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谷开来应被无罪释放

曹长青



在“从薄熙来案看黑道共产党”一文中我写道,薄妻谷开来的一系列比江青还嚣张的举动,简直堪比黑道;其明火执仗的杀人行为更令人目瞪口呆。但随着薄案中更多事件被公布于世,我对谷开来杀人事件有了一个新的认知。认为这个案子如在美国审理,谷开来很可能被判无罪,因为各种迹像显示,她真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谷开来杀人案审理时,只有少部分内容公开,我也没有特别关注。但最近通过薄熙来案,看到越来越多有关谷开来的内容,于是越来越倾向“谷开来有精神病”这个认知。

在中国恢复高考之前,我在中国一家省级精神病院工作了多年,虽然不是医生(图书馆长),但近水楼台,见过太多患者,并通过医生的诊断和阅读学到了很多有关精神病的知识,而且多年来一直关注这个领域,因为不同程度的精神病患者实在见的太多了。不客气地说,这年头,有精神症状的人,远比精神健康的人多;而真正的疯子,也并不罕见。只是,了解精神病状况的人太少。

我基本判断,谷开来有明显的被害妄想症,是“精神病”中常见的一种。这从几个方面可看出∶

第一,最早在薄一波的中南海内的住所,谷开来就称有人对薄熙来投毒。而这个住处只有薄熙来和他跟前妻所生的长子李望知常去小住,因此谷开来认定是李望知投毒。但经中央警卫局介入调查,没有发现投毒。可谷开来就一直坚持这样认定,显示出精神病人的“偏执”症状。

第二,后来谷开来三次报案,称她服用的药物虫草胶囊被投毒,说药里混合了铅、汞。据法庭供词,最初公安机关对此没怎麽理会(大概认为那是没有根据的胡闹),谷开来曾就此大发雷霆。直到时任锦州公安局长的王立军接手(由富豪徐明介绍)承办此案,才有了“进展”。王立军为此设了“专案组”,认定李望知是最大嫌疑(几乎抓捕)。但业内人士认为,谷开来服用的虫草胶囊,里面的贵金属超标,主要是虫草药制造业的缺德导致,即用多添加铅汞来增加药品重量(以多卖钱),而不是什麽人投毒。

但王立军为什麽设专案组,并锁定投毒者是李望知?就是为了让谷开来“满意”(满足她心中的“被害妄想”)。谷开来满意了,就会在丈夫那儿为王立军吹枕边风、说好话,王立军才会被提拔。后来的演变正是这样∶从“破”这个所谓的投毒案开始,王立军才攀上薄熙来,薄到重庆当市委书记后,硬是通过中组部和公安部,把王立军调到重庆担任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副军级)。有人推测,如果薄熙来不“出事”,现在可能就是“政治局常委”,王立军就得是公安部常务副部长了。

但该“投毒案”的明显不可思议之处是,既然王立军“破案”了,锁定了下毒者,那为什麽一直不去逮捕李望知呢?而且直到最后他向薄熙来汇报谷开来的“飞扬跋扈”时,还把谷逼他去抓李望知作为一个指控。这说明以王立军的智商和常识,他不认为李望知下毒。所谓破案,只是应付、取悦谷开来,跟上司的太太拉关系、为自己升官铺路而已。后来谷开来“精神症状”加重,对王立军太纠缠、太胡闹,要求太过分(包括命令他去逮捕谷开来自己的四姐等),他才不得已跟薄熙来“汇报”,没想到惹来大祸。

薄熙来的前妻李丹宇2012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当年她非常忧心,因为谷开来想把李望知送进监狱,或以其它方式伤害。她说,“谷开来就是个偏执狂,整天疑心有人要毒死她。”所以,从整个投毒事件来看,谷开来的“被害妄想症”早已相当明显。

薄熙来和谷开来的独子薄瓜瓜曾在香港凤凰卫视节目(鲁豫有约)上说,他从小在姥爷姥姥家长大,四姨对他要求很严。也就是说,谷开来的四姐也是把薄瓜瓜带大的亲人之一。结果谷开来居然要让王立军去逮捕她。这足以说明谷开来很不正常了。

第三,谷开来居然带人去把重庆市委秘书长徐鸣的家和办公室给抄了!中国已不是文革时代,尽管谷开来是重庆一把手的夫人,但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人,再嚣张也不至于私自带人去抄政府高官的家!重庆是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又是土地和人口最多的直辖市,是部军级。重庆市委秘书长这种级别的干部,是属于中央组织部管理的,市委书记都不能随便撤换他,而书记的老婆怎麽可以随便带人去抄他的家?而且还是带的“两劳”人员(即被劳动教养、劳动改造人员)。这种非常反常、离谱的事情,也只有疯子才干得出来。

