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财政危机和林肯遗产

曹长青




引起两党重大争议的所谓财政悬崖的美国预算危机,终于在两党妥协下获得解决,双方都有所让步(但共和党全面妥协,民主党是赢家),最后通过了国会财政议案。

这场争论,不仅对美国,也对中国,以及世界各国的经济,都具有意义,因为它涉及到经济的核心问题,即要减税,还是增税;是要扩大政府花销,还是要削减。增税(扩大政府开销)的理由是,强调政府可通过对富人多征税,实现社会平等(再分给穷人,进行社会财富二次分配)。减税(削减政府开销)的理由是,个人的财产政府没有权力强行收缴;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强调的是小政府和个人自由。

那麽哪一种理论符合美国的根本价值和建国先贤的理念呢?

值此美国两党为税收争论之际,好莱坞推出一部被很多媒体称赞的大片《林肯》。这部美国总统传记是导演过《辛德勒的名单》和《ET》等叫座片的名家斯皮尔伯格的新作。

这部电影跟美国两党的税收政策的争论没有直接关系,却跟如何看待林肯,如何看到美国立国之本有关,实质上可为理解美国两党(也包括世界上的左右两大派政党)的税收政策争论提供线索,或者说是“钥匙”。

一般人提到美国第十六任总统林肯,自然想到他领导的南北战争、解放黑奴,废除奴隶制度等等重大贡献;而且对于林肯解放黑奴,一般也被认为是为了废除种族歧视,废除因为肤色原因而对黑人的不平等和压迫等;认为林肯之举,主要是为了实现族裔平等。但近年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种族平等”并不是林肯废除黑奴制度的初衷,也不是他的理想出发点。林肯要废除黑奴制度,最根本的著眼点,或者说其理念根源,是要实现经济自由,他认为只有“自由”才能带来个人的经济独立、富有和尊严。这点无论对任何种族的人都一样。解放黑奴是林肯为帮助所有美国人实现经济自由的一个客观结果。只有在所有人都有经济自由的前提下,才有种族平等可言。

研究林肯的专家、美国《时代周刊》社外编辑戴维.德瑞勒(David Von Drehle)在2012年出版了新书《走向伟大∶林肯和美国的最危机岁月》(Rise to Greatness: Abraham Lincoln and America’s Most Perilous Year),其中特别分析了导致林肯产生上述理念的原因∶他出身贫寒,从小就倍感贫穷对人的限制甚至摧残。

1809年林肯出生时,家徒四壁,被放到泥地的干草上;随后的艰难岁月,更让他痛感经济自由的重要性。德瑞勒说,“这种贫穷如同一种监狱,促使林肯去理解经济自由是最可信赖的钥匙。”林肯自己的生活经历,更给了他这种信念∶“无论他离开父亲的农庄,自我教育,还是结婚建立家庭,包括从政等,他能够按自己的意愿去做,都源于他有抓住经济机会的自由。”

1859年,林肯五十岁时给威斯康辛州农业社区做的著名演讲中,如此阐述经济自由∶“一个身无分文却明智的人,刚开始工作挣薪水;逐步用省下的钱买工具,或买块属于自己的土地,然后单干;后来再有点余款,就雇人一块干。这是一条向所有人敞开大门的公正、慷慨的繁荣体系,也是给所有人希望的道路。其导致的结果是,提高了活力、繁荣和所有人的生活品质。”

在林肯出生33年前,强调自由经济的经典著作《国富论》就问世,很多美国建国先贤都受到该书所倡导的自由经济哲学的影响。笃信自由经济的林肯,成为首位共和党籍的总统,他坚信市场经济和自由的价值,曾如此精辟地论述经济原则∶

“你无法通过削弱强者来强化弱者。你无法通过摧毁大人物来帮助小人物。你无法通过榨干富人来致富穷人。你无法通过搞垮雇主来帮助雇员。你无法通过透支来摆脱困境。你无法通过借钱得到安稳。你无法通过剥夺人的动力和独立来塑造人格和勇气。你无法通过替别人做他们自己能够并应该做的事而真正帮助他们。”

林肯的上述言论清清楚楚∶他不是强调均贫富、反富仇富、阶级斗争,而是个人自立自强,靠个人的能力,自我的实现,发财致富。

所以德瑞勒说,“林肯决心拒绝,并最后击败黑奴制度,不是建立在种族平等的理念,也不是抽像的人类尊严的理想,而是根基于他的信念∶所有类型的自由,都始于经济自由。”

林肯正是从经济角度出发,以这种经济理念为根本,才去解放黑奴,废除奴隶制。其强调和推崇的最根本价值是∶自由(Liberty),而不是平等。

研究林肯的美国权威历史学者博瑞特(Gabor Boritt)把这点称为“林肯哲学的基石”。

所以,任何以平等的名义剥夺个人自由(尤其是经济自由/个人财富)的政策,在本质上都是违背林肯等为代表的美国原本价值和理想的。

2013年1月3日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2013-01-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