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面对总统说真话的医生一夜爆红

曹长青

每年二月,美国都会在首都华盛顿举行一场很有规模的“国家祈祷早can会”,现任总统、副总统以及国会议员,还有外国政要、友人等参加,重点是为国家祈祷。

美国早祷会的演讲,基本是场面套话。这次却爆出冷门∶一位黑人美国医生,竟当著总统奥巴马、副总统拜登(就坐在讲台两侧)的面,批评政府的教育、预算、税收、全民医疗保险等重大国策,引起舆论哗然。

能被邀请到“国家早祷会”的主会场、当著总统的面演讲,本身就不是等闲之辈。这位演讲者是(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小儿神经外科医生、演讲家本杰明.卡森(Benjamin Carson)。他以前曾在老布什总统当政(出席)的早祷会演讲过。

有这种资历的人在美国并不罕见,罕见的是,这位演讲者一上台就大谈在美国应该畅所欲言,说真话,而不是迎合某种意识形态而说些冠冕堂皇的“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PC)的话。他直言批评说,美国目前有一种不正常的“PC环境”(政治正确语境),人们不敢就国家重大方针等说心里话,这对美国的前途是有害的。

他自我调侃说,这次所以再被邀请来演讲,因为上次讲话没有得罪任何人。他说其实在一个几千人的场合讲话而做到不冒犯任何人,是非常难的。所以他这次要打破常规,不怕得罪任何人,要讲心里话,讲真正想说的话。

卡森的“心里话”一说出,舆论哗然。反对者认为,演讲者不能当著总统的面批评国政,这样做不礼貌,不合适。而支持者认为,任何人都有权议论国政,当著总统的面讲,正好可以让国家领导人听到、了解民意。这个演讲被放到

youtube

后,已有几百万人观看,很多美国人给卡森写信,说他说出了他们的心声。不少保守派民众甚至呼吁卡森出来选总统,连《华尔街日报》的言论也这样认为。一夜之间,卡森成为美国的名人,现在谷歌上他的名字词条已超过一千万。

我在网上看了卡森的演讲,他确实口才好,演讲流利,有内容,又幽默风趣,调动了全场的情绪(多次鼓掌大笑)。结束时全体听众起立鼓掌致谢。

奥巴马是出名的善于演讲者,他也不断点头甚至大笑,进入状况。全场更似乎如醉如痴。但奥巴马从始至终没有鼓掌,显然他听出这个演讲的调子是批评政府的,而他是政府最高领导人。

卡森的演讲首先批评了美国的教育,他说教育出了问题∶美国中学生弃学比例30%;大学更严重,44%没有学完四年而弃学。他认为,一个人如放弃教育,就等于放弃自由。他举例说,当年美国黑奴时代,奴隶是被禁止读书的。因为如果黑人读书了,他们就能获得自我解放(懂得了道理和真理)。他说现在不读书的人,等于自己选择做奴隶。

但怎样改革教育?他的药方显然不是增加更多的政府资金和干预(教育),而是强调个人对自己负责,尤其强调家教,父母的责任。他说自己的成长最初主要得益于母亲的家教。

母亲虽然不识字,但却从小要求卡森读书,她强迫年幼的卡森和兄弟们在家里看书。卡森说,他恨死这样做了,因为邻居孩子都在外边玩耍。母亲还在书上画了些道道,似乎强调那是重点,还要求给她写读书报告。但被迫读了一阵子之后,卡森对读书有了兴趣。正是因为从小读书,他才热爱学习,最后成为美国首都著名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神经外科主任。还是业余演讲家,经常到各地演讲,他说在国家早祷会的演讲,是那个星期他的第四场演讲。

卡森幽默地说,他是医生,却热衷国家大政方针,如果有人质疑这不务正业,他想回答说,美国《独立宣言》的签署者中,有五名医生。他说医生跟律师不同,医生的特点是必须解决问题(尤其开刀做手术),而律师的宗旨是∶帮别人打赢官司,关注的是“赢”。

随后卡森直言美国目前主要问题是债台高筑,赤字高达16.5万亿美元。这是美国建国以来最高的联邦赤字。这个数字有多大,卡森说如果读一个数字一秒钟的话,把16.5万亿读完,需要507000年,即50万年以上!

再一个卡森提到税收。他说现在美国的税法繁琐惊人(联邦税法长达695万字),应该精简。卡森说最公平的税收方法在《圣经》里面,耶稣说,每人应把收入10%捐献给教会,其实这是最公平的方法∶你挣一百万,交十万,他挣10元,交一块。有人说,这不公平,那个挣一百万的才交十万,卡森说,我们应该看的是,我们已拿到十万了。如果交十万的人多起来,我们就会有很多的税款了。

卡森的思路是,扩大缴税者的基数,也就是让更多人富裕起来,有向国家缴税的能力,而不是杀鸡取蛋式的把富人、勤奋创造者的钱强行收缴。其实美国除了少数继承遗产者之外,绝大部分都是靠辛勤劳作、自我奋斗、发明创造等而积累的财富。

关于医疗保险,卡森也提出自己的意见,显然他不赞成由政府包办全民医疗,他认为每个人应对自己负责,从生下来开始,家里就设立医疗基金,去世时用不完,再遗留给下一代。他作为医生,最了解政府包办医疗,会产生更多的浪费、更扩大政府开销,同时又会降低医疗服务质量(哪里政府包办,哪里一定是低效和官僚主义盛行)。

卡森提醒大家那个人所共知的常识∶一个国家不管多麽强大,最后的失败一定是来自内部。他举罗马帝国为例说,作为军事力量,罗马当时举世无敌,非常强大,但最后罗马垮了,是因为内部的腐败,是不道德的因素导致的。他的意思是,美国也可能重蹈罗马的覆辙,如果不改革,不是个人对自己负责,而一味迷信政府力量的话。

虽然美国“国家早祷会”上左右派都有,既有民主党也有共和党的支持者,但卡森的真实声音得到与会听众的热烈鼓掌欢迎,连奥巴马夫人也多次鼓掌。

早祷会后,美国福克斯电视著名主播辛汉尼悌(Sean Hannity)邀请卡森做了长达近一小时的电视访谈。卡森说,他演讲后,奥巴马总统曾向他致意,虽然没有赞美他演讲内容好,但说“欣赏他”。

这就是美国,总统有雅量接受和容忍别人当面批评国政,包括自己的政策,而美国公民有勇气当著国家领导人的面,直言批评政府政策。由此构成一个良性循环。

2013年2月20日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2013-02-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