第四,在王立军去北京开会期间,谷开来带着家里的勤务(那个后来跟她去杀英国商人的原重庆市委办公厅人员)去把王立军的公安局长办公室给抄了,抄走了王立军的60多双皮鞋(中共公安局长的鞋子数量,也可跟菲律宾的马科斯夫人伊梅尔达有的一比了),七、八箱衣服,几十瓶香水,烟酒、补品、手表、金银若干。

首先,什麽职务都没有的谷开来带人去抄公安局长的办公室,就已经疯得不行了,还把人家的衣服、鞋子等私人用品收走,这更是匪夷所思。薄熙来在法庭说,王立军跑去美国领馆,是由于他暗恋谷开来,“情感纠结”所致,还说“把王立军的皮鞋拿到我家里”(由此暗示、证明王谷关系如胶似漆)。其实薄熙来是心知肚明、自己清清楚楚地在编瞎话。那些皮鞋不是关系密切的结果,而是谷开来去抄王立军办公室的“战利品”。

而且,薄熙来关于王立军暗恋自己妻子之说,更是一个试图转移人们视线、为自己解套的手段之一。又是玩弄大家的智商。很清楚的是,薄熙来并没有说王立军跟谷开来有“两性关系”,甚至都没说谷开来的反应,只是明确指出王暗恋谷,然后用什麽“如胶似漆”这种模糊、却有暗示意味的词汇让外人想像。但实情怎麽回事儿,难道不是摆在桌面一样清晰吗?

王立军的官运是薄熙来给的,所以后来薄才敢打他嘴巴骂他忘恩负义。以王立军那种挖空心思要讨好顶头上司薄熙来的处境和心理,打死他也不敢对薄妻有什麽造次。如果他曾表示对谷开来有“深情”,甚至有给她写“情书”(薄熙来声称),那也完全是谄媚主子夫人的一种手段,最终目的是讨好主子,而绝不是玩真格的。这点不仅王立军清楚,薄熙来更清楚!而王立军当然也是明确知道薄熙来清楚真相,所以才敢如此(写信)“张扬”自己对夫人的“爱慕”。这是一个“三人行”谁都清楚的“玩”。

但薄熙来现在居然把这种东西一本正经地拿到法庭,一副受害者模样指控王立军和自己妻子有私情。他实在太演戏、太玩、太恶劣了。王立军是哑巴吃黄连,但谁让他当年拍马屁拍到那种地步呢。谷开来是死刑犯呆在监狱,所以就只有任凭薄熙来在庭上耍、上演自编自导的“情仇活宝剧”。当然了,他敢演,是因为知道中国真有人信。敢耍小聪明的人,就是因为曾“耍赢过”太多比他弱智的人。

言归正传。谷开来带家里的勤务人员去抄堂堂公安局长的办公室,已经是太荒唐的事情。尽管她和王立军很熟,但王毕竟是副市长、公安局长,哪怕仅仅从个人体面上来讲,北大毕业的律师谷开来也绝不应该做那种泼妇般的事情。唯一的解释是,她严重地精神不正常。而且不仅去抄家,据薄熙来的供词,谷开来还在王立军的办公室墙上张贴了六、七十条标语,什麽“你要警惕了”之类,这更完完全全是一个疯子的行为。那个满墙贴标语口号的举动,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歇斯底里发作表现!

第五,最初读到谷开来杀英国商人的过程,就觉得太离谱了。任何一个人蓄意谋杀,都首先会想到掩盖,会尽量设计不留蛛丝马迹的逃脱。而谷开来则大大咧咧地带着家里勤务人员,扬长而入外国人住的旅馆去杀人,甚至自己亲手灌药。她不简直傻透气了吗?如今稍有档次的旅馆都有闭路电视,进入旅馆的人,都留下录像。谷开来对这个毫不在乎。她是律师,不是文盲,怎麽连这个最最基本的智商都没有呢?她好像完全不懂得“蓄意谋杀”是会有后果的。这只能说明,她的确是疯了。

而且据警方的检验报告,第一次灌的毒药被英国商人吐了出来,于是谷开来又亲自第二次灌。如此杀人勇气,一个弱女子,不疯到相当程度,很难想像。

第六,如果谷开来没有精神疾病,如果她真想除掉那个英国商人,以她跟王立军的密切关系,更准确地说,以王立军千方百计地巴结她(她要毒品,王立军都提供)、想通过她更亲近薄熙来,好获进一步提拔(例如王立军曾直接向谷开来求情,希望她在薄熙来面前为自己说说话,提拔他当重庆市委常委),她跟王立军提出,王很可能会想办法把帮她解决。“车祸”也好,“猝死”也好,或让被抓住的黑帮人物去做,以交换刑期等等,都会比谷开来自己这麽赤裸裸地杀人要“专业”、不留痕迹。所以,从这个自己亲自、堂而皇之地杀人这个行为的过于弱智、过于不合情理,也佐证谷开来是有严重精神症状的。

