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反美示威的文化冲突——中美两国文化与价值观的差异

曹长青

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後,中美两国政府、媒体和民众的反应都截然不同。这种不同实际上反映的是两种文化、两种价值的冲突,具体表现在这样六个方面:

第一,有意和误炸:

中国媒体和相当多的民众在事发後一面倒认定北约是有意炸中国领馆,目的是测试中国的反应,为将来「干预中国内政」确定方式。

但在美国,尽管独立的媒体向来批评政府,媒体之间也经常在很多问题上看法不一,但这次却都接受北约的「误炸」解释。为什麽美国人都相信北约的说辞?实际上不是相信北约,而是对自己的国家制度的确信。因为以美国民主政治的体制,如果是有意向中国驻外使馆发射飞弹,等於是向中国宣战。而向一个国家宣战,不仅军方不能决定,连总统也没有这个权力。美国宪法规定国会是最高权力机构,向外宣战,必须经国会批准;就连是否向科索沃派遣地面部队,也要经过国会票决。

如果是下面军人擅自行动,不仅有军法惩处,还有无处不在的新闻记者的监督。这麽大的事件不可能躲过媒体。美军在越战时,《纽约时报》就把获得的军方文件登在了报纸上。五角大楼到法庭状告《纽约时报》 密,最後败诉,因为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一条就是保护新闻和言论自由。

在美国这种文化背景的民主国家,有意攻击平民是难以想像的。任何一个对美国社会有点基本常识的人,从这个社会的法律规定、文学作品、影视娱乐、道德取向和文明价值中,都绝不会得出美国有意攻击平民的结论。美军士兵在越战时误杀了平民後那种痛苦和良心谴责,是被中国共产文化喂养出的人所无法理解的。

●人权的价值绝对高於主权

第二,主权和人权:

这次中国反美示威实际上是民众一直蕴藏的对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不满和愤怒的发 。因为他们从中国官方媒体上得到的信息全都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推行霸权主义,践踏别国的主权。而在西方,多数人都认为北约的行动是捍卫人权,制止种族清洗。

科索沃危机确实是一个两面镜子,从这面看,南斯拉夫作为一个独立国家,被没有经过联合国授权的世界上最有实力的军事集团轰炸,主权被侵犯,内政被干预。从另一面看,南斯拉夫政府对科索沃人进行种族清洗,触犯了人类文明的最敏感神经,因为种族清洗是最不可容忍的邪恶。距离二战时纳粹对犹太人的种族清洗才五十年,那些「清洗」的受害者还活著的今天,人类又发生这样的惨剧,而且就在北约主要国家所在地欧洲的心脏,这更使西方社会无法无动於衷,必须出兵制止。

主权和人权的矛盾,实际上反应了东西方价值的冲突。东方国家,尤其亚洲一些国家,总是强调国情、主权,内政等概念,而拒绝和排斥人权价值。而在西方,尤其是英美国家,却把人权看成立国之本。体现主权的国家形式,只有在保护个人自由和权利时,才有存在的理由。也就是说,国家以及相应的主权,是为了人而建立;而不是要人牺牲自己的权利为了国家存在。人生下来就有天赋人权,即「自然权利」。人们後来所以同意放弃一部份这种权利而建立(相当程度上限制自己权利的)国家,是因为没有国家形式的管理,有些人的自然权利被他人侵犯。因此从国家形式出现时起,它就是以保护人的自然权利而设置的,而不是以管制和限制人们的权利为目的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人权价值是绝对的,是永远高於国家主权的。

美国的宪法,相当典型地体现了这种保护个人权利、限制国家权力的思想。例如,美国出现过很多枪杀恶性事件,一个重要原因是人们可以自由购买枪枝。很多人奇怪,为什麽美国不像中国等国家那样乾脆禁枪?美国政府做不到,因为宪法有「人民有武装自己的权利」的条款。这个权利保障著,一旦白宫的主人变成毛泽东和斯大林,人们有武装反抗、推翻专制的能力(拥有武器)。据统计,二亿六千万人口的美国现在个人拥有枪枝近三亿枝。这是对美国任何想做毛泽东、斯大林专制梦的领导者的最大制约。

●是非、正义高於国界、种族

第三,种族和是非:

对美国支持以色列,有些人批评说是由於美国政界和媒体有很多犹太人,是宗教和种族认同导致的。但这次美国为首的北约干预科索沃,明显是支持和帮助穆斯林信徒。百分九十的科索沃人是阿尔巴尼亚族人,他们信仰穆斯林教。而镇压他们的塞尔维亚人,主要信奉东正教(基督教中的一种)。以白人和基督教为主体的美国人,在种族和宗教上和塞尔维亚人更接近。但美国没有从种族、宗教出发,而是从道义、是非出发,帮助阿族人,轰炸塞尔维亚军队。以种族和宗教划线的美国宿敌伊朗则说「这次美国做对了」。

但在北约误炸中国领馆事件上,不仅中国大陆的媒体,连香港的报纸,美国的华文报章,以及一些民运团体和个人,几乎都是一面倒谴责美国和北约是霸权主义,支持大陆民众的示威抗议。

