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从南非大选看中国的新权威主义

曹长青

从1994年4月28日起,南非人民的历史已经揭开崭新的一页。占南非人口70%的黑人,经过近半个世纪的斗争,终於获得了政治投票权,和白人一样平等地一人一票选举国会。南非剥夺黑人权利的种族歧视政策在三天的选举中从法理上被埋葬。这不仅是南非黑人的胜利,也是人类文明的胜利——又有2200万人得到了做人的尊严。

●吃饱肚子就是人权?

南非的这一变化对至今还没有政治选举权的12亿中国大陆人民来说,有著重要的启示∶人,是不是吃饱了肚子就是有了尊严?什麽是人的生活?

对中国大陆後共产党时代的政治格局,中国知识份子有很多争论,其中一个很强的声音是“新权威主义”。无论是目前居住海外的一些中国流亡者,还是身在国内的学者都有这样的言论。

这些主张者认为,以中国大陆的独特社会条件,中国向民主的过渡只能走新权威的道路,即在经济上放开发展,在政治上要实行开明专制式“精英政治”,不能通过全民一人一票的选举方式来实行多党民主政治,以避免社会在过渡时期发生动乱。

他们的理由是中国国情特殊∶八亿多农民,贫穷落後;没有西方的文化基础;除了中共,没有其他政治力量可以代替;离开中国共产党改革派的开明专制或新权威的过渡,天下就会大乱。

这些中国独特国情论的声音随著大陆经济发展的强劲势头,分贝越来越高了。声音大了,赞成的人多了,是不是就有道理了呢?让我们逐条来分析一下∶

●文盲也应有选举权利

第一,这些主张新权威的中国人最强调的一点是,中国人口80%是农民,他们贫穷,没文化,不懂民主,实行一人一票式的多党民主政治,会引起社会不稳定。

但是,贫穷,是否可以成为人被剥夺政治选举权的理由?文化水平,是不是被取消投票资格的根据?如果是这样,它和南非的白人统治者以肤色剥夺黑人选举权在本质上有什麽不同?

在这个共有近200个国家的世界上,很多国家既贫穷、又有大量文盲。但在这样的国家成功地进行了一人一票民主选举的不乏其例∶

▲印度∶这个人口数量仅次於中国大陆的第三世界国家,既不富有,全民平均文化水平也低於中国大陆,但它已经进行民主选举半个多世纪了。

▲巴基斯坦∶《纽约时报》在评述这个国家的选举时说,“这个有著一亿两千一百万人口的国家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多於75%的人是文盲,90%的女性不识字。70%以上的人生活在农村。”以如此“独特国情”,巴基斯坦也实行了民选制度。

▲孟加拉国∶1994年10月17日,在联合国历史上,第一次有穆斯林女性总理在安理会演讲,她是孟加拉国总理紫娅(Begum Khaleda Zia)。紫娅领导的民主运动,经过九年的奋斗,终於在1991年的全民大选中以压倒性胜利击败当政的埃沙德将军,她成为该国第一位女性总理。孟加拉是个什麽样的“国情”?紫娅演讲当天的《纽约时报》报道:“在一亿两千万人口的孟加拉,一半以上的人是文盲,三分之二的女性不能读书看报。”但这个穆斯林国家不仅进行了民主选举,由女性出任总理,而且女性议员在国会的比例达到10%(美国女性议员的比例才6%)。

▲海地∶这个加勒比海国家曾以其独裁者吃小孩肉的残忍而闻名世界。民选总统阿瑞斯蒂被军人政变推翻後,人们更经常地从电视上看到海地的落後贫穷和民众的低文化。但海地在1990年全民选举总统时,平民牧师阿瑞斯蒂以压倒性胜利当选,获得了高达70%的选票。它至少说明,只有给人民机会,即使没有文化的百姓也知道选举什麽样的人来当国家领导人。很多平民百姓没有文化,但他们有基本的善恶感觉,不会选择残忍与独裁。

