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安替和蒋方舟们是什麽人?

曹长青

曹长青按语∶

波兰驻台湾记者沈汉娜(Hanna Shen)和她先生沈澄河是我的朋友。汉娜出生波兰,在美国留学,后来到台湾,跟澄河结婚,按台湾女婿的说法,她成为“台湾女儿”。汉娜为波兰报纸撰写报导和专栏,有时就一些中国话题采访我,或问询。她有自己的英文网站(http://hannashen.tripod.com/),还有中文博客(http://haniainchinese.blogspot.com/2009_12_01_archive.html)等。她勤于笔耕和思考,坚定支持台湾,对共产主义和西方左派深恶痛绝,我们有很多共同语言。

几个月前,她在评论中国作家蒋方舟和安替到波兰参加会议一事时,曾来信询问我的看法。我对这个“波兰会议”背景毫无所知,对蒋方舟和安替,也是从媒体上,以及有限的阅读中得到的印象,给她写了下面这封信。

因为考虑汉娜要写波兰文或英文,所以尽量用通俗、简单的语言,以便她能一下子看懂。这封信没有发表过,只是这次看到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作家朱瑞(见本网朱瑞文章∶回避真相的“诗人”)谈到,和她一起上“自由亚洲电台”(RFA)节目的北京女诗人李承恩曾在德国世界艺术学院的会议上高调地宣扬说 “藏人幸福指数最高”,令她反感并质疑,这样的官方诗人,怎麽被请到德国会议上谈西藏,实属混淆视听、误导舆论,而想到我曾就此问题写过一封信,也是谈的中国官方学者被请到国际会议的问题。

到底什麽原因这些“官方们”被请到国际会议?简单说,这中间既有西方机构可能不明白中国人的底细(猫腻),或为取悦讨好北京,更有那些“中国官方们”(更有不少海外假异议们)非常能钻营的因素。钻营者大多都精通“两头通吃”。你看,连写出“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的海外诗人,不是也在公开声明辞去纽约“中国人权”理事并划清界限之后,回国去跟中共青海宣传部长和政治局委员们一起同台朗诵诗作,“吟歌宴舞”,享受红地毯和茅台酒了吗?(然後又回到香港继续当“异议诗人”)

钱钟书写的《围城》是,里面的要出来,外面的要进去。现在中国的知识人是,“官方们”要到海外,在国际会议上故作“独特”;而海外的“假异议”要回去,在官场上扮演“和谐”。两者殊途同归,都是立牌坊。什麽人要立牌坊呢?

下面是这封信——

Hanna∶你好!

简单回答你来信提出的问题。安替和蒋方舟都不是异议人士,安是中国官方学者,蒋是官方作家——担任官方的广东出版集团办的杂志《新周刊》副主编。

1975年出生的安替(本名赵静,英文名Michael Anti)九十年代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动力分院,是学理科的,毕业后曾做计算机程序员。后来进入广东南方报业集团做记者。他的经历上说,他当过美国哈佛大学尼曼(Nieman)奖学金的研究员。该尼曼基金邀请过很多中国官方学者。

安替的简历上没有说他现在的职务,但他近年来是中国极为罕见的不断出国,到美国、中东、欧洲等国家,采访一些要人和事件的媒体人。非常活跃。他的采访和出国经费从哪里来被人质疑。也有人认为,不排除中国情报部门的支持。

安替写过不少出国见闻,尤其是介绍美国的新闻和司法事件等,是当今中国这个方面的少有的介绍家之一。

他介绍美国等文章我大致看了一些,基本属于Liberal的看法。在跟中国有关系的议题上,则暴露出他的民族主义、大中国主义者的心态。介绍的文章等,比较肤浅,没有什麽深度思考,更缺乏一个明确坚定的foundation。

1989年在湖北襄阳出生的蒋方舟,在中国是一个非常有争议性的“女作家”,今年24岁的她,八、九岁时就在中国出名了,因为她被称为文学“天才”,9岁时就写出了散文集《打开天窗》(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9岁时,就在广东《南方周末》上开专栏,11岁时出版了长篇小说。

