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曹长青访谈】中国人对美国政府关闭的误区在哪?

希望之声电台记者静汝



由于美国两党在国会无法达成一致意见,联邦预算案无法通过,因而导致美国政府关闭。这不仅在美国政坛引起轩然大波,也成为全球焦点新闻。中国民众也感到好奇,怎麽美国政府会“关闭”,它是怎麽发生的,对美国政治、经济和人们的生活会产生什麽影响?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静汝就此采访了旅美政论家曹长青先生。

记者∶美国政府关闭,对美国的形象是不是有损害?

曹长青∶事实上是部分关闭,而不是整个政府都关闭了。这种情况以前在美国发生过,例如在里根总统和卡特总统时,所以不是第一次。当然有人会觉得,政府被迫关闭了,这是很糟糕的事。其实这也体现了美国的宪政民主制度的优越性。

众所周知,美国是三权分立∶国会是立法机构,最高法院解释法律,总统有行政权。一般中国民众认为,美国总统权力最大了,他是白宫的主人,三军统帅,但是美国总统要受国会的制约。国会通过的议案(法律),总统要执行,如果总统否决,国会还可以三分之二票数对总统的否决再否决,最后等于是国会说了算。这次美国国会没有通过联邦政府的预算案,就等于是没有给政府发薪水的钱,当然联邦政府就得关门,这是国会对行政机构的一种制约,它体现出宪政制度的优越性,就是大权在握的总统,也要受到国会制约。你不改变政策,国会就不给你预算。没钱发薪水,政府只得关门。

记者∶奥巴马政府和国会分歧焦点是什麽,是什麽原因导致国会和白宫发生这麽大的争执?

曹长青∶焦点主要是备受争议的医疗保险。奥巴马的“医疗保险”政策遭到在野党的强烈反对。共和党提出奥巴马政府要修改医疗保险,或推迟一年执行。但奥巴马政府不让步,双方僵在那里,最后共和党议员占多数的众议院就不通过包括支付全民医疗保险开销在内的联邦预算案,奥巴马政府被迫关门。

记者∶一般中国听众会觉得,全民医疗保险不是很好的事吗,每个人的健康得到医疗保障,应该得到所有政党的支持呵,为什麽美国的在野党要反对呢?

曹长青∶这里有两点,第一,奥巴马政府要推行的医疗保险,等于“用政府取代市场”,由政府管理、甚至垄断“医疗保险”行业。把以往的私营企业性质的医疗保险业,从“市场”手里夺走,变成政府直接控制的国有性质了。

美国建国的重要文件《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的基本精神是强调个人自由,强调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就是不赞成大政府,更不赞成政府包揽和垄断。因为只要是政府垄断、政府包乾,就会是灾难。人类的历史早已证明,哪里有大政府,哪里有市场被政府垄断,哪里的经济就一定失败。所以,经济发展应交给哈耶克说的那只“看不见的手”,也就是市场规律。奥巴马政府控制医疗保险,就是毁掉市场,最后将毁掉的是医疗保险的质量和有效性。

第二个,政府强迫人民必须买医疗保险,本质是剥夺人民的权利。一个人买不买医疗保险,这个权利应该属于个人,而不应由政府主宰(医疗保险实质上是一种商品,政府不可强迫人们购买哪种商品)。美国有很多20多岁的人,他们觉得自己年轻,身体比较好,没什麽毛病,我就省这笔钱,不买医疗保险了。凭什麽政府非要强迫他们买呢?奥巴马的医疗保险是跟税收连在一起的,你不买医疗保险,就等于不缴税。而不缴税在美国就可被罚款,严重逃税还可能做牢。这等于是剥夺了个体自由。

