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俄国是中国的一面“镜子”

曹长青

中共16大召开了,虽然人类已跨入21世纪,但中国人的政治还停留在半个世纪前状态,那些代表们仍像历届所有的党代会一样,规规矩矩、整齐划一地看文件、听报告,然後像机器人似的举手,由主席台上的最高权力者操控。

但就在中国的旁边,俄国已经(在过去12年中)举行了2次总统全民直选、2次全民公决、5次国会选举,以及全部89个地区的(每个地区3次)州长选举。

1993年12月12日,在俄国首次进行新宪法和新国会选举那天,我曾在美国《世界日报》周刊发表了题为“今天,俄罗斯人民用选票决定新宪法和新国会”的文章,比较了中俄改革模式,强调俄国人通过选票,开始进入有选择权利的“人”的生活,而不再是《动物农场》;俄国把扩散了70多年的共产毒瘤做大手术割除之後,虽然会有短期的虚弱,但它一定会有“一个谁也无法再拉回过去的有尊严的明天”。

9年过去了,中共还在开剥夺中国人选择权利的16大,而俄国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第一,有了民主选举和新闻自由:

民主至少有两个最重要的内容,一个是定期、公平的选举;另一个是新闻自由。俄国不仅进行了上述的选举,还有了私营报纸、电视、电台和刊物,人们开始享受空前的言论自由。不久前莫斯科人质事件,媒体可以自由地批评普宁总统;几天前“十月革命”周年日,莫斯科广场还有上千人(多是老人)举著列宁、斯大林、阿拉法特、萨达姆的画像,怀念革命和血腥。俄国人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政治见解。

正是因为有了定期选举和新闻自由,才使俄国的对外政策走向现实主义,放弃了意识形态的主导。俄国不仅不再把美国和西方视为敌人,不再反对北约东扩,还历史性地建立了“俄国—北约理事会”,要融入西方。911事件发生後,第一个给美国总统布什打电话表示坚定支持反恐的就是俄国的总统普宁。

第二,放弃军事帝国,教育经费超过军费:

俄国的另一个明显变化是军事政策,不再谋求帝国角色,而是削减军费,把资金用到经济上。据“美国企业研究所”俄国研究部主任利昂.阿伦(Leon Aron)在今年11月号《评论》(Commentary)杂发表的“俄国革命”(Russia’s Revolution)一文,在共产苏联时,俄国的军费开支高达占国民生产总值(GDP)的30%,现在削减到仅占5%(美国现在占3%强)。当年苏联有400万军队,1996年削减到170万,今年又削减到100万,预计2003年削减到65万(中国现在是250万;美国125万)。从1992到95年,俄国从东欧撤出了原来驻扎的130万军队;1995年9月,俄国从立陶宛撤回了在国外的最後一批军队,使俄国的边境恢复到了17世纪的状态。

苏联原来有10,000多枚核子导弹,不久前俄国总统普宁访美达成协议,俄国将在今後10年把导弹削减到1500枚(美国削到2200枚)。俄国并在今年通过议案,将在2010年时,废弃实行了300年的强制募兵,而实行像美国这样的完全志愿兵制度。去年,俄国自有历史以来,第一次实现了教育经费超过了军费开支。

第三,震荡疗法,充分私有化:

俄国和中国走了不同的道路,先进行政治改革,然後经济改革。当时叶尔钦聘请了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赛克斯(Jeffrey D. Sachs)做经改顾问,对俄国国营经济进行大手术(一次性私有化),被称为“震动疗法”。当年不少中国知识人不看好俄国的大刀阔斧私有化,热衷中国式的保守疗法。但今天来看,俄国的手术不仅成功,而且术後恢复很快。

现在俄国的卢布不仅价值稳定,外汇存底已增加到385亿美元,财政开支不仅获得平衡,而且还有了盈余。在过去两年中,俄国偿还了所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80亿美元中的100亿。在全球经济衰退,连美国经济也滞缓之际,俄国的经济2000年增长8%(和中国当年相同),2001年增长5.5%;今年预计为5.2%。去年11月12日《华尔街日报》社论“俄国的复兴”赞赏说,现在俄国的状况可能是彼得大帝时代以来最好的。

