书在知识界激起“千层浪”。该书提出一个观点:共产主义的结束表明,自由主义打败天下无敌手;“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的社会模式被前所未有的数量的人类接受了;再往前看,已经没有任何可见的人类社会模式被向往,所以说「历史已经终结”。

1993年,福山的老师、哈佛大学左派教授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又译杭廷顿)以“文明的冲突”一文挑战福山“历史的终结”的说法。该文的第一个主要观点是: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到冷战结束,人类的冲突主要是以西方为主的意识形态的争斗(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而在冷战结束後的当今世界,意识形态和经济上的竞争已经不是造成世界冲突的主要原因,代之的是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是西方文明和非西方文明之间的冲突。所以区分国家异同的方式也从冷战时的以政治和经济体制为标准,变成了以文化和文明为界线。也就是说,以欧美为主的西方文明是一个体系;以中国为主的儒家文明是一个体系;伊斯兰文明是一个体系,另外还有四、五个其他文化体系。他断言:“如果再有下一场战争,将是不同文明之间的战争;是西方和所有非西方之间的战争┅┅成功的政治、安全和经济联盟,更可能建立在相同文明内,而不是在不同的文明之间。”

亨廷顿的第二个主要观点是: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虽然在以基督文明为主的西方社会能够实行,但这种模式在非西方文明的其他文化中——像中国的儒家文化和伊斯兰文化——就未见得能行得通。他甚至断言:非西方文明的国家不仅不能适合西式社会模式,而且那里的人民也不要西式社会模式。这种说法在美国学界引起长达几年的争论,於是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也随之爆出大名,传向世界。

911事件後,亨廷顿的说法再次引起关注,他以上述文章扩展成的《文明冲突和世界新秩序》(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Remaking of World Order)一书开始畅销,被不少人认为是对世界新冲突具有预测性的著作。但是,这个“文明冲突论”不仅从理论上有两个根本性的错误,而且从实践上,亚洲(及其他第三世界国家)的变化,一直都在否定著亨廷顿的理论。而冷战後第一场最具争议性的战争——伊拉克战争——则几乎完全推翻了亨廷顿的理论。

世界主要冲突是民主和专制,而不是文化

“文明冲突论”的第一个根本性的错误是:他用不同文化的冲突掩盖了专制和民主的冲突。他通篇文章苹字不提专制国家和民主国家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世界各个文明之间的确有冲突,但这种冲突的程度远低於专制和民主之间的冲突,而不是如亨廷顿所认为的是最严重的冲突。以伊斯兰文化为例:在中东的伊斯兰文化下的全部国家的确都在不同程度上和西方文明作对,但这明显地是由於它们全部都是专制国家。民主的伊斯兰国家土耳其,就不仅从不给世界制造麻烦,而且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致力於熔入西方世界。亨廷顿认为无论土耳其怎麽民主,它就是和欧洲有隔阂。但亨廷顿无视的是:由於欧洲的傲慢和左派的苛刻导致土耳其至今不能加入欧盟;而且最近写出“欧洲合众国”宪法草案的法国前总统德斯坦还要以土耳其横跨欧亚两洲为名,把土耳其划归亚洲,永远不让它加入欧盟。这完全是以地理和种族而排斥民主的穆斯林国家。在民主的印度的一亿三千万穆斯林人,也从未像独裁国家的穆斯林极端份子那样对抗文明世界。

亨廷顿认为西方国家在政治、经济、军事上都是一个统一联盟;而其他非西方国家将以不同形式联合起来,拒绝西方文明,抗衡西方势力。亨廷顿当年给美国的建议是:“要加强与同类的西方文明国家之间的合作,尤其是同欧洲和北美(指加拿大)国家之间;其次,加强和西方文明接近的国家的合作,例如东欧和拉丁美洲国家;另外,推进和保持与俄国和日本的关系。”(亨廷顿认为俄国属东政教文明,亦不属於西方)

而事实上,西方是严重分裂的。以这次伊拉克战争为例,完全是西方文明的法国和德国,就完全站在了美国的对立面,而东方文明的日本则完全占在了美国一边!就连虽然是独裁国家,但经济上走向私有化,政治上采取现实主义(而不再是意识形态)外交的、被亨廷顿认为是和西方文明冲突的儒家文明的中国,都没有像法国和德国那样跟美国作对。

不是儒家文明而是专制在阻碍中国进步

亨廷顿的另一个结论是:西方国家联合主导联合国,由於苏联垮台,今後所遇到的阻挠只会来自非西方文明的中国。而这次伊拉克战争,更否定了亨廷顿这个观点。西方文明的法国,毫不妥协地一直宣称要投否决票;俄国同样也表示要否决;而中国并没有阻挠,所有专家的预测都是中国顶多投弃权票。

亨廷顿另一个更荒唐的说法是,在非西方文明联合起来对抗西方文明的争斗中,“最强有力的一个表现形式是:儒家文明和伊斯兰文明联合起来对抗西方的利益、价值和势力。”他举例说,儒家文明的代表国家中国,向中东国家出售武器,包括核武、化学、生化武器等,以此和伊斯兰国家联合对抗西方军事力量。

且不说中国向中东穆斯林国家出售武器根本不是(!)由於儒家文化的原因,而明显是由於中国是独裁国家的原因,而西方文明的法国不仅向伊拉克等穆斯林独裁国家出售武器,而且出售的是先进的现代化武器。而除了军事以外,在经济利益和其他价值取向上,儒家文化的亚洲国家(民主的独裁的都算上)什麽时候、怎麽可能更倾向落後、封闭的伊斯兰社会,而不更倾向西方?亨廷顿简直是在痴人说梦!