美国两大政党民主党与共和党有重大的理念区别。共和党更强调个体权利、个人自由。所以他们坚持认为,奥巴马的医疗保险政策是剥夺人的权利,剥夺人的自由,是违背美国建国先贤确立的原则理念的,所以坚决抵制。而民主党则一向强调平等的价值,强调为人民谋福利,照顾弱者群体等,结果就以平等的名义、照顾弱者的名义,而推行政府管理、政府垄断医疗保险,名义是为所有(买不起保险)人好,但实质是剥夺人的权利和自由。

美国这场争论,不是要不要医疗保险,而是这个医疗保险是交给市场,还是交给政府,是交给个人(选择),还是交给国家(决定),这是一个价值理念的取向问题。

记者∶美国两党围绕医疗保险争论这麽激烈,那麽美国民众是什麽意见倾向呢?

曹长青∶政府被关闭,当然有很大的冲击,媒体密集报道,全民都关心。但是共和党所以敢这样强力杯葛,主要在于多数美国民众是反对奥巴马的医疗保险政策的。根据美国过去的多次民调,都是超过半数的民众,甚至60%以上,都是不赞成奥巴马的医疗保险政策的。在这种情况下,共和党认为我体现民意,反映民意,所以就强势杯葛。但奥巴马不让步、不妥协,最后导致政府关闭。

当然事实上美国政府只是部分关闭,国会当然考虑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各种重要的安全机构(的预算)都没有关掉,包括美国的军队,在世界各地的驻军和使馆,美国的联邦海岸警卫队等等,所有重要的结构都没有关闭。只是什麽农业部呵,教育部,联邦开支的博物馆、公园什麽的可能受影响而已。

但是,它传出一个强烈的信号,奥巴马政府要不要妥协,两党要不要找出一个解决方案。是僵在这里,还是两党各自让步,有所妥协,以度过危机。以前有过多次的美国政府关闭,最长两星期,最短一天。最后都是两党都做了妥协。

记者∶美国联邦政府关闭,虽然是部分关闭,但它对美国民众的生活、对州政府的运作,会有什麽影响呢?

曹长青∶影响不是很大。因为美国是地方自治。美国全称是“美利坚合众国”,由五十个州state组成。state译成中文就是“国”了,五十个“州国”,各州是高度自治的,所以这个预算案影响的主要是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联邦政府,其它各州不受什麽影响,普通老百姓更不受多大影响。

它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也是非常有限的。在政府被关掉的第一天,美国的股市不仅没下降,反而大涨,纳斯达克的指数升至过去几年的高峰。所以,美国经济没有受到根本性的影响。

记者∶除了美国普通民众之外,一般美国的企业,尤其中小企业,是支持奥巴马的医疗保险计划,还是反对呢?

曹长青∶从民调和媒体报道来看,美国的企业,尤其中小企业,多数都是反对的,而且比较强烈。因为奥巴马的医疗保险政策全面实行之后,企业深受其害,尤其是中小企业。因为按奥巴马的医疗保险,结果是强迫企业买单,羊毛出在羊身上。也就是说,虽然说是全民医疗,要求每个人购买,但你买不起,就要求你所在的企业负责,最后把负担转嫁到企业身上。实行这种医疗保险的恶果是,除我前面说的,一是政府取代了市场,二是剥夺了个人选择权利,还有第三个后果,就是导致保险费增高。这使那些中小企业更没法承受。这等于是要摧毁小企业,而中小企业是美国经济的重要命脉。

记者∶美国那些没有买保险,或买不起医疗保险的人,他们有了病怎麽办?