所以有争议,因为很多人认为,蒋方舟的散文和小说,还有报刊专栏等,基本都是她的作家母亲(尚爱兰)代笔的。尚爱兰是中国知名的小说家,曾出版小说《永不原谅》、散文集《数字美人》,也在《南方都市报》等开设专栏。

中国知名的打假专家方舟子,曾撰文揭露蒋方舟的小说散文是她母亲代笔的。(详见附在后面的文章)。

从我得到的信息来看,方舟子的质疑是有道理的,蒋方舟的那些文章小说等,基本是她母亲代写的,像中国另一个更被广泛质疑的假天才韩寒一样,韩寒所写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他父亲(韩仁均)或他人代笔的,完全是个骗子(我曾就此写过多篇分析批评文章)。

所谓蒋方舟在九岁开始发表作品,她母亲说女儿七岁就开始写作了,基本是编造、欺骗。

但蒋方舟的母亲有官方关系,在中国官媒中有广泛的人脉,她们又都是官方作家,所以质疑她们母女的声音,在中国很难刊登到官方媒体上。

蒋方舟大学一毕业,就到《新周刊》杂志,担任副主编,可能是当今中国最年轻的副主编。就是因为她有文学“天才”的名声。

那位主持这个波兰演讲会活动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的中文名叫“贾家”(Jiajia)。贾家的具体情况不清楚。但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可是中国人都知道的共产党对外宣传机构,这个电台是1941年底毛泽东在延安时建立的,要对外广播,欺骗美国等国际舆论等。

现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世界上设有32个记者站(包括驻波兰的记者站),用53种语言每天播出节目,包括俄语,德语,波兰语,捷克语,立陶宛语和爱沙尼亚语等。

安替和蒋方舟等,连你信中所说的都不是,他们是官方学者和作家,是政府的红人。他们有时(主要安替,没看到蒋方舟批评政府)批评政府,也是小小骂,大大地帮忙。如果是中国政府有关部门派他们出来做宣传的,那他们不断出国,出入自由,更是没有问题了。

只不过他们这个时候要去波兰做这种宣传的目的是什麽,还是一个谜。

希望这些信息对你的报导评论有用。

祝好!

长青

下面是介绍方舟子质疑蒋方舟的文章∶

代笔疑云∶蒋方舟是如何过关的?

2012年08月07日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风岸

没有人能猜到蒋方舟现在的心情。远在伦敦的她,或许正在祈祷奥运会能开得更久一些,这样她就能晚些回国,不用直面那场围绕她而起的风波。

然而,一切终归要面对。互联网上,有关她是否存在代笔的质疑正愈演愈烈,战火蔓延至大大小小的名人微博与众多粉丝微博之间。这一次,蒋方舟的对手强大而又难缠。虽然同名“方舟”,但很明显的是,方舟子不会因此留任何情面。

这已经不是蒋方舟第一次遭受质疑。出道至今,围绕这位天才少女的争论从未停歇。她应对的招式也一变再变∶辩解愤怒、亲友澄清、不屑一顾以及这次的沉默应对。

这一次,蒋方舟还能过关麽?这场美少女与斗士的战争,谁又将获得最后的胜利?

“你在撒谎!”

风暴的导火索来自一篇题为《达尔文改变中国》的文章,这是蒋方舟近期为纽约时报中文网撰写的专栏文章。

7月31日下午,该文章被方舟子看到,他认为写得很烂,“要文采没文采,要思想没思想,一堆事实错误,就是一本书的概要,连读书笔记都算不上。”

方舟子随即发微博称∶“南方报系捧出的另一个文学‘天才’蒋方舟(7岁开始写作、9岁出书并在南都开专栏、11岁出版长篇小说)在刚出道不久就被多位网友‘证明’过是其母亲、作家尚爱兰的代笔,几年前她破格被清华录取时又被证明了一次。”

