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法国为何耍无赖?

曹长青

在美国对伊动武迫在眉睫之际,法国的杯葛行动也到了疯狂地步。周末和一位非常关心美国对伊拉克战争的朋友聊天,他十分不解:“法国到底怎麽了?”我简单的回答是:“这是法国输不起、耍无赖的表现”。就像大西洋赌城里输光了的人(不再是有钱大户),为了继续引起人们重视,就躺地打滚嚎叫,以再次获得众目投射的“明角”地位。

法国这种“输不起”心态,主要来源於它自视“大户”,要人们像对待“大爷”那样恭敬它。而巴黎的“大户”资本,就是它曾有“法国大革命”,有拿破仑,曾教给世界怎样暴力革命。

在人类近代历史上,法国大革命开了最坏的头:实行暴民政治,以所谓人民的名义滥杀无辜,抢劫有产者,实行红色恐怖。後来的所有共产主义革命,都是模仿法国人。英国历史学家保罗.约翰逊(Paul Johnson)在阐述20世纪历史的知名专著《现代时代》(Modern Times)中说,列宁领导的1917年革命,实行的就是罗伯斯庇尔的信条:意识形态加恐怖。列宁把它阐述为:离开恐怖,就无法建立意识形态;而没有意识形态,恐怖就不能长久;只有两者并用才能成功。约翰逊在书中引述说,俄国最後一个沙皇统治期间,平均每年处决的人数(各种罪犯)是17人,但列宁夺取权力之後的1918到1919年,平均每个月杀1,000名所谓“人民公敌”。沙皇时代一年处决的人还不够列宁一个上午杀的。

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官方统计210万丧生),波尔布特的红色高棉(杀害200万人),都是法国大革命的暴民政治的复制品,或者叫“现代升级版”。法国大革命像一台“暴力复印机”,复印出後来一次次共产党人的“革命恐怖”和人类灾难,约翰逊把它称为红色暴力的源头一点也不为过。

而法国人的“断头台”更是人类最凶残的发明。《第三帝国的兴亡》的作者威廉姆.夏伊勒(William Shire)最後一本著作是关於托尔斯泰的传记《爱与恨》(Love and Hatred),其中详细记载了这位世界大文豪在巴黎大街上看到法国人使用断头台,一瞬间把一个大活人的头颅和身体剁成两截的恐怖。托尔斯泰称它是人类最丑陋、最令人厌恶、呕吐、愤怒的残忍手段。

法国大革命接著就是更令法国人骄傲、自豪的“拿破仑帝国”。拿破仑做的就是把暴力屠杀制度化,用杀戮来征服,侵占,扩张“法兰西帝国”。一切个体生命、个人价值,都要服从拿破仑的“天下”。拿破仑的南征北战,是秦始皇血腥杀戮、四处征伐的放大版,以无数白骨,堆积出暴君的一统天下。约翰逊在《现代时代》中总结说,後来希特勒想建立全球范围的“第三帝国”,就是从拿破仑那里获得的“灵感”,只不过不是在巴黎街头,而是用现代坦克战车拉著断头台驰骋世界,仅犹太人的头就被剁了600万个。

但就这样的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却至今是法国人的骄傲。巴黎人最自豪的香榭丽舍大街,一头连著协和广场,另一头是凯旋门。这个最繁华、辉煌的地段,原来是法国帝王寻欢做乐、狩猎的地方,而凯旋门是赞美拿破仑的杰作。

今天,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大厅里,最声嘶力竭反对美国对伊动武的法国外交部长德维尔潘,具体体现著法国人这种怀旧、憧憬拿破仑时代的帝国心态。德维尔潘本人就是一个拿破仑崇拜者。最近以《天堂和权力:新世界秩序中美国和欧洲》(Of Paradise and Power)一书在大西洋两岸名声雀起的“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员卡甘(Robert Kagan)2月24日在《华盛顿邮报》撰文说,在这位“诗人”法国外长的办公室里,挂著的不是法国最伟大的人道主义作家雨果的像,而是那位率领铁骑践踏了无数人生命的拿破仑的画像。拿破仑当年从流放地逃出,那些科西嘉人向这位法国复辟皇帝献上的是紫罗兰花,所以今天这位法国外长最喜欢这种花。他说,“我没有哪一天是在没有闻到优雅的紫罗兰的芬香中度过的。”并坦言:“虽然拿破仑有滑铁庐,但拿破仑所体现的那种法国理想,那种法国人的超级政治远见,今天仍指导著法国的外交。”

这位拿破仑崇拜者曾为法国皇帝树碑立传,两年前德维尔潘写出《一百天》(The Hundred Days)的传记,描述拿破仑从流放地逃走,复辟帝制的百日辉煌(在法国成为畅销书)。在3月8日《纽约时报》刊出的对这位法国外长的采访中,德维尔潘说,不管拿破仑是“胜利还是死亡,但荣誉在那里。”“没有一天它不在提醒我,拓展这种法国的雄心。”

《纽约时报》记者描述说,这位法国外长随身携带的黑色公文箱中,有一大叠是他正撰写的拿破仑传记第二卷手稿,还有一些诗稿。这位被称为精力充沛的法国外交家,每天仅睡四个半小时,白天撰写阻止美国解除伊拉克武装的方案,晚上写赞美拿破仑的传记和诗歌,有点像毛泽东,是个政治家兼诗人,毛崇拜秦始皇,他崇拜拿破仑,都把暴力和帝国视为“英雄业绩”。当然,这年头很多“诗人”崇尚暴力,埃及诗人、沙乌地阿拉伯驻英国大使曾写诗赞美用自杀炸弹谋杀以色列平民的“烈士”;中国诗人北岛去巴勒斯坦慰问阿拉法特,当著独裁者的面谄媚说,“自童年起你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而北岛童年的时代,正是阿拉法特公开进行恐怖活动,杀害以色列运动员的时代。

