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洪基隆“台微体”的威力

曹长青




在市场经济横扫全球、全世界所有人的生活水准都几倍、几十倍、甚至千百倍提高的情况下,娱乐在人们生活中占的比重越来越高,娱乐明星也越来越多地占据媒体版面。与此同时,真正带动当今世界高速发展的科学家们,却远远没有得到媒体相应的关注。正如人们越享受资本主义带来的繁荣,越忘记那些为市场经济呕心沥血呐喊的经济学家一样,人们越享受科技带来的巨变,似乎越忽视这背後科学家们的奋斗。我这种说法,没有科学统计,但却是媒体上清晰反映出的现实。在大街上随便拉出几个华人,大概都会知道林书豪、姚明、林志玲什麽的,却说不出任何当今华人科学家的名字。

无数科学家创造了改变人类生命进程的成就,却一直默默无闻,得到的关注完全没法和娱乐明星相比,就像我以前曾经写过的发明检测前列腺癌的PSA的科学家王敏昌。要说人类有不公平,这才是最大的不公平之一。在今年西雅图的“美西台湾人夏令营”会上,我又见到这样一位正在创造著令人惊奇的、治疗癌症的药物科学家。他是“台湾微脂体”(TLC)创办人董事长洪基隆先生。

他是做一场科学讲座。由於他用台语讲,我听不懂,而且他讲的是医药内容,我更是外行,所以本来没准备听,只因他的讲座刚好排在我的演讲之後,出於礼貌我留在座位上,想听一会儿悄悄离开。可是听了一阵子(他用幻灯图表,间或穿插中文),居然听出一些门道,而且完全被他讲的内容吸引,所以後来特地跟他通了一次长话,了解他正在进行的、了不起的发明创造。

如前所言,当今世界,人们的生活水平巨幅提高,但与此同时,癌症成为威胁人生命的头号敌人,已经到了几乎没人没有亲人或朋友被癌症夺去生命,或受癌症折磨的地步。据统计,全球25%的人死於癌症,仅2012年全球就有820万人因此丧生。现已不是谈癌色变,甚至有研究指出,一半以上癌症病人是被吓死的。

所以,战胜癌症,成为医药界最重要的目标之一。有需要,就有市场;有市场,就有竞争。而且,事业越难,竞争越激烈,这就是人的伟大之处。台湾出生、成长的洪基隆先生就是有雄心在这激烈竞争的领域,挑战医药界的最高目标。

全部奥妙在於“小”

在任何领域,小公司出头都极其难,在医药界就更难。因为研制新药的成gong率只有五千分之一,平均为时要十年。那些大药厂动则千万美元投资研发,白手起家的小企业根本无法项背。但这位在美国加大旧金山分校研究“微脂体”长达二十多年的洪基隆先生,1997年回台湾跟亲朋集资100万美元,创办了台微体,随後创造了惊奇,它体现在两组数字上∶一是在仅仅十多年的时间里,公司增值100倍,两年前上市,现公司资金已达一亿美元;二是台微体的产品得到美日及欧洲等大制药公司签约,成为知名药厂的热门合作夥伴。

洪基隆的“台微体”凭什麽能在群雄逐鹿中,争得一片天地?这主要归gong於洪基隆的研究发明∶他通过研制出极为微型的“小奈米膜”而摸向成gong。

什麽叫“奈米”?它是一种长度单位。有多长?一根头发直径是3至5万奈米。洪基隆研制出80-100奈米的微小薄膜,用它包裹药物,可在血管中进入癌瘤所在之处,由此杀死癌细胞,治病救人。

为什麽这种微小薄膜包裹的药物对癌症更有杀伤力呢?因为癌肿瘤导致血管增生(变形),狭窄到只有400-500奈米的缝隙。以往的药物体积达不到洪基隆的“微脂体”那麽小,无法进入那些狭窄血管处,所以无法杀死那里的癌细胞。

打个比方说,那些癌细胞(肿瘤)藏在变形的狭小血管处,就像敌兵藏在山谷的狭小缝隙,正常部队无法进入,只有极为瘦身的士兵,才能钻入山缝,杀死那些敌人。

运载“药弹”的最佳载体

洪基隆研制出的这个“狭小体”为治癌提供了“大条件”。目前癌症手术/化疗之後,往往也无法根除,而且化疗还会杀死很多好细胞,导致脱发/虚弱,甚至被“化”得更早死亡。洪基隆发明的这个微脂体,因可进入狭小血管处,有效杀死癌细胞,使原来药力增加8-10%,同时也等於对好细胞的杀伤降低这个比例。真是事半gong倍,造福患者。

