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新闻分析:共和党为何大获全胜?

曹长青

美国昨天的中期选举爆了冷门,在共和党籍总统掌控白宫的情况下,共和党同时赢得了众议院和参议院,打破了总统所在党中期选举一定输掉国会的惯例。《华盛顿邮报》说“令人惊讶”;《纽约时报》社论标题是“中期选举:布什之夜”。

目前已统计出的结果是:在435席的众议院,共和党不仅保持了原来的多数党地位,而且增加到227席,民主党则降到204席(1席独立,还有3席计票没结束)。在参议院,原来民主党为多数党,现在是共和党51席,民主党47席(独立派1席,路易斯安那州席位需12月7日再选而定)。

CNN主播在今晨二点宣布共和党赢得了参议院时感叹说,这是自从1934年罗斯福总统之後,首次有新总统遇到第一次中期竞选不仅没有丢掉席位,而且赢得了参、众两院。克林顿1992年当选後,遇到第一个中期竞选的1994年因丢掉了众议院的52个席位而大输。

在选前,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分析家敢预测到底哪个党会赢,因为民调比分相当接近;而且美国经济不景气,这对执政党不利。但为什麽美国选民这次做出这样的选择,让共和党横扫了中期大选?简单归纳,有这样四个原因:

第一,美国人相信共和党在反恐上的领导能力:

人们说911改变了美国,这从恐怖袭击後首次中期选举可以看出来,美国人更加重视本土的安全,自身的安全。而共和党的理念恰恰是重视国防、军事和安全,在这一点上美国人更信赖共和党。布什上台後,把军费增加到接近4千亿美元(相当中国200亿军费开支的20倍),而克林顿执政期间一直削减军费。

这次大选的最大冷门是民主党籍的乔治亚州州长和参议员都败给了共和党候选人,很大原因在於该州共和党候选人强调反恐,支持武力铲除巴格达政权。纽约历来都是左派民主党的最坚固阵地之一(另一个是加州),但坚定支持反恐和军事打击伊拉克的共和党籍州长派塔基(G. Pataki)轻而易举地击败民主党对手,第三次连选连任。而且在投票之前,连左派旗舰《纽约时报》在选前的“指导”社论中,也表示支持派塔基(对其他候选人,该报都大声疾呼投民主党籍的)。

这次选举结果表明,布什政府的强势打击恐怖份子,包括军事打击伊拉克的政策,有雄厚的民意基础。不管欧洲和美国国内的左派们如何杯葛,布什政府在这种强大民意支持下,将会更坚定地实施强势反恐政策。

第二,美国人信赖共和党治理经济的理念和能力:

国内经济从来都是美国选举的核心问题。美国经济目前仍处於低迷状态,尤其科技股票价值爆跌了60%多之後,迄今没有回升多少。但在这种经济现状下美国人仍把选票投给了共和党,主要在於人们相信共和党的经济政策更有效果,因为它强调的是减税、降低政府花销、削减福利,减少政府规定,实行更充分的市场经济。

只有减税,让人们手里有钱,才会促使他们创办更多的中小企业,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促使整个经济有活力;只有减税,让人们手里有钱(把人民的钱还给人民),才会促进消费,促使经济成长。大众消费占整个美国国民总值的三分之二,是个非常大的部份。共和党的经济政策是促使创造、促使生产,促使自由竞争、促使发财致富的“赚钱”政策。

而民主党的政策就是要增加税收、通过福利方式分发给穷人,同时扩大政府规模和功能,是“花钱”的政策。这种政策只能把整个社会拉向缺乏竞争、没有活力,最後大家一起“平等”地受穷。

美国近年经济最糟糕的时期是民主党卡特当总统的四年,卡特谋求连任时,得到的选票之少,创了纪录,排在美国历史上得票最少的三十年代大萧条时的胡佛总统之後,可想而知人们的愤怒。以横扫般的胜利击败卡特而当选的里根总统任期八年,通过大幅减税的自由经济政策,才扭转了卡特制造的恶果。克林顿执政八年时美国的经济繁荣,主要由於里根时代打下的经济基础,再加上又 上了新科技的泡沫经济“腾飞”,所以连民主党人在宣传克林顿的“经济功劳”时也一点都不理直气壮。经济学家讽刺克林顿说,如果说他促使了美国90年代的经济繁荣,就像公鸡说太阳是它叫起来的一样。

第三,得利於布什总统的“临门一脚”:

今天不少大报和电台的新闻分析都指出,这次共和党能大胜,和布什总统冲刺般的全力助选有直接关系。美国中期选举一向民众投票率不高,从1962年低到49%以後一直下降,1998年低到只有38%。而这次选举,据福克斯(Fox)电视台的数字,注册共和党的选民投票率比往年增加。据ABC电视台报道,布什在选举前五天走了15个州,仅最後两天半就旋风般地走了10个州,为共和党籍候选人助选、助阵,调动起了共和党选民的士气。他还为67个共和党籍候选人共筹到了一亿四千一百万的竞选款项。