不管法国人怎样怀旧,法国今天的地位和拿破仑帝国时代已完全无法比拟。尤其冷战结束後,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强。在军事上,美国2004财政年度军事预算近四千亿美元,北约其他25国军费加起来,还不到美国的55%,法国军费仅是美国的30分之一。

在经济上,美国经济是全球排名第二的日本的两倍,是排名第六的中国的九倍,更是法国无法企及的。据《华尔街日报》1月31日题为“旧欧洲的问题”的报道,在过去10年中,美国经济经济成长率接近法国的两倍(是德国的三倍)。美国经济近年虽处於滞缓期,但2002年成长率仍为2.4%,而法国是1.1%,德国仅为0.2%。

在文化上,法国不仅再也拿不出雨果、福楼拜、普鲁斯特等世界公认的伟大作家,而且还要像中共一样,对美国电影实行限额制度,每年仅允许进口一定数量的好莱坞影片,否则法国人不看自己的国产电影。近年法国的热门影片和畅销书,多数都来自美国。

这样一个沦落的地位,更让法国人怀念拿破仑,憎恨美国,因为没有美国,就不会让法国显得这麽矮小。因而法国人要拿美国出气,通过和美国作对来显得自己重要。法国和美国的作对,在二战刚结束就开始了。戴高乐时代,法国竟退出北约军事架构(迫使北约总部从巴黎迁到布鲁塞尔),以显得自己独特。连相当左倾、推崇社会主义的肯尼迪总统都连连抱怨,法国在各方面都和美国过不去。而在美国总统里根领导自由世界抗衡共产苏联的时代,几乎美国的每一项国际战略,都受到法国的杯葛。这次法国在联合国杯葛美国方案,只是法国历来做法的继续。

法国外长上个月宣称:“在联合国这个圣殿,我们法国是理想的卫士,是良知的卫士。法国经常在人类历史面前矗立。”但事实是,法国反对美国对伊动武,和理想、良知根本没有关系,倒和法国在伊拉克的利益有关:1981年9月以色列总理贝京下令,轰炸摧毁了伊拉克的核子基地(如果以色列当年不这样果敢动手,今天伊拉克早就可能有了核武器,後果不堪设想),而伊拉克的核子设备,正是法国提供的。在世界范围内,萨达姆在法国的公司(包括法国政府的公司)拥有的股票最多,法国官员收到萨达姆的独裁政党的礼物最多。巴黎口口声声说,军事应该是最後的手段,但法国却毫不犹豫(更没经联合国授权)最近向象牙海岸派去3,000军队,干预这个国家的内政。象牙海岸原是法国殖民地,1960年独立。最近该国发生内战,南部的基督教背景的军队,和北部的穆斯林人发生内战,法国立即派军队去支持南部的基督教军队。这个时候,希拉克和法国外长绝不再唱“支持穆斯林人”的高调了。

去年出版了研究《1984》作者奥威尔的专著《为什麽奥威尔仍重要》(Why Orwell Matters)的美国学者克瑞斯朵夫.希钦斯(Christopher Hitchens)2月6日在《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老鼠的吼叫”(The Rat that Roared)的文章严厉批评说,法国杯葛美国解除伊拉克武装的无赖行为,就像“一苹老鼠的怒吼”(老鼠只能尖叫,根本吼不起来,可它硬要做怒吼状),是一种和黑暗在一起的卑琐行为。“法国曾帮助伊拉克发展核武器,现在公开军事干预象牙海岸┅┅那个有腐败习惯的希拉克总统,等於在公开出卖自己。”2月2日《纽约时报》刊出新闻照片,报道几万名象牙海岸民众示威抗议法国,高举的标语写著:“美国,帮助我们对抗‘旧欧洲’”!

20世纪是最血腥、生命损失最惨重的世纪,人类经历了纳粹、共产主义。在自由的力量终於战胜了这两种邪恶,人们还没有喘过一口气的时刻,又出现了被希钦斯称为“伊斯兰法西斯”(Islamofascists)的新邪恶。但这次自由世界有相当的军事优势击败它,毕竟它没有希特勒那样的强大军力,更没有共产苏联那样的核子武器,代表自由世界的美国又成为唯一超强,人类完全有能力铲除那些包庇、窝藏、纵容恐怖份子的专制政权,在保证世界安全的同时,使阿拉伯世界被奴役的人民获得解放。但恰恰在这个时刻,崇拜拿破仑的法国人来搅局、来杯葛、来阻止。它不参加美国主持道义的行为,已属无耻,现在还要为了自己在萨达姆统治下的伊拉克的利益,为了发泄自己对美国的嫉妒、眼红,非理性地躺倒打滚耍无赖。这只能给人类历史留下耻辱的记录,也留下笑料。

上述美国学者卡甘在他最近的文章中说,你不要觉得法国人在开玩笑,他们是玩真格儿的,因为法国外长认准的理是:即使拿破仑有滑铁庐这样的大失败,他还是英雄。法国人宁可有滑铁庐,也要引起世界重视。毫无疑问,这次无论法国在联合国怎样杯葛,美国都会结束萨达姆政权,再给法国一个滑铁庐。当然,他们也不在乎,反正世界今天得把聚光灯对准他们。有这样的效果,法国就又感觉是“英雄”了。

2003年3月11日於纽约

2003-03-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