了解这一层,就会明白,为什麽国际上的大药厂要跟“台湾微脂体”合作了。因为癌症是当今大敌,谁能提供(增加)治癌方法,谁的公司就是全世界的“抢手货”。

洪基隆研发出的并不是药物,而是运载药物的工具。用武器来比喻的话,别人有了飞弹(药物),台微体提供运载工具。比如说长程飞弹,很多国家都研发成gong,只是缺乏把弹头运载发射到目标的能力。洪基隆的微脂体,就是这种载体,把药物“载”到那个变形的狭窄血管(有癌肿瘤)之处。

“台湾微脂体”不久前跟比利时制药公司Ablynx合作治癌,更上一层楼。比利时公司研制出多种很有针对性(癌肿瘤)的微型抗体(蛋白质),这种蛋白质是癌肿瘤喜欢吃的(癌肿瘤对蛋白的需要量更大),这种蛋白质(抗体)被包上洪基隆公司的有抗癌药物的微脂体(薄膜),就更容易达到目的。

这很像钓鱼,比利时公司研制出“钓饵”,洪基隆公司研制出“鱼钩”,两项结合,就更容易使鱼(血管中的癌肿瘤)上钩,更有效地杀死癌细胞。

别的公司不可以做吗?他们做不出洪基隆发明的这麽“微小”的薄膜,它小到只有一根头发直径的500分之一!而且这种包裹了抗癌药物的微脂体,可在血管中循环72小时,用控制治癌药到处乱跑的方式,降低了药物杀死好细胞的副作用,同时增强了药物杀死癌细胞的效力。而这层极薄的包裹药物的微脂,是从大豆中抽取的天然物质,是身体可以消化、新陈代谢掉的,所以很保险。

值得讴歌的英雄

後来洪基隆的公司又研制出新的治癌方法。很多癌患做手术、第一次化疗後,有效地控制了癌症。可是当癌又复发、再做化疗时,要麽不管用了,要麽疗效很差;所以一般人都了解,癌症复发,比第一次得癌更可怕,就是因为第二次以後的化疗效果不如第一次好。什麽原因呢?研究者发现,原来是那些没被首次化疗杀死的癌细胞,发展出“反放射能力”,也就是说,癌细胞发展出了“抗药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增大化疗放射力,则会过於伤害好细胞。在这种两难之中,洪基隆公司研发出一种新药,专把癌细胞的“抵抗放射性”能力打掉;就像先派出特种部队,把对方的武gong废掉,然後再派出正规部队铲除敌人。

仅是这几项发明创造,就使“台微体”吸引了美商、日商、韩商、以色列等多家国际药厂来签约合作。另外,洪基隆公司还把专利过期的老药,所谓“学名药”,拿来改进,增强药效,再用他们独有的“微脂体”薄膜包裹这些(以前因缺乏载体而不能良好发挥的)药物,形成新药,投放市场。这种做法,既制造出了更有效力的抗癌药,又避开了从头开发全新药物所需的费时、费力又昂贵的过程,成为“台微体”的一个独特之处。但这个独特,靠的是其“极微小”载体的发明。

洪基隆的研发带来了个人和公司的成gong,最早的入股者,都等於发了财。最早的台湾投资,其价值已经翻了30倍,投入10万元,已成300万。近年的外国投资也翻了七倍。洪基隆说,今後五年左右,公司的盈利还会大幅增加,因他们公司的多种药物将在美国欧洲等地上市(目前多在病人身上後期试验或等待外国审核中)。在中国的这个大市场,他们也有一款专治肝癌的药物已进入後期病患试验阶段。

当今的科学发展,一直在朝著两个方向∶一是无限大的宇宙,一是无限小的微细胞。朝向无限小的科研在最近几十年发展得更大更快,因为它更近,跟人的生存更息息相关,而且小资金也可能有大突破。

今年71岁的洪基隆,一辈子就从事这一项朝向“小”的事业。他的奈米膜做的越小,他就是越大的英雄。任何攻克癌症堡垒的人,都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值得讴歌的英雄。他们才应该成为年轻人的偶像和榜样,他们努力的方向,才应该是年轻人的梦想!

——原载台湾《看》月刊2014年8月号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2014-08-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