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别让仇恨毒死自己

曹长青

17年前的1986年1月底,美国“挑战者号”宇宙飞船升空时爆炸了,七名宇航员全部遇难。当时我正在深圳办报,当地居民通过香港电视看到了“挑战者号”爆炸的实况转播,连续几天,深圳市民都处在一种悲痛的情绪中,大家都在关心,议论这件事。我们《深圳青年报》发表了一位蛇口青年题为“挑战,即使牺牲,也是壮烈”的文章,热烈赞美挑战者的精神,同时表达了对七名宇航员牺牲的悲痛。我本人也撰文感叹宇航员们代表整个人类向宇宙挑战的勇气和所付出的代价。深圳还有几位年轻人自发地给当时的美国总统雷根发了电报,表达对七名遇难宇航员家属的慰问。人们都在为人类共同的损失而痛心。

17年後的今天,又是美国的宇宙飞船出事,“哥伦比亚号”在宇宙航行16天後,在只有几分钟就要回到美国基地的时候爆炸了,又是七名宇航员全部遇难。当美国和全世界有human heart(人心)的人们再次为生命的损失,为我们人类共同的灾难而悲伤的时候,在中国,在美国的中国人当中,竟有人,而且不少人,在网络上表达他们的兴奋,他们的开心,甚至说这是为中国春节放的焰火。

911後,不少中国网民幸灾乐祸,一片欢呼。我当时愤怒至极,撰文痛斥。但这次,我感觉的已经不再是愤怒,而是十二分地伤心。我从来都是一个族群意识极为淡薄的人,同种族,同根生,同血缘,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所寻找和追求的是思想的朋友,心灵的亲情。但是,这次我却无法不强烈地意识到种族、地域。因为毕竟那些恶毒语言来自我所属於的那个种族,那块我所熟悉的土地,使用的是我熟悉的汉语。真是伤心到心都疼。

17年过去了,当年的年轻人对宇航员家属的慰问,变成了今天的年轻人对宇宙飞船爆炸的幸灾乐祸。在没有了文革,共产意识已经淡化的今天,人心怎麽居然越来越毒?不必强调这只是少数人,它所反映的真实足够令人恐怖。到底是什麽在毒化今天的人心?

17年前,从知识界到大学校园,人们如饥似渴地寻找西方书籍,寻求西方资讯,充满了对文明世界的渴望,对自由世界的向往。一位当时刚在北京参加了托福考试的朋友说,“排队领取托福申请表的队伍一眼看不到头,难以想像,如果这是领取一张去美国的免费机票,那会是一幕多麽悲壮的情景。”虽然当时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比今天强很多,但在知识份子和大学生中几乎没有反美、反西方情绪。反而是由於一致热衷西化,导致一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镇压运动。

17年过去了,中国既没有文明,更没有自由,但为什麽反美、反西方情绪即使不经共产党点火,它也自己发烧?任何一点和西方的冲突都能引起一顿狂热的反美、反西方的发泄呢?一个简单而根本的原因:民族主义。

17年前中国不仅专制残酷,而且贫穷落後,没有喂养民族主义的资本。今天,随著中国经济的发展,使中国人觉得有资本了;而且今天的年轻人也没有体验过缺衣短食的艰辛。於是,在专制制度的发酵剂滋养之下,民族主义的毒瘤在中国越养越红火。难以想像,一个经济发达的、独裁专制的、充斥民族主义的国家是多麽可怕。即使在将来的民主中国,它也将是危害社会健康的最可怕毒素。

今天的南韩就是一个可怕的样板。你看无论北韩多麽流氓无赖,但“我们都是朝鲜人”,於是共同的血缘把他们凝固在一起。南韩成为捍卫共产北韩最强的声音。无论美国怎样为了保住南韩人民的自由而牺牲了十万人的生命,而且五十多年来一直付出人力、财力,驻军保护南韩不再受到北韩攻击,但是,美国人就是美国人,朝鲜人必须和朝鲜人一条心。所以,今天南韩可以经济腾飞,南韩也可以在美国的保护下继续享受民主政治,但满腔民族主义情绪的韩国人一点也不幸福,他们实在太不幸了,放著好好的自由、富裕、轻松、开心的日子不过,偏要让民族主义的怒火把自己烧死。