在方舟子看来,代笔的“证据”众多而确凿,较有力的证据之一是母女二人公开发布的文章曾有大量雷同,“写穿帮了”。

这只是战争的前奏。随后方舟子连发微博,质疑少年天才蒋方舟,其实是欺世盗名。

于是,我们又看见了熟悉的“方舟子风格”。他的连续举证,往往能抓住要害,让人无从反驳,同时语气也愈发嘲讽。

其中一条,是方舟子举证蒋方舟九岁发表的《白字先生》∶“蒋方舟在17岁时说,她写第一本书《打开天窗》(9岁时出版)的时候还不会写字,因为当时学校还只教笔划和拼音,她是先写书再学字。但《打开天窗》里面有一篇散文说自己是‘白字小姐’,10年来一直把‘善’字多写了一横,8岁才发现。这是未出娘胎就会写字。这两个地方怎麽圆,特向大家请教。”

方舟子称,《白字小姐》一文有两个版本,第二个版本把“去年我才突然发现,‘善良’的‘善’是四横,我写成三横竟然写了十年,也没有人发现”这句给删了。

“她在连受精卵都不是的时候就在写字了?”方舟子如是发问。

8月1日下午,方舟子在微博上继续提供蒋方舟的文章是母亲“代笔”的证据。

“2004年,蒋方舟出了一本‘十五岁少女解构五千年中华文明历史故事’的书《邪童正史》, 里面有一篇《冲浪辣妹蔡姬》。一年后她母亲尚爱兰写了一本《正说中国公主》,里面《戏水女郎——蔡姬》,是《冲浪辣妹蔡姬》的扩写,其中有不少雷同语句┅┅是母亲抄女儿吗?还是忘了代笔写过了?”

一切的证据都在指向一个可能∶蒋方舟,你在撒谎!

神童、早熟、羡慕嫉妒恨

蒋方舟撒谎了麽?

这其实是一个老问题。面对这位7岁写作、9岁出书、特招进名校、毕业做主编的天才少女,世人早已有诸多疑惑。

数据显示,9岁时,蒋方舟在湖北襄樊市铁路一小上学。当年,她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打开天窗》。12岁时,读初一的她又出了第二本书《正在发育》。

《正在发育》面世之后,舆论一片哗然。因过早涉及“早恋”、“同性恋”、“伟哥”等敏感话题,一入市就让老师和家长等“大人”们惊慌失措,蒋方舟亦被卷入非议。普遍观点是,“12岁的未成年作家写这样的书(《正在发育》)很搞笑。”

书中,被引用得最多的一段话是——“人一结婚,不出5年,男的就不敢仔细地完整地看自己的老婆了,即使看了,也不会仔细看第二遍。然而,我找男朋友,是大大地有标准的。要富贵如比哥(比尔-盖茨),潇洒如马哥(周润发),浪漫如李哥(李奥纳多),健壮如伟哥(这个我就不解释了)。”

有评论家惊呼∶“她才12岁。然而我怎麽看都怎麽觉得像一个身经百战的情场老手的宣言。对人情的练达,对金钱和男色的痴迷追求┅┅这真是一位风情万种,令人想入非非的旷世才女。”

这可能是蒋方舟在天才道路上遭遇的第一波质疑。她最开始采用的是“神童“的解释。面对质疑,蒋方舟在接受采访时响应说,“我就是知道这些词(伟哥、同性恋等),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看成年人的书了,5岁的时候已经不看童话了。对于成人的书,《百年孤独》看得懂,但卡夫卡就不懂了。”

然而众多质疑者并不接受这一解释。随著蒋方舟的名气越来越大,围绕著他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喧杂。蒋方舟的响应开始变得强硬,她说那些非议她的人们“只是在嫉妒而已”。

在这些早期的质疑声中,蒋方舟的母亲尚爱兰已经登上了“嫌犯名单”。

蒋方舟的母亲尚爱兰,也曾是名躁一时的美女作家,获得过首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赛”金奖。而后,尚爱兰慢慢淡出文坛,成为襄阳市一所高中的语文老师。

对于自己与母亲文笔相似的问题,蒋方舟回答,她甚至几乎没看过尚爱兰的东西,“妈妈已经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

