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奥巴马和北约是纸老虎吗?

曹长青



俄国议会通过普京的出兵乌克兰议案,为俄军入侵克里米亚等乌克兰领土开了绿灯。这等于是宣布了“战争”!

在人类进入21世纪、共产主义在全球崩溃、苏联已解体23年后的今天,俄罗斯居然以国会决议方式,公然决定要入侵另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这简直反了天了!

国际社会对普京们的侵略行径是绝不可接受的。因为第一,正如瑞典外长刚刚所说的,它违反国际法和欧洲安全准则。

乌克兰虽曾是苏维埃加盟共和国,但苏联已解体,从地球上消失了。乌克兰成为一个主权独立国家,不仅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也得到同样在大苏联解体后成为独立国家的“联邦俄国”的外交和政治承认。乌克兰是联合国成员,无论从国家主权、还是国际社会一员的角度,都不可受到其他任何国家的侵略!她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是受到国际法和人类准则等保护的。俄国军队进入乌克兰,就是对一个主权国家的“赤裸裸侵略”,就是践踏国际法,挑战现代文明社会的基本准则,国际社会怎麽可以容忍!

第二,乌克兰作为大苏联成员时,拥有强大军力包括核子武器。在苏联解体后,1994年英美俄乌曾签署《四国协议》,在美国、英国、俄国的安全保证下,乌克兰拆除了核武,加入无核国家行列。乌克兰放弃核武自我保护,是因为有三个核武大国的安全保证。现在俄罗斯违反承诺,不仅不是保护乌克兰(主权完整和安全),反而是自己要侵略乌克兰,这不仅超出了违反国际法的范围,更违背了俄罗斯自己曾签署的协议,在最基本的情理、信义上都说不通。难道俄国欲重蹈希特勒覆辙吗?

第三,俄国议会授权普京在乌克兰境内动武,理由是保护那里的俄国人安全和利益。这个理由完全不能成立。如果这成为军事进攻和占领另一个主权国家领土的理由,那麽“九一八事变”日本军队侵占中国东三省,“七七事变”进攻整个中国,都可成立了,当时皇军们的理由就是保护在华的日本人利益。当然,克里米亚跟东三省等有不同,她原是大苏联的一部分,但早在1954年就由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决定划给乌克兰(加盟共和国)。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国也同意克里米亚属于乌克兰,只不过这个地区因俄国人较多,成为乌克兰境内的唯一“自治共和国”,享有一定自治权。但不管怎样自治,她都是乌克兰领土,不再属于俄国,也跟俄罗斯不再有任何领土和主权关系。所以普京们以保护那里的俄侨为由出动军队,在任何角度都是“入侵”!

面对俄国的大军压境(部分俄军已进入克里米亚),乌克兰临时总统已号召全国动员,为保卫自己的国家而抵抗外敌侵略。但乌克兰跟俄罗斯相比,显然缺乏军事等实力。乌克兰不仅经济情况严峻(需350亿美元外援才可度过眼前危机),军事力量更是薄弱。据美国专家的报告,乌克兰现有官兵13万(后备役约100万),军舰是原从俄国黑海舰队分出的,数量有限,且装备陈旧(是上一代产品)。乌军在克里米亚只有一个苏凯27空军联队。而且由于乌克兰原属苏联,整个军事部署是为对付西方进攻,而没有在克里米亚等东部设防(防范俄国)。

在这种情况下,俄国军队占据优势。但西方军事专家说,如俄军从克里米亚再向基辅方向推进,将会遭到乌克兰军队和自愿武装人员的强有力抵抗,西部的乌克兰人已动员,发誓保家卫国。他们说,“我们有了机会像爷爷们那样,拿起武器对抗外敌”。这种同仇敌忾的气氛(乌克兰人口4600万,是台湾的两倍),将会使俄国军队陷入困境。俄军入侵一个非常落后的阿富汗最后都失败退出,可想而知入侵乌克兰的结局。

但不管乌克兰人民怎样同仇敌忾,毕竟以小博大。这场“战争”早已不仅仅是乌克兰对俄罗斯,而是西方对俄国,是朝向民主自由,还是重回俄国控制的新与旧、进步与落后、文明与野蛮的选择!

现在关键是西方自由世界的旗手美国的态度。美国是否有决心保卫乌克兰的民主成果,维护国际法和欧洲安全准则等基本价值。仅以美国的一国之力,就可以打败几个俄罗斯。我在上篇文章“乌克兰的蓝天能否保住”中提到,美国2012年度军费开支(7111亿美元,占全球43%)是俄国(719亿)的近10倍,更不要说俄国已没有了冷战时代的什麽“华沙条约卫星国们”,而美国领衔的北约已扩至28国,军费开支占全球70%以上。

但问题是美国总统奥巴马有没有智慧和魄力,回击普京们的挑战,维护世界和平。所谓智慧,就是奥巴马能不能认识到,普京们是要恢复大苏联,至少是建立一个“迷你型帝国”(mini empire)。如这次入侵乌克兰得逞,以后普京们就可用这种模式对付其他(尤其是从苏联分离出的)国家。几年前普京们用军事手段把格鲁吉亚的两个地区“分裂”出去,这两个所谓的“独立体”已成为“迷你帝国”的变相属地。