也许由於美国是个历史短暂的、多民族的移民国家,也许更由於美国的自由价值传统,在这里你从来见不到民族主义的狂热。一个简单的例子,尽管上周布希总统发表国情谘文後,美国民众支持打伊拉克的比率上升到70%(福克斯电视台上星期三民调),全国却没有一次支持战争、显示国威的游行。倒是反战示威左一起,右一起。

民族主义的排外心态,可以导致火山爆发般的仇恨。美国由於没有这种民族主义,所以鲜见仇恨的情绪。在美国有十几万,或者更多,近二十年来移民、留学到美国的中国人,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承认,美国人民不仅善良、友好,而且单纯、真诚。即使有些总感到受歧视的中国人也得承认,他们起码没有受到来自美国人的仇恨。

美国哪一次都是极不情愿地、在无可奈何地情况下进入战争。尽管不得不上战场,但那些去阿富汗打仗的美国士兵仇恨阿富汗人民吗?那些去伊拉克打仗的美国士兵仇恨伊拉克人民吗?担心无辜生命的损失是他们最大的恐惧。但是拉登的塔利班却仇恨每一个美国人,因为“杀死每一个美国人”是他们的口号。

再看南斯拉夫中国领馆被炸,无论中国人认为是有意的,还是美国人认为是误炸,都不可以想像美国人会幸灾乐祸:炸得好,那些领馆里的中国人就该死;海南撞机事件,无论中国人认为是美机故意撞的,还是美国人认为是中国灵巧的小战斗机撞上了美国笨重的大侦察机,都不可以想像美国人会叫喊:中国的飞行员摔死好极了。

而在六四屠杀之後,更有数不清的美国人去教堂为那些死去的中国人祈祷,为他们点起蜡烛,他们想到的不是多少中国人死了,而是多少无辜的生命损失了,他们是我们人类的一部份。爱,只有在人类的共同意识中才能生长;恨,则是在民族主义的毒素中膨胀。

至於那些在美国的土地上仇恨美国的中国人,我只是挺可怜他们。人总是尽最大努力往好处走,走到好地方才开心。许多人当年对中国千怨万恨,费尽心机,力尽艰难才来到美国;而来到美国後又开始对美国千仇万恨。共产党给你埋下了一颗仇恨的毒种,但它如果在地球上哪片土地都发芽的话,那你岂不是在哪里都会被毒死麽?美国绝不十全十美,它的毛病遍地都是,你可以愤怒,你可以批评,但别那麽大的仇恨,你的仇恨伤不著美国,却真的很伤你自己。因为充满仇恨的人总是充满暴躁的情绪,无论在工作场所,在社会上,还是在家里,都会难受,不是和自己作对,就是和别人作对,无形中把社会和别人都树成了自己的敌人。暴躁的情绪不仅从来都只能恶化事端,更对你自己的身心健康有害。我每次在电视上看到那些仇恨怒火满胸膛的蒙面人们,或者狂躁地往天上放枪,或者抬著死人吼叫时,总是担心有一天他们会被自己的怒火烧死。

智慧的人让理性主宰自己。理性的人可以愤怒,但却不能允许愤怒演化成暴躁的非理性情绪,更不能是行为。内心燃烧著仇恨的怒火,思想被仇恨枷锁禁锢,你不可能成为一个自由人,也不可能成为一个幸福的人;个人的自由和幸福是你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目的,而我们每一个个人的自由和幸福依赖一个自由和文明的社会环境。

宇航员们去探索宇宙的奥秘,得益的是我们全体人类。就像比尔.盖次是美国人,但我们全世界的人类都受益。中国那些渲泄对美国仇恨的人使用的是美国人发明的电脑,是从美国发达起来的电脑网络。

世界正越来越走向一体,各种族无论怎麽互相排斥,人类的合作只能越来越多。在“哥伦比亚号”里是五个美国人、一个印度人和一个以色列人,而现在还在太空工作著的宇宙飞船里是两个美国人和一个俄国人。而在以後的宇航飞行中,完全有可能会有美国人和中国人肩并肩地一起探索宇宙的深奥,一起分享揭示大自然秘密的喜悦;而民族主义的仇恨就是在摧毁这些人类共同的、可以共用的美好价值,同时也在毒化、摧残你自己。

2003年2月4日

2003-02-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