现在中国国内对谷开来杀人的完全不合理性提出强烈质疑的是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主任法医师王雪梅(前中国法医学会副会长),她开了记者会谈其质疑理由。但她把谷开来的“完全不合情理的杀人”归罪于是王立军指使(诱导),或就是王立军们干的,目的是通过这个来搞掉薄熙来。我看了王雪梅记者会的视频,感觉她归罪王立军的说法不仅无法成立,而且她那种手舞足蹈、亢奋激昂、随口乱讲的样子(什麽“高级妓女我认识很多,像谷开来这种阴柔的吸引男人的女性心理我太懂了”等等),实在不像个专业法医师(甚至让人感到她也有精神症状——起码是小舞蹈症)。但王雪梅明显是感觉到了,谷开来这样杀人太不合情理。只不过她的思考方向不对,而且她的讲话太夸张、太表演性,有哗众取宠之嫌。

整个薄案,爆发点是王立军进美国使馆,背后触发是谷开来的精神症状。可能至今薄熙来和王立军都没有醒悟到,这一切都跟他们缺乏精神医学知识有关。如果他们早一点认知这些,对谷开来精神治疗,不至于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当然了,幸亏他们的无知,才得以把又一起高官的贪污腐败暴露出来。

精神医学知识,尤其预防医学,在中国根本没有普及。所以大多数人对自身和他人的精神疾病不够警惕。精神疾病的症状有各种程度,人们一眼就看明白的疯子是少数,而那些对时空、环境、谈话对像等明显缺乏概念(脱节)的多数精神病患者们,人们就忽略了。比方说,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就在一定程度上是个患者,他不分场合地讲蹩脚的英文,给外国老学者弹唱表达少女之心的泰坦尼克号主题歌《我的心永在》,在葡萄牙国会演讲,不经邀请就唱起来,人家礼貌性鼓掌,他又接着朗诵唐诗(葡萄牙们怎麽能懂中文),还露着富士山般的大肚皮在死海仰泳,访问土耳其时被颁奖,抢先自己拿过奖章带上,连土国媒体都嘲讽中共领导人有神经病,甚至面对西班牙王子王后,拿出小梳子理起自己的头发┅┅十多年前我曾写过《给江泽民夫人的公开信》,调侃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的精神症状。

其实只要留心一下中国的相关医学报道就会知道,中国的精神疾病问题非常严重。据2009年中国官方报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后再无类似报告),中国有精神疾病的人一亿以上,其中重症者1600万(相当整个荷兰人口)。中国的精神病人有四大趋势∶发病率增高(已增至14%);年龄下滑(各种年龄段都有);分布广泛(无论城乡和职业);杀伤力大(自杀15%,杀人10%)。中国1600万重症精神病人的10% 就是160万(杀人者)。只是今年七月份,中国媒体就报道两起精神病伤害案(导致三人死亡)。

杀人当然是最残酷的损害他人行为。但精神病患者杀人,是被免于刑责的。这不仅是西方的惯例,中国也有同样的规定。只不过在鉴定“是不是”精神病时,中国在某些情况下,则会根据政治需要来处理。例如把政治异见人士关进精神病院,把真正的疯子谷开来判处“死缓”。中共办案人员也明显是知道谷开来有精神病的,例如薄熙来在法庭披露,“办案人员跟我讲,谷开来疯了,她说杀人有荆轲刺秦王的悲壮,是民族英雄。”谷开来的律师如果真想给她辩护,首先应该想到的就是insanity defense(精神错乱辩护)。而谷开来多年以来的一系列反常行为,应是足以佐证她患有严重精神疾病。

例如仅仅一周前,澳洲媒体报道,中国留澳博士生张瑞往同实验室的另一位中国留学生身上泼硫酸,还用锤子打对方头部(导致送医),但因精神疾病被法官判处无罪。再比方说,以前有美国的疯子对总统里根开枪(打死了一个护卫,还把总统幕僚长打成终生坐轮椅的瘫痪),但就因为最后判定他是精神病,所以没被判刑,而是送进了精神病院。

大概很多人看到了谷开来为薄熙来案作证的录影,认为她很正常呵。说话软软的,声音柔柔的,很平静,甚至很斯文。但如果你在精神病院呆过,就会清楚,有一类疯子在很多情况下,表现得比正常人还“正常”,或者说比正常人还“好”,不仅能正常地处理很多事情,也非常地文明礼貌。但他们“疯”起来,不仅会歇斯底里(这比较常见),甚至是可以杀人的,而且是不懂得后果的。

所以对于薄熙来一案,在正常的司法情况下,应该重判头脑清楚、百般狡辩、演戏抵赖、毫无悔意的薄熙来,而应该把精神病症状非常明显的谷开来送去精神病院鉴定,如果确诊是被害妄想狂,就应该无罪释放,送院治疗。

2013年9月17日于美国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曹长青的推特



2013-09-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