另外,奥巴马是不是有魄力以普京们听得懂的语言回击。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美苏对抗是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当时苏共领袖赫鲁晓夫要把战略导弹运进古巴(距离美国90海哩)。美国总统肯尼迪决定封锁古巴海域,如俄国军舰运导弹进来,就予击沉。看到肯尼迪来真格的,赫鲁晓夫软了,撤销了在古巴部署导弹计划。

今天,如果奥巴马有肯尼迪那样的魄力,普京就可能是赫鲁晓夫第二。而且今天俄国的实力完全无法跟当年相比,美国(北约及欧盟)占绝对优势(那时还没有经济全球化,而今天俄国经济需要欧盟和美国)。

对于乌克兰以及世界上所有追求自由的人民来说,不幸的是,在这样一个关键的历史时刻,美国现任总统不是坚定反共、反独裁、敢对苏共领袖喊出“拆掉柏林墙”的里根,也不是在古巴导弹危机时敢对赫鲁晓夫说“No”的肯尼迪,更不是力排众议、义无反顾地出兵击败阿根廷入侵的撒切尔夫人。

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参议员麦肯恩批评奥巴马总统对乌克兰局势的表现“天真”,对普京们的真正企图(恢复俄罗斯帝国)缺乏认知。麦肯恩的竞选副手佩林当年就指出,面对俄军入侵格鲁吉亚,奥巴马展示的“不能做决定和道德摇摆性”使她相信,这种软弱将会导致俄国入侵乌克兰。她的这番话当时被左媒们视为“笑料”,因为这位女州长说,她在阿拉斯加的自宅里就能“看清俄国”(企图)。可今天不幸被佩林言中。佩林今早在脸书说“I told you so”(我早就说了嘛)。

虽然奥巴马总统已对俄军要入侵乌克兰“严重关切”,并警告俄国“将付出代价”。但事实上,普京可能早就看透奥巴马,这位克格勃出身的政坛老手不会瞧得起奥巴马(当总统之前毫无从政经验);尤其在叙利亚问题上,奥巴马雷声大(誓言捍卫人类底线,要军事轰炸用毒气杀害平民的阿萨德们),雨点小。在俄国“协调下”最后取消了,等于普京赢了。那次如轰炸叙利亚,美国不会损失一兵一卒(因是战斧飞弹远距离轰炸),甚至也不会花一分一毫(沙特阿拉伯等愿出全部军费)。如当时轰炸阿萨德们,叙利亚可能就像利比亚那样,反抗军乘胜反攻,推翻独裁政权。从利比亚(奥巴马退缩,最后是英法领衔,美国不得不提供空中援助)到叙利亚(默认阿萨德屠杀,叙利亚已有14万人遇难,200多万难民),普京已看明白奥巴马不是对手。

迄今为止,奥巴马讲话的最严厉调子,是说“暂停参与将在俄罗斯举行的八国峰会筹备会”。其实这对俄国根本不起威慑作用。应该做的是,如俄国入侵乌克兰,美国等七大工业国将取消这个峰会,把俄国开出“G8”——赤裸裸军事入侵另一个主权国家的恶霸,根本没资格进入世界七大民主国家行列。

如果经济制裁,因美俄贸易只占俄国外贸的5%,也难有威慑效果。真正应该做的是,效仿肯尼迪,用普京们普遍能听得懂的语言——美国领衔北约,做出用军事力量制约俄国熊的动作。不要说整个北约,只是美国的几个航空母舰群开到克里米亚附近海域,就可以威慑“黑海舰队”们。普京是“现实的”,应该比那个在联合国用鞋底敲桌子的赫鲁愚夫“精明”,更何况俄国的实力绝对今非昔比。

如果奥巴马像当年对利比亚那样没有领导能力(和愿望),俄国普京们也不会得逞到哪里。因为还有欧盟,有被称为第二个撒切尔的德国女总理默克尔,有撒切尔的保守党接班人英国首相卡梅伦,还有曾深受俄国之害的波兰(总统外长和人民)等原东欧国家,连法国的左翼总统也表示坚定支持乌克兰领土完整,在这个问题上,西方国家不分左派右派,一致支持乌克兰,厌恶普京。这个大势所趋和舆论,将会迫使奥巴马有所行动。否则美国连同北约,都会被视为“纸老虎”,信誉破产。

所以,俄国议会的大小普京们,可能高兴得太早。他们忘了,这不是苏联用一万枚导弹瞄准欧洲、有实力跟美国分庭抗礼的时代;他们忘了,全部的苏联卫星国都已独立,华沙条约组织已成为历史;他们忘了,全球190多个国家三分之二以上都选择了多党制和民主,不再接受外部控制和内部专制;他们忘了,即使俄国人本身,也成千上万地上街游行抗议,要求释放政治犯,甚至支持乌克兰反对派,他们说,俄国早晚也会像乌克兰一样融入西方,成为世界文明的一部分。

遗忘历史、无视现实,就一定是失败者。

2014年3月1日于美国

2014-03-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