▲尼加拉瓜∶1993年9月29日第48届联合国大会一般辩论演说时,第一次有一位会员国元首呼吁联合国应认知台湾的权利。这位元首就是尼加拉瓜女总统查莫洛(Violeta Chamorro)。尼加拉瓜给一般人的印象是一个内战不断、贫穷落後的加勒比海小国,但它已进行了民主选举,查莫洛就是通过竞选获胜出任国家总统的。

▲柬埔寨∶柬埔寨恐怕是亚洲最贫穷且灾难频繁的一块土地。在过去的20年中,有一百万柬埔寨人被主张共产主义的波尔布特集团杀害,高棉王国几乎成为一片废墟。那里没有中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数量少得可怜。按照主张新权威主义的中国人的看法,那块土地根本不能实行全民选举,只能新权威或开明专制。但是去年五月,在联合国的帮助下,柬埔寨成功地实行了全民选举。那些从没有参加过大选,连选票都不知道如何填写的柬埔寨人,竟踊跃参选,投票率高达90%!而且他们没有选择波尔布特,也没有把选票投给越南扶植的韩桑林政权,而是选举了西方普遍看好的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的儿子领导的政党。《纽约时报》为此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写道∶“柬埔寨人民的热情与勇气证明,那些认为文化水平太低的民众不懂得民主的判断是谎言。”

●民主政治可以避免最坏

中国大陆几年前进行的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文盲约两亿人,占全部12亿人口的六分之一。这种教育程度远高於文盲占一半以上的孟加拉和巴基斯坦等国家。而且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水平和人民的生活状况也高於上面提到的所有国家。更为重要的是,上述国家的人民并不比中国人更懂得何为民主。为什麽那些国家可以实行民主选举,中国就不行呢?

也许有人会说,像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等国家进行民主选举了,但它们并没有摆脱贫穷落後。但事实是,这些国家的贫穷落後有很多原因,诸如历史背景,文化原因,资源状况和经济条件等,并不是因为实行了民主选举造成的。民主与经济现代化之间并没有一个必然的因果关系。这也正如经济现代化了并不一定就会自然地导致民主一样。如果没有民主选举,这些国家情况会更糟糕,起码就不会这样稳定,很可能会变成第二个索马里,是更大规模的军阀混战,饿孚遍野。

●儒学背景也能选举

第二,面对上述事实,主张新权威的人会说,中国有特殊的东方文化背景∶以儒学为主体的文化中,没有西方的文化背景和传统,中国人不适於西方式的民主。这种理由同样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比中国大陆还“儒”的国家实行民主选举的很多∶

▲日本∶很多学者都承认,与经过文革横扫“四旧”的中国大陆相比,日本对儒学有更多的保持。研究儒学第三期兴起的哈佛大学教授杜维明先生经常举出日本来为他的学说做证。这样一个儒学文化气氛很浓的国家,40年前就已实行民主选举,而且成为亚洲最民主、世界上经济最繁荣的国家之一。

▲南韩∶杜维明教授一次在讲学时拿出一张南韩现在流通的纸币给大家看,因为上面印著中国古代一位儒学大师的头像。据杜教授的研究,全世界有这种钱币仅南韩一家,它标志著儒学在南韩被重视的程度。如此被儒学文化熏陶的国家也进行了民主选举,南韩人民几经抗争,唾弃了全斗焕的军人政权,还用选票淘汰了卢泰愚。一个生机勃勃的民主韩国让世界刮目相看。

▲新加坡∶应该说亚洲最儒的国家莫过於华人占76%的新加坡。1982年,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曾邀请到了杜维明、余英时等八位华人学者,帮助他在新加坡说服民众接受他的建议∶将儒学编入小学课本,成为必读课。但新加坡也於1993年8月28日实现大选,选出王鼎昌出任该国首任民选总统。

▲台湾∶台湾比中国大陆对儒学等传统文化保持得更多,解除党禁报禁後,也逐步走向民主,选举越来越多,社会没有大乱。1996年,台湾历史性地第一次全民直选总统。那些认为东方文化不适於实行西方式民主的人,怎样面对这些事实呢?