被美国《福布斯》杂评为中国“第三富”的辽宁企业家仰融,因与当地政府发生公司产权纠纷而被迫逃到美国。仰融所领导的公司,像中国的其他很多所谓民营公司或乡镇企业一样,都是产权不清,它们的所谓“民营”性质实质上是假的。

而俄国恰恰通过“震荡疗法”实现了真正的私有化。据上述利昂.阿伦的文章,1991年,俄国国民生产总值中只有5%的产品来自私营企业,今天,这个数字上升到占70%!仅以图书市场为例,现在俄国书店里80%的书都是私营出版社出版的,索尔仁尼琴、萨哈罗夫、纳博科夫、帕斯捷尔纳克和哈耶克、凯恩斯等的作品都摆在大型书店里。私有化刺激了经济活力,过去两年,俄国的石油产量增加了15%,今年2月,俄国的石油出口第一次超过了沙特阿拉伯,达到每天出口728万桶。目前俄国石油产量已占全球石油市场的10%。俄国不仅粮食自足,而且还有能力出口500万吨。

1917年列宁夺取政权後第一件事就是把土地国有化,建立苏维埃集体农庄。今年7月,俄国通过议案,把土地还给人民,将5亿4千8百万亩农业土地(相当4个法国的面积)私有化,人们可以拥有土地,自由买卖。而且外国人也可以从俄国人手里购买或租用(租期49年)。俄国下一步的私有化目标是国营的煤气、电力、铁路以及由国家提供的养老金等。

和欧洲及美国的左派(民主党)们热衷增税相反,俄国政府大幅减税。去年初俄国把个人所得税从30%削减到13%,企业税从35%削减到24%。俄国的个人税收是整个欧洲除了爱尔兰之外(12%)最低的。结果俄国政府去年收上来的税却比减税前增加了50%,因为减税刺激了经济,企业和个人的收入都增加了。

第四,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升:

八十年代,俄国人平均每个月要花54个小时排队(买东西),在221种基本日用品中,商店经常只有23种,很多东西都是配给,有各种证卷。现在的自由经济已使俄国货架上摆满了商品。1988年,苏联有4,300万人(每6人有1个)每月收入不到75卢布(相当7点5美元)。据“世界银行”的数字,1999年俄国人均收入已达2,250美元(中国2000年人均收入855美元;捷克人现在人均收入5,020美元;波兰是4,070美元)。

1990年,每100个俄国家庭有汽车19辆;去年增加到42辆,今年预估将增至52辆,即超过一半的俄国家庭拥有私人汽车。在有900万人口的莫斯科,250万人拥有手提电话;过去两年,俄国使用电脑上网的人数增加了40%(俄国政府从没像中国那样设置“防火墙”限制信息流通)。

共产时代,俄国没有一个私人的慈善机构;2001年,俄国的私人慈善机构已达到7万个。2000年俄国的大学比苏联时代增加了75%,大学生增加了50%。

1991年,在有近三亿人口的苏联,只有50万人旅行过;在分出去14个国家之後,只剩下1亿4千5百万人口的俄国,去年有525万人出外旅行。

1996年俄国总统选举时,19到29岁的俄国人,71%支持叶尔钦,共产党候选人仅得23%。在问到什麽是一个高雅社会的最基本成份时,支持叶尔钦的年轻人中75%回答是“机会的平等”。俄国当红作家柴卡蒂斯维利(Grigoriy Chkhartishvili)说,在过去15年来,俄国“这场进化的最宝贵产品是人的尊严”。人,有了自由选择的权利和机会。

近在旁边的俄国,已成为中国的一面镜子,再次照出中国政治的丑陋。但这面镜子同时也照亮中国人的视野,让同样经历了共产主义的人们更清晰地看到,到底什麽是“高雅社会”的基本成份,什麽才是改革应追求的“最宝贵产品”。

2002年11月12日

2002-11-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