曹长青∶美国有很多人没有医疗保险,除了前面提到的很多身体健康的年轻人觉得不需要买,还有很多人买不起保险,或觉得保险比较贵,身体没大毛病,就不买了。但一旦他们有了病,很多人会选择去看“急诊”。在美国不管有没有钱,医生都先给你看病。很多人就钻这个空子,有点毛病就直接看“急诊”,然后就一直赖账,最后不了了之。

另外美国有五花八门的各种照顾穷人、照顾低收入者的医疗项目,实质就是政府提供了医疗保险,而且比一般中产阶级买的保险都好(保险项目广泛并完全不缴费)。美国上届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曾说,有47%的美国人不缴税,即他们以低收入等理由,不缴税。美国有三亿人口,47%差不多是一亿四千万,这麽大基数的美国人都不缴税,而他们中的很多很多人,都有政府提供的医疗补助(项目)。

而美国的10%富人,多数可能也那麽在乎医疗保险数额。所以最倒霉的是中产阶级,他们辛苦劳动,自己购买医疗保险,还得老老实实缴税(他们的税款被从薪水中直接扣掉了,一点税也逃不掉)。

美国的医疗保险费越来越高,很大的原因是政府干预(医疗保险市场)遭成的。因为政府给了那麽多穷人医疗补助,很多人又直接看“急诊”,导致医疗保费无法降下来。就像住房一样,当国家给住房那麽多补助,又强行设立很多补助房,甚至控制租金市场,就导致房产价、租房市场都难以正常,无法市场化。

像美国的邻国加拿大,就是实行所谓全民医疗保险,实质是国家垄断,结果导致很多加拿大人跑到美国来看病。因为国家垄断之后,效率低下,医生和诊所数量都不足,随便一个什麽病,都要等很多天,甚至几个月或一年以上,才能排上手术或检查。国家垄断就是官僚主义,国家垄断就是没有效率,国家垄断就是灾难。不论在医疗保险,任何领域都是这样。

记者∶全民医疗保险,顾名思义,就是应该由国家来负责,提供所有人医疗保险,保证人民的健康。为什麽对这个要有这麽大的争论,这里面的理念分歧在哪里?

曹长青∶奥巴马的民主党强调∶全民医疗保险,人人有健康,人人有保险。但共和党的基本理念是,“个人要对自己负责”。你不能把你的健康责任推给别人,所谓国家管,国家没有钱,更不是奥巴马出钱,而是拿勤奋工作的人的钱,通过强行税收的方式抢过去了,然后发给那些没有买医疗保险的人。

但问题是,那些没有买医疗保险的人,是不是应该对自己的健康、自己的人生负有责任?这里的一个根本性理念分歧是∶我们到底是提倡和实行“个人对自己负责”,还是强行由别人来负责(通过政府的介入)?到底是走社会主义,还是走资本主义?走资本主义,就是由市场来解决,市场是公平的,因为市场交易,是愿打愿挨的两厢情愿,哪一方感到不公平或不自由,买卖(交易)就不会进行。而交给国家就变成强行了。

这背后还有道德的选择∶是社会主义大锅饭、高福利、养懒汉,还是每个人对自己负责,靠自己勤劳致富?是政府以公共利益名义,或照顾穷人弱者的名义剥夺勤奋劳作者的收入,还是尊重个人权利,尤其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不被剥夺,不被政府抢走?哪一个是道德的?“坐吃山空”,躺在政府的福利卷和医疗保险上“吃”别人的税款,吃勤奋致富者的劳动成果的人,在本质上是不道德的。

当然,一个社会要有同情心,老弱病残者等,社会应该提供照顾和必要的福利。但现在美国的问题是,很多人在钻福利的空子。现在美国有4800万人领取福利卷。差不多平均每六个人就有一个人领福利。美国社会根本不存在每六个人就有一个活不下去的事实。奥巴马政府在鼓励人们领福利(在电视电台做广告呼吁),等于是政府鼓励懒惰,鼓励社会不平等,践踏多劳多得的原则。

所以美国政府要控制医疗保险,背后的根本理念分歧是∶到底是尊重个人权利,还是以“为你好,为多数人好”的名义剥夺个人权利的问题。尊重个人权利,才是道德的政府;而以多数的名义,弱者的名义,人民的名义剥夺个体权利,是共产党的逻辑,它是完全不道德、甚至反道德的。

2013年10月3日

——原载“希望之声电台”
曹长青的推特

2013-10-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