新权威论者和一些天真的附和者,总是强调中国人教育水平太低,不懂得什麽是民主,不能进行选举。言外之意是目前中国人还不配享受民主。那麽,到底人的教育水平达到什麽程度才可以享受民主呢?美国在二百多年前建国时,又有多少人懂得什麽是民主?即使今天,到大街上问问一般美国民众,又有几个人能讲清楚民主的概念是什麽?但他们知道一个基本的道理,国家的管理者要由人们来选举。领导国家是要少数精英,不可能人人都去当政,但这少数精英的权力是属於人民的,人们用选票来保证主权在民。人民有权选举,也有权监督、罢免。这次选择了你,做得不好,下次就不再选择你。这个选择的权利如果被剥夺的话,人民就成了永远被“领导”的奴隶。

●独裁垮台,立即大选

第三,主张新权威的人还有另外的理论依据∶独裁政权崩溃时,不能马上实行民主,那样容易社会动乱。但迄今的历史事实已否定了这种假设∶

▲菲律宾∶当年独裁者马可仕政权被人民与军队推翻时,作为当任军队参谋总长、站在人民一边的拉莫斯将军,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是有条件实行开明专制走向新权威的。但他没有那样做,而是选择了全民大选的民主道路,科拉松·阿基诺夫人当选为菲律宾首任民选总统。科拉松任满後放弃连选,拉莫斯出面参选并以绝对压倒多数击败竞选对手、马可仕的遗孀伊美尔黛而出任总统。

菲律宾迅速由独裁转向民主选举,没有发生天下大乱。去年秋,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的“新闻自由论坛”出版了一本名为《变化著的亚洲新闻》的书,将菲律宾与日本相提并论,称誉为亚洲新闻最自由的两个国家。而新闻自由的程度标著一个社会的民主进程。

▲洪都拉斯∶这个五百万人口的加勒比海国家,经过长期战乱,於1993年11月底进行了历史上第一次全民自由选举。前政治犯,曾四次入狱的持不同政见者瑞纳(Carlos Roberto Reina)在选举中获胜,国家开始走向和平、稳定。

▲萨尔瓦多∶与洪都拉斯比邻的萨尔瓦多,长达12年的内战於去年停止後,今年3月20日就进行了全国大选。由於没有选举经验,电子发放选票的机制发生了故障,致使几十万选民没有拿到选票。获胜的一方同意重新选举,国家并没有陷入混乱。

▲非洲小国乌干达经过20多年的内战,现在也在筹备全国大选。目前全国已有80%的合格选民注册登记参加投票。该国采取全民投票的方式来决定宪法,今年3月28日,在一千多名竞选者中,全民投票选出了200人,由他们来从6,000部宪法草案制定出一个包含多党民主制度的宪法。然後进行全国大选。

这些实例都在说明,独裁政权垮台後,是可以立即进行民主选举的。主张新权威的人,却武断地认为从独裁走向民主必须要经过一段开明专制。但在人类的历史上,有通过专制手段实现民主的例子吗?!

