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今天的美国大选“争”什麽?

曹长青

今天(11月5日)是美国的中期选举日,所谓“中期”是指在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中间的国会席位改选。美国选举是“二四六制”:众议员任期两年,总统四年一选,参议员任期六年。今年中期选举要改选全部435名众议员和34名参议员(每两年改选100名参议员的三分之一,以免全部改选影响国会议事功能),以及36名州长。

目前在众议院,共和党占223席;民主党占208席;无党派1席;3席空缺;在过去三届(1996、1998、2000年)众议员改选中,96.7%的议员都连选连任。以这个比例推算,今年的435名众议员改选,仅可能有14席发生变化。民主党在众院比共和党少15席,几乎没有可能全部赢回。而且《纽约时报》在10月27日题为“有四席肯定不保”的新闻分析中说,这四席都是民主党籍。因此这次选举结果,共和党不仅肯定可以保住众议院的多数党地位,而且还有可能增加席位。

目前在参议院,民主党比共和党只多一席(50对49,独立派一席),因此变数较大,成为本次选举最激烈、紧张的竞争阵地。共和党有三名老资格参议员今年因年龄而退休,空出了三个席位;另外还有三个州选情激烈,双方候选人支持率非常接近,难分上下。但民主党好像遇到更大麻烦,不仅有新泽西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因接受贿赂而被迫辞职,还有明尼苏达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刚刚飞机失事身亡。临时替代他们的人对选民的吸引力如何,还是未知数。

而且在密苏里州,民主党籍参议员卡纳翰夫人(Jean Carnahan)是由於她的候选人丈夫在前年大选前3周因飞机失事逝世,而临时代替当选的丈夫出任了联邦参议员。但卡纳翰夫人不是像克林顿夫人希拉莉那种热衷政治的女人,她是临危受命。由於缺乏政治经验,非常有可能被向她挑战的该州共和党籍参议员候选人吉米.泰蓝德(Jim Talent)击败。泰蓝德当过三届联邦众议员,在政治经验上和卡纳翰形成鲜明对比。

另外路易斯安那州的民主党籍女参议员兰德玉(Landrieu)也遭到共和党强有力的挑战,她的共和党籍候选人对手有三位,另外还有左翼的绿党候选人等。如果她在今天的选举中不能赢得一半以上选票,按该州法律,就得在12月7日进行第二轮选举。那麽这次中期选举结果要等到那个时候才会最後见分晓。

这次选举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激烈、比分最接近的一次中期选举,很多地方的选票可能极为接近,因此像上次布什和戈尔那样的计票纠纷,或重新计票的可能性都存在。所以民主党已召集了10,000名律师,分赴10个重要的、并可能出现争议的州,进行监票,并准备和共和党打官司。共和党则准备了一个名为“72小时”的应急计划,调动监票义务人员,并设了全国免费电话,接受投诉。双方都有点剑拔弩张的味道。

如果选举结果仍是共和党掌众议院,民主党保持参议院的多数席位,那麽对美国的内政外交都不会有大的影响。但如果共和党夺回参议院,并继续掌控众议院,则将打破纪录,因为自1934年以来,在过去68年间,只有1998年那一次中期选举,总统所在的政党赢得国会。

如果这次共和党同时掌控了白宫、参议院、众议院,那对布什推行其内外政策就将非常有利,马上可以看到的效果是:

第一,共和党籍参议员将出任参院13个重要的功能委员会主席,例如,外交委员会(所有驻外大使必须由这个委员会通过);财政委员会(每年的国家预算首先由它通过);司法委员会(所有法官的任命首先得它通过)。这些功能委员会是参议院各种议案通过的第一关,对布什政府的政策实施具有重要意义。

第二,因受民主党议员杯葛而搁置的49位布什总统提名的法官,可望在明年走马上任。

第三,布什提出的今後为期10年的减税计划将会更顺利实施;其他还将包括进一步削减福利开支;开发阿拉斯加州的石油;扩大市场机制、减少政府规定等等。

第四,在国家安全和对外政策上,布什政府将更有条件采取强势姿态,包括建立“国土安全部”,先发制人打击恐怖主义;加大军事推翻萨达姆政权的力度和速度等。

说来也巧,本周五中国也将进行重要的权力转移,要召开“16大”。和美国大小媒体铺天盖地对选情的密集报道、连续分析、每天公布最新民调结果的情况正好相反,中国那边是“这里的‘黑夜’静悄悄”,13亿中国人完全被蒙在鼓里,中国的媒体既不知情,也不敢分析,更不能进行民意调查。而海外的华文媒体也只能是一片预测。中国的百姓们既无选择权,也无知情权,只有等中南海的政治老人们黑箱作业结束後“赏赐”结果的份儿,

美国的选举虽然热闹、激烈,但如果稍微倾听一下候选人们的政策辩论就会发现,它和以往的选举大同小异,两党候选人的所有“说法”都是围绕著各自政党的原则理念展开的:

在对外政策上,共和党强调注重国防和军事,反对共产主义,对邪恶不幻想,不手软。具体体现在要以强势全球反恐,军事打击伊拉克;民主党则强调削减军费,反对武力攻伊(和上次海湾战争时一样),对一切独裁政权的本质都不仅不清楚,而且抱有浪漫情怀。

《纽约时报》11月3日刊出的民调显示,认为共和党能够保持美国国防强大的占62%(认为民主党的有20%);认为共和党能做出正确决定对付恐怖份子的占48%(认为民主党的占23%)。

在内政上,两党的分歧更大:共和党强调并实施充分私有化、市场化,降低税收,削减福利,减少经济规定,限制政府权力,实现小政府,大社会;充分相信个人对其财产和行为的支配,而不是政府的干预和指教。其核心价值和本质特征是把自由看得比平等更重要。在自由中寻求对人的智慧和能力的公平、公正。

而左翼民主党的根本理念是强调平等,强调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调节功能,强行对富人和中产阶级实行高额税收,然後通过福利救济方式发放给穷人;用这种劫富济贫的方法进行财富再分配,试图通过追求财富的平等来实现社会平等。正因为这些理念,所以民主党热衷於企业的国有化和政府控制。

如果说共和党的经济理念更接近原本资本主义,那麽民主党的想法则接近共产主义乌托邦。人类的经济历史已经证明了,那种大政府、高税收、高福利的政策不灵,它不仅导致高失业率、低增长率,并产生严重的官僚主义,最後像共产主义国家那样,不仅人民根本没有得到平等,最後自由更被剥夺。现在有15个成员的欧盟有11个是倾向原本资本主义的政党执政(1988年时仅有2个),就是因为事实证明,平等主义的乌托邦迟早要失败。

今天的美国中期选举究竟争什麽?它和过去这一个世纪以来西方两大派别激烈竞争的内容完全一样,那就是走尊重人本性的、理智的、个人主义的、现实主义的道路,还是走违反人天性的、由幻想激情主导的、强调集体主义的、浪漫的乌托邦道路。看美国人民今天的智慧如何吧。

2002年11月5日

2002-11-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