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中国宪法是一张废纸

曹长青

中国人大最近要修宪,引起人们关注。很多人关注,不是宪法究竟要怎麽改,而是中国的宪法改的太频繁。中国迄今已制定过四部宪法;加上这次,改动有三次。全部加起来,等於宪法变动过七次,如果以1949年中共建政算起,50年来平均每七年宪法就变动一次。全世界恐怕找不出第二个国家,这样把宪法当做儿戏。在美国,建国两百年来只有一部宪法,仅是增加了一些修正案。

据报道,这次中国宪法主要会有三个变动,一是把原来宪法中的“私有经济是公有制经济的补充部分”,改为是“社会主义经济的组成部分”。提高了私营经济的地位。二是把“反革命罪”改为“危害国家安全”,变换了词句。三是把“邓小平理论”写入宪法。加强了江泽民的接班人的合法地位。

但中国人大不管怎麽改宪法,都没有触及中国现行宪法的根本弊端,那就是:一是没有设立裁决违宪的宪法法院;二是没有保障监督违宪的新闻自由。

一部宪法能够真正称得上宪法,必须要有这两个内容,否则就是一纸空文。例如,无论五七年的“反右”运动,还是後来的文化大革命,那时候,中国都是有宪法的,但中国的宪法不仅保护不了成千上万的知识分子的尊严,连堂堂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命都保不住。

我们设想,如果中国当时有新闻自由和宪法法院,可以对毛泽东的违宪行为公开报道,自由批评;同时独立的宪法法院能够对毛泽东的违宪行为给予监督和制裁,那麽不仅刘少奇的命可以保住,毛的文化革命也很难进行下去,中国人就可能避免那场大灾难。

在西方,宪政学者们早就注意到这个问题,因此都强调,要设置独立的宪法法院,由它来阐述宪法,并裁决违宪行为;同时要绝对保障新闻自由。美国的宪法,其第一条修正案,就斩钉截铁地写道:“国会不得立法限制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这就是说,美国的立法机构——国会永远都不可以针对新闻制定任何法律,制定就是违宪。没有法,是最大的自由。因此美国的新闻媒体享受著相当大的自由空间。

美国虽然是政治比较稳定的国家,但也多次出现宪政危机。“水门事件”时, 独立检察官要求尼克松总统交出涉案的录音带,被白宫以总统特权拒绝,由此产生宪政危机。最後是由专管解释宪法和监督违宪的最高法院作出裁决,要求尼克松必须交出录音带。此举导致尼克松辞职下台。

这次克林顿丑闻案,独立检察官要传讯克林顿的助手,白宫也是以总统特权为由拒绝,最後仍是由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作出一致裁决:总统助手必须出庭,否则是违宪。

在宝拉.琼斯女士状告克林顿性骚扰一案时,白宫以克林顿公务繁忙无法出庭为由,要求等总统任期结束後再审理此案。仍是由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全票作出裁决:总统在职期间,也必须为民事诉讼出庭。

美国出现的多次宪政危机都能平安解决,就是因为这个国家不仅有宪法,更重要的是,有保证宪法实行的机构最高法院;同时,有监督违宪行为的新闻自由。最高法院和新闻自由,这两者相辅相成,才保障了宪政民主,使宪法不是一纸空文,而成为国家最重要的大法,受人敬重。

中国如果不能有新闻自由,不能建立监督违宪的宪法法院,无论怎麽修宪,都将是在一张废纸上改来改去,自欺欺人。

(载香港《争鸣》月刊1999年4月号)

1999-03-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