●专制崩溃,天下没有大乱

第四,新权威主义的主张者们最喜欢强调的是∶共产中国与这些亚洲国家和加勒比海小国不同。在共产专制国家,一旦共产党垮台得太迅速,社会出现权力真空,就会发生动乱。因为共产党是唯一的政治力量,它倒了,没有其他政治力量可以代替。

如果新权威主义者的这种说法被认为是合理的话,就会导出这样的结论∶中共是唯一的政治力量,这“唯一”一垮,中国就会大乱。但同时中共又不允许任何其他政治力量出现,结果是,中共永远是“唯一”,为了避免“唯一”倒台天下大乱,中共就只能永远存在。

离开共产党,天下就一定大乱吗?实情恰恰相反。共产东欧以及苏联帝国垮台後,也都经历过了这种所谓的“权力真空”,但并没有哪个国家发生了大动乱。只有南斯拉夫在内战,但它并不是民主选举带来的结果,而是种族和宗教冲突。而在波兰、保加利亚、匈牙利、捷克、罗马尼亚甚至阿尔巴尼亚等所有原共产主义国家,都进行了全民选举,实行多党民主政治,哪一个天下大乱了?这些国家可以迅速产生出新的政党,中国怎麽就不行?从开始到结束连两个月都不到的八九民运不也推选出了领导人吗?凭什麽说中国就一定会乱?

●动乱成了暴政存在的借口

在共产东欧垮台前,除波兰有“团结工会”这样较有规模的政治力量外,其他国家,包括苏联,情况都与当前中国一样,所有政治力量形成的可能都被共产党镇压了。那麽共产党被推翻後,天下为什麽没有乱呢?当然是由於人民迅速通过选举产生了新的领导阶层。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现实是:共产党的组织系统解体後,社会还有一套行政体系,它维持了社会在过渡时期的正常运转和稳定。这样一种行政体系中国大陆同样有的,省有省长,市有市长,县有县长。还有局长、处长、科长、区长、村长等等。如果有一天中共真的马上崩溃、消失了,这样的行政体系可以作为过渡时期的权力运转机制,等人民选举出新的行政领导人再替换他们。

“没有共产党天下就会大乱。”现在连中共的邓小平们也开始这样强调了,因为它比“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更能欺骗吓唬住神经脆弱的中国民众和知识份子,使专制继续存在。而中国人顺著共产党的思路走已不是下意识或潜意识,几乎是本能了。

稍加留意中国的历史会发现,百姓造反都是“官逼民反”、“暴政苛於虎”的结果,其实质是统治者在积累罪恶,制造动乱。中共建政後的历次政治运动,哪一次是老百姓发动的?导致大动乱,全国近乎瘫痪的文化大革命,也不是人民自发地起来搞暴民政治,而是毛泽东的“炮打司令部”把全国炸乱的。至今人类所有历史都已证明,要想避免动乱,使社会长期稳定,目前最佳的道路是西方式民主与法制。

●政治家都眷恋权力

第五,新权威主义者认为,他们的目的也是民主,只不过是为了避免社会动荡,减少社会转型的成本,临时用开明专制或新权威的方法来过渡一下。但这种说法也是讲不通的∶

中共的改革派们真的把开明专制当成向民主的过渡,那麽,谁能保证这些统治者们到时候会把权力交还给人民?即使是改革派领袖当政,又有谁保证他们就是华盛顿、林肯?不要说南韩的全斗焕、卢泰愚和新加坡的李光耀没有人民选举的压力不会放弃权力,连美国总统布什,在选举失败後离开白宫时,还在华盛顿市区上空绕了三圈才离去,可见多麽恋恋不舍。一切政治家都喜欢权力,如同瘾君子上瘾毒品一样,没有人民选举的压力,很少有人会自动放弃权力。所以,必须用民主制度杜绝独裁者的存在,用民主制度保障人民选择、再选择的权力。

●新权威的民意在哪里?

第六,新权威论者经常以“为了中国大多数人民”的理由来为自己的观点辩护。言外之意,这种观点是代表民意的。事实是不是这样呢?

其一,那种认为中国一般民众为了经济原因会愿意放弃自己的政治选举权,愿意生活在新权威或开明专制下的论断,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民意?这种结论是对中国大陆民众进行了普查访问的统计显示,还是抽样调查问券的分析结果?这种理论的民意基础在哪里?

