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打伊拉克的法理在哪里?

曹长青

经过60天检查,联合国武检团昨天提交了报告,结论是伊拉克没有真正接受联合国决议,没有实质性支持武检,并隐藏了大量炭疽病毒等生化武器。在美英15万军队向波斯湾集结之际,法德公开反对军事行动,要求再给武检团二个月或一年时间。美国认为,巴格达是在拖延时间,如果联合国不采取行动,美英将单独对伊动武。美国的这种宣称有没有法理根据?当然有,因为:

第一,巴格达违反协议在先,美国有权惩罚。

12年前,伊拉克侵占科威特,导致美国军事干预,爆发了波斯湾战争,美军以100小时地面战,打败了伊拉克,萨达姆无条件投降,和美国签署了停战协议。但停战之後,伊拉克继续发展军力,研制生化和核武,并支援恐怖份子等。联合国前後通过10多个制裁伊拉克的决议,但巴格达根本不予理睬,并在1998年驱逐了联合国武检人员,完全蔑视国际社会和它自己签署的停战协议。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停战协议的另一签署国,美国有权继续当年的波斯湾战争,使用武力迫使伊拉克回到原来签署的协议上来,从法理上说美国并不需要联合国再次授权。

这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日本和美国等签署了停战投降协议,如果日本後来不遵守这个协议,继续走军国主义道路,对外构成威胁,那麽美国有权对日本再次采取军事行动,用武力迫使它回到原来协议的立场,而不需要再得到其他国家或国际组织的授权。

第二,对恐怖袭击必须先发制人。

伊拉克有2,400万人口,44万平方公里国土(相当於12个台湾),这麽大的地盘和人口,联合国派去那麽几十个人怎麽能查得过来?别说查整个伊拉克,即使仅查一个巴格达,也很困难。看到电视画面上联合国武检人员拿著手电筒在巴格达的房子里照来照去的画面,简直像玩小孩子捉迷藏游戏。伊拉克不允许任何一个它的核武专家单独接受武检人员面谈,威胁说谁接受面谈就杀他们全家。这本身难道还不足已说明全部问题吗?

伊拉克拥有生化武器是国际社会周知的,因为它不仅在和伊朗战争中使用过,也曾用它屠杀自己的人民,1988年有5,000多库德族人被生化武器毒死。连《纽约时报》在2月26日反对马上对伊动武的社论中也承认,“萨达姆.侯赛因是个残忍的独裁者,这个政权只配被推翻。任何知道萨达姆历史的人都不会怀疑,他正在秘密地发展大众毁灭性武器。”

巴格达支持恐怖份子也是国际社会周知的,该国外长公开宣称,对使用自杀炸弹杀害以色列平民(也包括中国民工)的所谓巴勒斯坦“烈士”的奖赏从2.5万增加到4万美元。《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沙费尔在昨日的文章中说,盖达组织在伊拉克北部活动,建立毒气试验室。从阿富汗逃出来的盖达领导人也躲藏在巴格达。美国国务卿鲍尔前天在瑞士讲话说,伊拉克和恐怖组织盖达有密切联系。911事件已证明,恐怖份子获得什麽武器都会使用,一旦拥有核武和生化武器,人类付出的代价将是无法估量的。

如果历史可以像录影带一样倒转,回到911事件之前,那个时候如果美国提出军事铲除阿富汗政权,否则会发生大灾难,今天的这些反战人士,包括法国德国会同意吗,显然不会,绝对不会!他们一定会以现在的理由反对,说“没有足够的证据”。有了一次“911的证据”还是不够,难道他们非要等到整个曼哈顿被核武炸沉,或者巴黎、法兰克福被生化武器弥漫,才会吸取教训?

如果在911之前美国要对塔列班采取军事行动,全世界肯定会有更大规模的反战游行。而在美国的反战游行队伍里,很可能就有那些後来在911中遇难的人们,更可能会有他们那些在哈佛、耶鲁、伯克莱大学读书的子女们。人类的悲哀就在於,不仅很多人只有杀到自己头上才明白,更有人即使杀到他头上,也醒不过来。而那些认清邪恶的人也得跟他们一起倒楣、陪绑。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中东问题专家弗瑞德曼在2月22日的专栏中说,“我们可以用传统武器威慑伊拉克,因为萨达姆爱他自己的生命超过仇恨我们的生命。但我们无法威慑那些用911人肉炸弹攻击我们开放社会的亡命徒,因为他们恨我们的生命超过爱自己的生命。”所以萨达姆的核武到了那些恐怖份子,後果不堪设想。

联合国宪章第51条是“当一个国家受到威胁时,它有权自卫”。美国对发展大众毁灭性武器的伊拉克“先发制人”,解除它的武装,是一种为了自己和世界安全的自卫。联合国作为以维护世界和平为宗旨成立的国际组织,理应承担这种责任,但它如果不这样做,还要杯葛美英等国承担这个责任(和牺牲),那麽美国就应像上次对科索沃战争那样,单独采取行动。历史会证明这种行动的道义性。