一般来说,当任总统前往助选,都对被助选者有帮助,因为有总统到场本身就是新闻,媒体就会报导,等於是最佳免费广告。但这次最关键的是,布什总统目前的民众支持率很高,在有的州高达77%,平均起来达66%,这种“人气” 不仅鼓励了共和党选民的“士气”,也赢得了很多中间游离的选票。因而选情分析家和美国主流媒体普遍认为,这次大选是布什个人的胜利,因为选举如同一场战争,如果没有他作为共和党的选举统帅“冲锋陷阵”,就不会有这种“横扫”的结果。而布什这次的“冲锋陷阵”并非没有风险,因为如果这次共和党在选举中成绩不佳,那厶布什本人就会成为被抱怨的对象,以至削弱他的领导力。现在的结果表明,布什决然地承担责任,不仅达到,而且超出了共和党本身的期待。

而在民主党方面,不仅没有在任总统助选的优势,尤其明显的是,前任总统克林顿不仅帮不上多少忙,还有点像票房毒药,因为民主党的主要选民基础之一是女性,她们仍对克林顿的性丑闻耿耿於怀。卡特虽然不久前刚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但没有一个民主党候选人请他助选,因为谁都记得他曾把美国经济弄得一塌糊涂,也等於是票房毒药。因此民主党有点群龙无首,结局只能是兵败如山倒。

第四,不择手段的竞选方式不灵:

从马克吐温的小说《竞选州长》中,中国人早就了解到政客们经常为了权力而不择手段。但美国二百多年的选举历史,以及近年的“水门丑闻”都显示“不择手段”不仅不灵验,而且往往适得其反。这次中期选举又是一例。由於在2000年的总统大选中,民主党对戈尔最後输了佛罗里达州耿耿於怀,发誓要在2002年的中期选举中为戈尔报仇。所以不仅左派媒体抓紧任何时机攻击谋求连选州长的布什总统的弟弟杰布.布什,而且克林顿、希拉利、戈尔等民主党的大将全部都前往迈阿密为民主党籍州长候选人助选站桩。他们不是强调民主党籍候选人的理念,而是渲染杰布是布什的弟弟,想以此“罪过”来否定杰布.布什的政绩。民主党这种做法显然没有起到好的效果:杰布.布什以56%对43%大赢了民主党对手,获得除了黑人之外所有佛罗里达州的白人(60%)、古巴和墨西哥等西裔人(56%)的选票。93%的黑人把票投给了民主党,杰布.布什仅赢5%。

选情最为紧张的是明尼苏达州,因选前几天,当任民主党籍参议员威尔斯顿因飞机失事去世,前民主党籍副总统(卡特副手)蒙代尔出来代替。但民主党把威尔斯顿的追思大会,开成了狂热的政治集会,等於是拿死人来做文章、玩政治。我看了电视直播的“追思大会”,简直像华盛顿街头的反战集会,反全球化大游行一样狂热、煽情,不仅根本谈不上追悼会应有的肃穆、悲痛、庄严,而且威尔斯顿的儿子还挥舞著拳头,带领全场二万多参加者狂喊“我们一定会赢!我们一定会赢!我们一定会赢!”口号声、口哨声、笑声、欢呼声滚荡整个追思会场。受邀到会的共和党国会领袖竟遭到起哄。最後连倾向民主党的该州独立派州长也实在无法看下去,中途退场,表示抗议。民主党这种不择手段的做法,连一向支持它的左派媒体如《纽约时报》等都无话可说。福克斯电视选情评论员威廉姆.克瑞斯朵夫(William Kristol)今天凌晨在大选出来结果时评论说,蒙代尔和民主党把追思大会变成政治集会,“等於是政治自杀”。结果这位知名度非常高的前副总统、美国驻日本大使在明尼苏达州以两个百分点败给了共和党籍候选人。

密苏里州的选情也有类似之处。在两年前总统大选时,该州民主党籍参议员候选人卡纳翰在投票前三周飞机失事身亡,根据该州法律,选票上的名字已不可改变。结果出现死人“当选”的“选举奇异”。根据法律,该州州长可任命继任者,这位民主党籍州长任命了卡纳翰的妻子,两年後再选。卡纳翰夫人并不热衷和熟悉政治,据11月3日《纽约时报》杂封面故事报道,卡纳翰到了华盛顿之後,几乎足不出户,全力背法案条文等,来熟悉国会作业和内政外交等复杂庞大的专业知识,忙累得几乎焦头烂额。卡纳翰可能是一位非常合格的家庭主妇和妻子,但硬因为“照顾”她丧夫的情绪而让她当美国最高立法机构的参议员,代表密苏里州,代表美国,简直是开“政治玩笑”。我看了卡纳翰和对手政策辩论的电视,感到她很善良,但无论演讲和回答问题都输给对手。这次她的败选,说明密苏里选民有纠正“政治玩笑”的智慧和能力。

在昨天的专栏文章中我提到,共和党赢得参众两院之後,将极为有利布什推行共和党理念的内外政策,包括对外强势反恐,军事铲除巴格达政权,确保美国安全;对内推行大幅减税、削减福利、扩大市场经济,使老百姓手里更有钱,来民富国强(而非国富民强)。共和党籍议员将出任13个国会重要的功能委员会主席职务,主导这些权力很大的委员会,使布什提出的议案更容易通过,推行“布什主义”,同时为布什在2004年总统大选中连选连任铺下坚实的基础。

2002年11月6日

2002-11-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