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蒙面女都投票了 中国还要不要脸

曹长青




昨天(4月5日)阿富汗进行了第三次总统大选。前两届都是卡尔扎伊当选,按宪法他不可再连任,所以这次“换人做”,是该国自2001年塔利班被摧毁后首次政权和平转移的选举。

西方宪政学者强调,民主的关键是“第二次选举”。像希特勒、穆尔西(穆斯林兄弟会的埃及总统)等,虽靠选票上台,但没到改选,就把国家引向灾难,甚至再无选举。所以第二次选举被视为民主的重要指标。

阿富汗的选举不仅是人类民主进程的里程碑,也是反驳一切专制国家以什麽“底子薄、教育水平低、贫穷落后、人均收入少”等做借口拒绝民主的最有力的实例。

在塔利班时代,阿富汗是全球最贫穷落后的国家之一∶65万平方公里国土(世界第40名)却只有32英里的道路,其它都是烂泥地; 三千万人口只有90万孩子入学(没有一个女生),念过书的女性只有4%!全国平均寿命才40岁;年度经济额仅20亿美元,直到2010年(推翻塔利班9年后)人均收入还不到600美元。一个把千年佛像等所有非伊斯兰雕像都凿毁的国家,其疯狂落后到不如中世纪程度。

但在这样的国家,人民有了自由后,不仅接受民主制度,而且非常踊跃参加选举,用选票决定国家领导人。这次大选中,那个毛驴驮运选票箱的画面(偏远山区交通不便,选委会动用3000毛驴),向世界展示了阿富汗人民克服任何困难也要实行民主的决心!

阿富汗的选举并不平和,是在塔利班的威胁下进行的,但选民勇敢地出来投票,创下了58%的高投票率!虽然由于条件落后,选票结果统计出来尚需一段时间,但选举是顺利进行的。

上次(2009年)阿富汗大选,有500万人出来投票,这次是700万,投票率58%,展示选民对权利的珍惜。跟其它国家对比,更能看出阿富汗投票率的意义。结束共产统治的波兰,过去两届总统大选,平均投票率是51%。美国过去九届总统选举平均投票率是54%,自1968年以来美国投票率最高的一次是奥巴马当选的2008年大选,才是58.2%。被称为世界最大民主国家(按人口)的印度,过去六次全国大选,平均投票率是58%。

在塔利班的武力威胁下,阿富汗选民仍踊跃出来投票的情形令人动容。法新社报道说,一名阿富汗家庭妇女投票后表示∶“我想用自己的选票来扇塔利班的耳光!” 这句话传递了勇敢的阿富汗选民的心声。另一位抢到第一名投票的29岁男性选民说,他凌晨就去排队, “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热爱民主”!

这次阿富汗选举的另一引人瞩目之处是,女性参选人数大幅增加。这次也改选省议会,有超过300名妇女参选(包括一名副总统候选人),创下了阿国的历史纪录。

阿富汗是穆斯林国家,在很多女性还蒙面(投票)的宗教文化下,有这麽多女性参选,标志阿富汗的社会进步。不要说普通人,媒体报道说,即使阿富汗卸任总统卡尔扎伊,都一直不允许他的曾做妇科医生的妻子公开露面。阿富汗的传统是,没有得到丈夫允许,妻子不得外出。2004年首次选举时,卡尔扎伊的妻子去登记投票是私下进行的。

在这种社会现状下,有300多名女性不仅露脸,还公开参选,对这个国家来说是破天荒的。《纽约时报》说,全部八名总统候选人都关注妇女权利问题,还有一位总统候选人特意选了女性做搭档。不仅是观念发生了变化,即使为选票,他们也得关心、重视迫切需要解决的女性权益问题。是民选制度在改变这个穆斯林国家。

虽然这次总统候选人有八名(上届40人),但其实三人最有实力∶一位是最大反对党(民主阵线)主席、眼科医生(前外长)阿卜杜拉;另一位是前财政部长、经济学家加尼,还有卸任总统卡尔扎伊的心腹(前外长)拉苏尔。

上届总统大选卡尔扎伊的得票率48.3%,第二高的阿卜杜拉是31.5%。虽然拉苏尔被卡尔扎伊属意,但很多民众对卡尔扎伊的两届总统表现不满,再加上他涉嫌选举舞弊(阿卜杜拉因此上次退出第二轮选举),所以“恨”屋及乌,拉苏尔的选情不佳。

加尼上次参选总统得票率不到3%,但这次因拉苏尔不被看好,他是阿富汗最大族裔普图人(占人口40%,而阿卜杜拉是塔吉克族),因族裔和宗派关系,可能大幅翻盘。如果初选无人得票过半,将第二轮再选,可能是在阿卜杜拉与加尼之间竞争。但最后不管谁是输家,阿富汗的民主已是赢家。

中国官方媒体常渲染阿富汗局势混乱,选举时死多少人等等。事实上,在这次的投票日,有3180万人口的阿富汗,因塔利班袭击只有2人丧生。而近年其它国家的选举,死亡人数更多。

例如今年初孟加拉选举,投票日因冲突有21人死亡,之前愈百人丧生。印度上次大选(2009)因暴力冲突导致17名选民和选务官员死亡。菲律宾的情况更严重,因反政府武装袭击,2012年选举日60人死亡;2007年那次则多达121人丧生。

相比之下,阿富汗的选举是相当平和、非常顺利,根本不是中国官方媒体歪曲的情形。北京当然太恐惧阿富汗的民主选举,它明显是一面照妖镜,反射出中南海里那些红色恐龙的丑陋。

今天,阿富汗那些仍蒙面的女性可以高举沾著墨迹的手指,骄傲地展示他们不再是强权的奴隶,他们是可以选择国家领袖的主人。而表面富丽堂皇,墙内百姓却闻民主之声即不寒而栗的中国,实在是把脸丢到北韩去了;但即使14亿人都吃成金正恩,又有几个能获得宠物地位呢?就别提做人了。面对阿富汗的投票蒙面女性,中国人的脸面在哪儿呢?

2014年4月6日于美国

2014-04-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