第三,使伊拉克人民获得解放。

伊拉克异议作家、现在美国波士顿布兰戴大学担任教授的马基亚(Kanan Makiya)曾悲愤地说,人们谈到对伊动武时,理由是美国不被袭击,或是保证世界安全,或是石油利益等,但就是没有重视伊拉克人民被奴役这个因素。

据《纽约时报》1月26日“侯赛因到底杀了多少人”中的数字,在波斯湾战争中,萨达姆军队杀害了1,000多科威特人。萨达姆正开展名为“恢复信仰”的运动,让所有伊拉克人对他“三忠於,四无限”,连在公开场合喝酒也被定为“犯罪”。而被指控为妓女的人,则被公开处决。萨达姆的38岁长子乌贼.侯赛因(Uday Hussein)亲自指挥行刑队(都穿黑衣,戴面罩),把那些被指控为妓女的人,押到闹市区广场,逼迫她们下跪,然後一个个砍头。

1999年,伊拉克的监狱人满为患,萨达姆下令,处决犯人,腾出地方。结果监狱为达“指标”,不论刑期,大批处决犯人。据国际人权组织的数字,在萨达姆统治下,可能有20万伊拉克人被秘密员警抓走,最後被杀害。

马基亚曾在美国公共电视台(PBS)上说,上次波斯湾战争,美军轰炸巴格达时,很多伊拉克人站到房顶上欢呼,等待美军来解放他们。但是,美国半途而废,让他们极为失望。上述弗瑞德曼的专栏文章说,今天很多阿拉伯国家的年轻人在祈祷,希望美国不仅干掉萨达姆,也干掉所有阿拉伯国家的独裁者,让他们获得自由。马基亚呼吁,仅仅是为了伊拉克人民结束被奴役,美国也应该对伊动武。这也是不久前在伦敦聚会的300多名伊拉克异议团体代表的一致呼声。

第四,把阿拉伯专制世界打开一个缺口。

阿拉伯联盟有22个成员,没有一个实行民主选举。据不久前联合国公布的由阿拉伯学者撰写的报告,阿拉伯国家的经济不仅落後於世界(全部22个阿拉伯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还不如一个西班牙),并普遍缺乏三样东西:自由,现代教育,女性权利。

如果萨达姆政权被结束,伊拉克像阿富汗那样走向民主,那麽等於在阿拉伯铁幕世界打开了一个缺口,从地缘政治来看,一个走向民主的伊拉克,对周边的阿拉伯专制国家伊朗、叙利亚、黎巴嫩、埃及、沙乌地阿拉伯,以及君主国科威特等都构成冲击,尤其是对伊朗,等於形成都有美军驻扎的阿富汗和伊拉克前後夹击的战略格局,对改变中东局势具重大意义;同时对解决巴以冲突也有关键性作用,因为阿拉法特和他的恐怖组织一直靠伊拉克等提供财源(在上次波斯湾战争时阿拉法特支持萨达姆)。

从布希政府的举动来看,目前还在努力斡旋,希望能再次获得联合国授权。但从上述四点来看,联合国的授权不仅并不是必须的,而且联合国本身的道义性基础也存在问题,因为它的192个成员国政府,并不都是通过民选产生的,并不真正代表那些国家的人民。美国等民主国家进行一人一票的选举,但从不给监狱的罪犯投票权。联合国成员北朝鲜、古巴、利比亚、伊朗、叙利亚、伊拉克、中共、越南、缅甸、巴基斯坦等很多国家的政府,都不是经人民自由选举产生,这些政权本身的存在就不具法理,而美国铲除萨达姆政权的行动必须要得到这些本身就是独裁的国家的授权,在逻辑和道义性上本身就说不通。最近人权记录最差国家之一的利比亚“当选”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主席(这就如同由一个强奸犯出任“保护女性协会”主席一样荒唐),这样的联合国还有什麽原则、道德可言?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瑞德曼在上星期天的专栏中说,如果不得不打这场战,那就干吧。“在那个急需改革的阿拉伯世界,如果伊拉克能够进入民主之路,刺激周边阿拉伯国家的变革,我们的子孙就可以有更好的机会生活在一个更安全的世界。这场对伊拉克的战争将对中东地区是个震荡,但是,如果我们处理得好,那就有机会使它成为一个‘震荡疗法’。”

现在就看小布希有没有邱吉尔那种力排众议、独胆反抗纳粹邪恶的魄力和能力,不去看那个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几乎毁了整个欧洲的德国的脸色;不去看那个面对希特勒只知道举手投降、丝毫不抵抗,并协同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法国的脸色,真正为美国和世界的长久安全与和平负责,再次承担起领导自由世界的责任,为铲除全世界一切独裁专制,迈出关键的一步!

2003年1月28日

2003-01-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