对中国和日本分歧的错误解读

亨廷顿认为日本是唯一能够成功地接受西方文化的非西方国家,是个异数。但他又不想承认儒家文化的国家照样可以成功地西化,所以硬是把日本排除到儒家文化之外,把中国和日本分成两种文明,说日本是个独特的文化,叫做“日本文化”,所以才成功地接受了西化。这完全不准确。虽然中日之间有一定的文化差异,但谁能否认日本主要是受中国儒家文化的影响?亨氏的所谓“日本文化”到底在哪些关键地方和儒家文化不同?他一句都没有指出来。二战结束,日本在美国干预下成为民主国家後,不仅在经济上取得了仅次於美国的巨大成功,而且在政治上和军事上,从来就没有和西方文明的国家发生过任何重大冲突。日本可以成功地西化,明明是因为日本是非西方文明的国家中最早、最成功、最成熟的民主国家,这才导致它既成功地接受了西方文明的优秀之处,又保持了自己的文化特色。

亨廷顿还认为中国(还有其他亚洲国家)和日本一直关系不好也是由於文化冲突,由於日本是个和其他受儒家思想影响的亚洲国家不同的独特的文明。这更是荒唐。中国等亚洲国家和日本关系不好主要是由於二战日本侵略留下的後遗症,哪里是什麽文明冲突?

亨氏还说,中国对西藏佛教和新疆穆斯林的镇压也是由於文明冲突而引起的。这简直是睁眼否认专制制度对西藏和新疆的镇压,而硬赖到儒家文明上。我无意为儒家文明和中国文化辩护,但把首先是专制政权所作的孽硬归罪到文化上(共产党执政之前,汉藏之间的冲突从未像今天这麽严重!),明显是要刻意回避专制制度的问题。

“西方文明是普世文明,它适合所有人”

“文明冲突论”的第二个根本性的错误是:亨廷顿把世界一刀切成“西方和非西方”(the West and the Rest),以地域、种族和文化划分人类,把其他任何文明都和西方文明对立起来。他尤其认为非西方文明国家的人不仅不适合、也不要求西式民主体制,而且联合起来抵抗西方文明。

亨廷顿明确否认英国作家奈保尔的“西方文明是普世文明,它适合所有人”的观点;他说,“虽然西方文化在很多方面已经进入世界各地,但这只是表面现象;而在根本上,西方的许多概念,诸如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宪政精神、人权、自由、法治、民主、自由市场、政教分离等等,在穆斯林文化、儒家文化、日本文化、印度红都文化、佛教文化等中基本没有体现。”他甚至引用西方某学者的研究结果说,“最被西方看中的价值,而在世界其他地方则是最不重要的。”

这简直是反动至极的观点。虽然在非西方文化中,上述西方文明的概念可能不存在,但凭什麽说以前不存在的东西,今天我们就不能接受、也不适合呢?既然亨廷顿承认日本可以接受、适应得很好,为什麽其他人群不可以?!今天亚洲的南韩、台湾、菲律宾等地都由於走向民主而自然地、丝毫不艰难地接受了许多西方文明中的东西。亨廷顿说“非西方文化国家会走向现代化,却不是西化。”既然民主政治、市场经济、个人主义价值等都来自西方,并是西方文明中的核心价值之一,那麽那些选择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的国家不是西化?什麽是非西化的现代化?

西方左派和第三世界文化人的专制大合唱

类似亨廷顿这种西方左派学者,表面上显得尊重第三世界国家和文化,其实是最大的种族歧视者。他们骨子里就认为非西方文化薰陶下的人无法接受明显是当今世界最高文明的西方文明。他们打著文明没有高低,尊重地区文化、尊重不同文明的旗号,潜在地(其实是清楚地)表达:我们这种民主政治体制是建立在我们这种西方文明的基础之上的,而你们的文明还没有达到适应我们这种体制、我们这些价值的条件,所以你们那一群人不配享受我们这种社会。

而第三世界知识份子又最容易上这个圈套,一听人家说尊重你的地区文化,就美滋滋的,马上跟著西方左派喊。这样既能表现不向西方低头的民族自强精神,又受统治者欢迎,还能(具有讽刺意味地)从西方知识份子那里找到理论根据。最後的结果是,西方左派和第三世界文化人联合起来共同喊:第三世界国家有自己的文化特色,不适合西式民主。於是独裁专制继续统治。

这次伊拉克战争,表面上是美国和伊斯兰国家的战争,实质上是民主国家和专制独裁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西方国家并不是联合统一体,而非西方国家并不都是和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价值的对抗者。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化、伊朗学生连日来的抗议游行,每天都在否定著亨廷顿的理论;都在证明著,无论是哪里的人,无论是生长在哪个文化下,都是渴望自由的!只要给人们机会,都一定会选择、一定会迅速适应西式文明那种更符合人性的社会环境。

(载《开放》2003年7月号)

2003-07-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