所以产生这种现象,根本原因是中国人太容易从种族出发考虑问题,视民族认同高於正义和是非。实质上这还是当年义和团的心态:凡是中国的就是好的,就要维护;凡是外国的,尤其是西方的,就要排斥。这也是乔治.奥维尔在《动物农场》中所描述的,那些实行了共产主义、反对人类的猪们,主要口号就是「两条腿是坏的,四条腿是好的」,用这种人(两条腿)和动物(四条腿)的族群认同,掩盖是非;用这种「我们、他们」的分界,模糊人道和专制。而一切专制政权都是建立在这种愚蠢的「民族主义」之上的。

第四,生命的价值:

中国政府和媒体这次出乎寻常地强调三个中国人在领馆被炸中丧生。如果中国政府和媒体看重生命的价值,为什麽不看重在中共建政五十年中因迫害、饥饿、枪杀致死的可能多达八千万中国人的生命?中国政府声嘶力竭地要求北约调查炸死三个中国人的事件,并要求迅速公布调查结果,但这个政府调查过那些它「有意」制造的大规模的中国人死亡吗:五一年「镇反」有几百万人遇害;六一年人为大饥荒,五千万被饿死;文革一亿人遭株连迫害;六四有上千人被屠杀。中国政府和媒体不仅不对这些重大事件进行调查,连六四到底有多少人死亡,至今十年了都不公布。这样的政府,这样的媒体,还有什麽资格谈生命的价值?

第五,向谁抗议:

这次中国政府和媒体煽动怂恿民众向美国驻中国的领馆抗议,示威者还砸毁领馆玻璃,焚烧美国国旗。但在美国,如果发生这样的事,美国人的思维却不同,不要说美国难有全国性的示威抗议,如果有,人们也不会去外国领馆示威,而会去抗议自己的政府,或是抗议自己的政府无能,或是要求政府采取必要的措施,因为只有政府才有力量对付其他政府;而绝不会像伊朗那样占领人家使馆,把外交人员扣为人质;更不会像中国那样,文革时把别国的外交机构放火烧了。

●用爱、理解和宽容化解仇恨

第六,仇恨和血债:

这次中国反美示威中,很多标语是「血债要用血来还」,「 以血还血」以及「报仇」等血淋淋的词句;还有美国记者和留学生被示威者殴打。这种充满了仇恨的语言,这种因为一件事就排斥整个种族的行为,是信奉爱和宽容的美国人无法接受也无法理解的。

美国人也不会把别的国家的部份人的行为看成是整个国家行为,更不会由此仇恨、排斥那个国家的全部人民。美国人不仅不会怂恿仇恨,而是推崇用理解、宽容和爱化解仇恨。例如,1993年,美国一名19岁的女学生,主动去南非帮助那里的黑人结束种族歧视,结果当地一群黑人看到她是白人,竟把她活活打死了。美国媒体报导了这个消息後,美国人没有游行,没有示威,更没有把它看成是南非全部黑人的行为。

南非大选曼德拉当选总统,结束了种族歧视制度後,那几个打死这名女学生的黑人被抓获判刑。後来那名女学生的父母亲自去了南非,向法院提出释放那几个杀害了他们唯一女儿的黑人,认为那是种族歧视制度造成的种族仇恨。

另一个例子是在1994年,一对美国夫妇带著七岁的儿子去意大利旅游,结果夜间在高速公路开车时遇劫,他们一家开车逃走时,追击的暴徒把孩子射杀了。这对失去了爱子的美国夫妇悲痛欲绝,但他们没有谴责意大利政府,更没有怪罪全体意大利人,反而把孩子的心、肝、肾脏,以及两个眼球和胰腺等器官捐给了意大利医院里需要的患者。这件事感动了整个意大利。

和中国人有关的例子是几年前的卢刚杀人事件。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大陆留学生卢刚,因嫉妒等原因,枪杀了一名中国留学生,同时还射杀了他的教授,以及校长办公室女秘书等多人。美国人没有因此怪罪全体中国留学生,更没有因此对中国留学生另眼看待,或采取排斥的态度。

那名和卢刚没有任何关系,无辜丧生的女秘书,没有结婚,没有子女,只有一个姐姐。她的姐姐在追悼会上没有说一句谴责卢刚的话,反而给卢刚的家人捐献了几百美元,帮助处理後事。

美国人做这些事,没有像中国那种「学习雷锋」的政治原因,完全是一种自发的行为,它是一种文化的结果,一种文明的力量。

美国学者亨廷顿曾提出,冷战结束後,世界的冲突将更多体现为文化的冲突。很多中国学者很不喜欢亨廷顿的这种提法,因为它意味著文化有高低、优劣、先进和落後之分。如果说文化的核心是价值取向的话,当然就有高低之分,否则非洲现在还在进行的割女性阴蒂的文化、中国曾把女人的脚裹了两千年的文化,穆斯林国家至今仍禁止女性在公开场合露脸的文化,都是可以容忍的了。只要有不同文化,就有不同的价值取向,就有优劣、高低之分。这次中国大陆的反美示威,再次证明了这种文明的冲突。

(载香港《开放》月刊1999年5月号)

1999-04-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