尚爱兰也曾站出来力挺女儿。她说,蒋方舟在五、六岁的时候就能读三毛的书,在她还不会写字的时候就开始写书了。

不会写字就写书,这样的解释怎能让网民接受。2009年,知名网友“马日拉”(现更名为“马锐拉”,互联影库创始人)公开质疑时年20岁的蒋方舟所写的文章,是由其母尚爱兰代笔∶“现在抄袭代笔上位,是一种时尚,反正出名最重要,手段卑劣不要紧。”

除却代笔,更有人质疑尚爱兰是整个成名大戏的幕后策划。

湖南80后作家张一一撰文怒问“抛开蒋方舟到底写过什麽不说,如果她没有一个作家母亲,如果她出生在一个穷乡僻壤,她的作品有机会出版吗?她有可能被清华降低那麽多分破格录取吗?”

然而,在方舟子出手之前,这些质疑声并未形成统一的声势。蒋方舟用“我是早熟儿童,我是天才儿童,我是和我妈不一样的后浪儿童“等说法轻松过关。从清华毕业后,她成为某知名媒体的副主编,一切看起来很美好。

一个字也不说

美好的日子在遇到方舟子后结束。

这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猎手,爱他的人唤他为教主,恨他的人称他是无赖。然而,几乎所有人都不怀疑他的韧性和耐心,包括他的对手。

在方舟子眼里,7岁开始写作、9岁即开专栏的蒋方舟,表现得比自初中起就发表文章的韩寒还神,所以证据其实更好找。

方舟子认为,塑造“天才”其实都一个套路,比如掉书袋。他转了网友的微博—“既然韩寒能彻夜苦读《史记》和《论法的精神》,那麽蒋方舟自然也能九岁时就开始读《百年孤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然后读《尼采》。”

他已经认定了蒋方舟的要害——就是你妈代笔的。按照他的习惯,他将反反复复说,反反复复举证,直到对手服了。至于持续时间多长,请参考春节至今的韩方大战。

同韩方大战类似,这一次方舟子起兵讨伐,依然有众多看客被裹挟其间随波逐流。
作家慕容雪村是挺蒋派。“我和蒋方舟不算熟,只见过几次,谈的多半都是读书。她的袅圳q让我很惭楚A比我见过的许多教授都渊博。我看过她的一些文章,早年作品不算很好,但越写越好。以她的知识和见解,我认为不需要有什麽人来代笔。”

军事专家赵楚则拿身边的例子力挺蒋方舟。他称,自己认识一个6岁的小孩,每天都在发愁,到底是玩呢,还是写一本关于二战的书。随后赵楚解释称,这孩子3岁开始识字超过600个,5岁的时候整天读各种二战人物传记,目前还没决定今年是否上学。

越众影视公司董事长邓康延则直接开始吐槽,“俩方舟,亦可青春济世,或是中年毁人。”

连在韩方大战中坚定支持方舟子的“女侠”木子美,这一次也和方舟子唱起了对台戏,她的搅局也让战局愈发混乱。不过有网友称,木子美临阵变节,其实是为了炒作她的新书。

在喧嚣的战场中,主角选择了沉默。

也许是吸取了韩寒爷俩越抹越黑的教训,蒋方舟在伦敦一言不发。有记者在微博上通风报信,“方舟子杀过来了”。副主编蒋方舟用微博私信做出批示“不回应,别理他”。

奉行封口战术的还有她妈。尚爱兰面对反复发问无果最后将要抓狂的媒体,最后给出了一个更令人抓狂的答案“我只能说我什麽都没有说。”

8月3日,方舟子参加网络微访谈,再次谈及蒋方舟代笔疑云,他说“不是说文二代就一定有问题,关键是看这个文二代是不是神奇得不合常识。”

两日后的凌晨,蒋方舟更新了微博,“孙杨加油!”。这些天,她在微博上说王皓说汪鑫说黄帝内经,但关于她是不是“假冒天才”一事,她就是一个字也不说。

——原载∶搜狐网站∶http://news.sohu.com/20120807/n350084397.shtml

2013-10-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