其二,即使有一些零星的访问调查,是不是就真实地反映了民意?以中国大陆至今仍会“以言获罪”的政治环境,人们敢不敢真实表达自己不需要共产党开明专制的政治见解?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的社会,会有真正民意的公开表达吗?

其三,有人也许会反问,你不同意新权威主义,主张全民投票选举、马上实行多党民主政治的民意又在哪里?你经过问券调查了吗?没有。但在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在当时中国的20多个主要城市,这种民意被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公开表达过。人们要求政治改革,人们要求民主,人民要求自由。这是中国人用鲜血写在天安门广场的民意!

●人的本质是自由与尊严

第七,很多新权威论者的初衷也是为中国人著想,想让人们过上安康的生活。但是,什麽样的生活才是人的生活?吃饱穿暖,富裕安康当然是人必需的,但绝不是人的全部。人类作为这个星球上独一无二的创造物,与动物最大的不同,是人的精神,人的自由,人的尊严。这是人之所以是人的规定性。有没有政治选择权利不仅是选择什麽样的政府和国家领导人,它标著一个人是不是被当作了人,有没有尊严。如果仅是中共那样,视人们吃饱肚子就是“基本人权”,如果仅是新权威论者那样,认为只要经济发展上去了,人们付出包括尊严的代价都可以,那麽这种“基本人权”与“基本狗权”又有什麽不同?

在今天人人“下海”经商捞钱却没有精神自由和人的尊严的中国大陆,人就像一只狗,今天抢到一块骨头,明天抢到两块,後天抢到更多。狗可以活著仅为了抢到更多的骨头,但抢到的骨头堆成了山,狗还是狗!还要被锁链拴著,被绳子牵著,狗能忍受,人不能!因为人的本质是自由与尊严。

“新权威”的开明专制理论,骨子里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对人的权利的剥夺,不把中国人当人!当年中国人被称为“东亚病夫”,被视为劣质人。今天,没人敢这样称谓了,但现在是中国人自己把自己当做劣等人,认为中国人不适应西方式民主,不适合运用西方的人权标准。何谓西方的民主与人权?它不是西方的专利,它是人类摸索出的目前最适宜人的生活方式和生存标准。这就是为什麽整个世界都在朝著这种方式和标准努力。说中国人不适应这种更文明的方式和标准,其实等於是说中国人不配做文明人,是次等人。

●为了人的尊严

占南非人口四分之三的黑人终於有了投票权。为了这份做人的尊严,他们艰苦卓绝奋斗了几十年。人权领袖曼德拉为了这一理念,在监狱中渡过了27年半不屈服、不悔过的铁窗岁月。

与曼得拉曾一起被囚的民权领袖海勒说∶“南非的选举并不是民主的全部,但这是决定性的第一步。迈出第一步产生的问题,我们要用第二步去解决。不能因为会产生新的问题,就不准迈出第一步。今天我们仍然可以听到‘民主和全民投票会造成混乱’的论调,这就是想用未来第二步要解决的问题,来阻赫必须迈出的第一步。”

而在曼德拉被释放之前,南非是相当“稳定”的。暴力冲突和骚乱并不像今天这样多见。那时,白人种族主义者用刺刀和恐怖维持了稳定。在国际经济制裁和压力下,南非当局在1990年释放了曼德拉。从那时至今,至少有一万名黑人在与白人种族主义者抗争、冲突中付出了生命。流了这麽多鲜血,付出这麽多生命,又使社会增加这麽多骚乱、冲突,为什麽就要争取?为什麽不愿活在过去的稳定中?这就是问题的核心∶为了能够做人,付出怎样的代价人类都要追求。

南非的大选给中国人的启示是∶不管在哪一片土地,不管哪个种族,不管哪种文化,不管多麽贫穷落後——

只要是人,就配享受政治权利!
只要是人,就应拥有精神自由!
只要是人,就要为尊严活著!

(载美国《世界日报》世界周刊1994年5月1日)

1994-05-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